祝南镇海洋馆开业在即!

  而在下关镇那片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工地也已经完工了。

  太神秘了,这个工地简直就像是搞地下工作的,到了完工还是被紧紧的封锁着。到了晚上的时候,总会有一辆接着一辆的特种运输集装箱车开进工地。

  而且全部是从云东开来的。

  里面运送的是什么?有了前车之鉴没有工地上的人敢说出来。

  也有好奇的,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去了云东打听,据说那些集装箱车上装的都是从一艘日本货船和一艘美国货船上运下来的,至于里面到底是什么安保工作同样到了无缝可钻的地步。

  而每天到了晚上10点一过,工地里的几个房间肯定会准时清场。

  然后雷欢喜就钻了进去,一直要忙活到凌晨才会出来,谁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可是只要你有机会进入这些房间的话就会发现,每次雷欢喜一进去就会把所有的门窗关紧,接着一条又胖又小的生物就会从他的怀里面跳出来。

  雷欢喜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就是为了在海洋馆开业那天上演一出好戏。

  你们害的你家欢喜哥差点破产,现在也该到欢喜哥还击的时候了……

  ……

  祝南镇的海洋馆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而在云东市,江胜利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溪海集团目前的运转状况非常差,几个大的商务合同都因为各式各样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原因而没有能够谈成。

  几笔银行的贷款也都陆续到期,这让江胜利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为此,他甚至把自己旗下几个非常优质的项目都抵押了出去。

  而这还不是关键,要命的是红珊瑚资本的咄咄逼人。

  距离对赌协议生效的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了,可到目前为止江胜利还是没有能够找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第一次董事局的叛变虽然被他镇压下去,但是暗流依旧在那涌动,随时随地都会喷发。

  真正到了那个时候,江胜利还有没有办法再一次的力转乾坤?他自己的心里都没有底。

  说老实话江胜利是绝不甘心的,溪海集团是他辛辛苦苦创建的,他为此付出了半生的心血,难道现在就这样化为乌有吗?

  可是还能有什么办法?

  银行已经停止了对溪海集团的贷款,企业间的拆借以溪海集团目前的状况又没有人愿意再继续借钱给他了。

  溪海集团目前还需要三千五百万的资金才能够勉强继续支撑下去,可是这笔钱到哪去找?

  如果在月底前找不到钱的话,不用红珊瑚资本出手,溪海集团自己内部就要出大问题了。

  电话响了起来,江胜利看了一下,是个陌生的号码,干脆按掉了,现在的他可没有心思接这些莫名其妙的不认识的来电。

  可是电话又不依不饶的第二次叫了起来。

  江胜利有些烦躁的接通了电话:“哪位?”

  “江总吗?你好,我是乔远帆。”

  “谁?”

  江胜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谁的声音。

  “乔远帆,雷欢喜的父亲。”

  江胜利做梦都无法想象雷欢喜的父亲会给自己打来电话:“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江总,是这样的,我现在在蓝影江边的一个茶楼喝茶。一个人孤零零的,特别想找个人说说话,请问你现在有空吗?”

  “你让我陪你喝茶?”江胜利疑惑的问了一声。

  “是啊,请你这个大公司的大老板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喝喝茶。”

  “好,我马上就到。茶楼的名字是?”

  “蓝影江茶楼。”

  乔远帆挂断了电话:“小欢,给我换壶茶来,要好茶。”

  茶楼的老板小欢其实年纪也不小了,四十郎当奔五十的年纪,最显著的特征是左脸颊上有一道非常醒目的伤疤,看样子好像还是刀伤。

  小欢笑嘻嘻的走了过来:“乔叔,您这隔三差五的就来蹭我的茶可不行啊,市里那么多的茶馆咖啡室你不去,非要来我这里。”

  “在你这喝茶不是不要钱嘛?”乔远帆也笑着说道:“再说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得了,您那,就一辈子拿这事来挤兑我吧。”小欢笑着干脆在乔远帆的对面坐了下来:“您救了我一命,可就算讹上我一辈子了。要不是您失踪了二十来年,我非得给您吃穷不可啊。对我,我听说您儿子也有一些赖皮,这性格可真是随您啊。”

  乔远帆“哈哈”笑了出来。

  小欢点上了一根烟:“您说您一养兰花的,还是宗师级别的啊。武侠小说里像您这样的人,那就是仙风道骨,白衣飘飘,两只脚都不带沾地的。为什么?地上脏啊,俗啊。可您倒好,看看您从头到脚,哪有一点宗师的样子啊?”

  “我就是特别和你这小子吹牛!”

  乔远帆笑得更加开心了:“你让我坐在这里和你吹上三天三夜我都乐意。对了,晚上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好菜啊?”

  “哎哟喂,您不但要喝我的,现在还准备吃上我的了啊?”小欢叫苦连天:“早知道那次我直接让人砍死不就得了,乔叔,您是我祖宗,活祖宗。得了,晚上那,咱爷俩弄上一条鱼,我亲自下厨,好好喝上两口。”

  正说着,八个小年轻走进了茶楼。

  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女孩子一进门就嚷嚷起来:“兔子,你***找的什么地方啊,这破蓝影江有什么好玩的?渴死我了。老板,老板呢?不做生意啦?”

  小欢站了起来:“哎,在这呢,在这呢。您几位要喝点什么?”

  “哎哟。”看到小欢脸上的疤,女孩子被吓了一跳。

  “对不住您,对不住您。”小欢一口一个“您”:“我这啊是二十多年前遇到了一场车祸留下来的,吓到您了,您海涵,您海涵。”

  “我还以为是刀砍的呢。”外号叫“兔子”的那个小年轻说了一声。

  “这老板是外地人啊。”

  “您听出来了,我到云东都三十来年了,可家乡口音就是改不过来。”小欢乐呵呵的:“您几位要点点什么?”

  红头发的女孩子一屁股坐了下来:“我要杯可乐,冰的啊,再来个冰激凌。”

  “我也是可乐。”

  “大家都是可乐。”

  “哎,好勒,您几位一共是八杯可乐,一个冰激凌是吧。”小欢一本正经的算了下,然后说道:

  “没有。”

  “什么?没有?”

  “没有。您几位看清楚了,我这里是茶楼,我一个开茶楼的卖什么可乐冰激凌的?您啊,得去专门卖这个的店。”

  “老家伙,你消遣我们是不是?”兔子不乐意了,站了起来抓起了一个空盘子:“你信不信我砸了你这店。”

  “我信,我信。”小欢愁眉苦脸:“可我这真的没有啊。您几位一进来就要这要那的,连给我插句话的功夫都没有。您几位消消气,消消气?”

  “消你妈的气!”兔子把盘子朝地上一砸,“当”的一声盘子碎成了几块:“老东西我看你就是存心寻我们开心。你家兔子哥是跟大炮仗的!大炮仗听说过吗?”

  “兔子哥,您别生气。”小欢一副好脾气:“您看我都40来岁的人了,叫您兔子哥也不合适。大炮仗?大炮仗是谁啊?我真没有想得罪您几位。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您几位就是我的小祖宗,这么着吧,您几位要喝茶,我请。”

  “算了,兔子。”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也站了起来:“别把老人家给吓出心脏病来。叔叔啊,我看这么着吧,兔子哥都被你给气坏了,你拿点钱来补偿补偿也就算了。”

  “还要钱啊?多少啊?”小欢唉声叹气。

  “一千!”

  “一千?”小欢张大了嘴:“我这店做几天都赚不到一千块啊?你们这是敲诈勒索啊。”

  兔子的眼睛瞪了起来:“老东西,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是吧?”

  “成,成,我拿,我拿给你们。”

  兔子叹着气走进了柜台里。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乔远帆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小欢:

  “你们走吧,我已经报警了!”

  兔子这伙人一怔,随即恶狠狠的朝乔远帆和小欢看了几眼:“成,报警是吧?算你们狠,你们给我等着。”

  “快走吧,孩子。”乔远帆轻轻叹息一声:“我是为你们好。”

  这八个年轻人急匆匆的离开了茶楼,走到门口的时候兔子还不忘记说了一声:“我们肯定会回来的。”

  “又不是灰太狼。”乔远帆嘀咕了一声。

  “乔叔,你不会真报警了吧?真报警了我得把东西藏起来。”

  “小欢,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脾气。我报的哪门子警啊,都是吓唬他们的。”乔远帆笑了笑:“我看你之前都很好啊,处处让着他们。”

  “乔叔,我是让,可也不能让他们爬到我头上来拉屎撒尿,我难道还真给他们钱?按您说的,这可是犯罪啊。”小欢看起来还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算了,都是一些孩子。”乔远帆拉着小欢重新回到了座位上,还朝柜台里看了一眼:“这么多年了这家伙还带在身边啊。”

  茶楼的柜台里横着一把锋利无比的的唐刀!(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