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可是不那么愿意轻易放走侯小梅的!

  在和欢喜哥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谈判后,双方本着友好互谅的精神达成以下协议:

  侯小梅还是方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借调给方寸总公司,在此期间的所有工资奖金由方寸总公司方面承担。

  这特么的是友好互谅的协议吗?这特么的不是欢喜哥吃了大亏吗?

  可是,能够从安妮手里虎口夺食已经很不容易了。

  两条流水线中的第一批已经顺利运抵了下关镇,为此下关镇的两位领导吕厚忠和陆国元还亲自出动保证交通运输的便利。

  而两名专家普猜和郑国标也非常的认真负责,在机器运抵的第一时间立刻指挥人员开始搬运并且准备安装。

  按照他们两人的计划会连夜进行安装,为方寸公司节约时间能够尽快的投产。

  雷欢喜还是非常感激他们的。

  只是看到这些运送来机器的时候,雷欢喜的脑海里又跳出了侯小梅说的丢失的那5天时间。

  见鬼,自从侯小梅和自己说了以后,自己怎么老是在想着这些?

  难道自己也神经过敏了?

  不去想了,不去想了,流水线顺利运到,又开始顺利安装,一切都是如此的顺利,自己还去考虑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做什么?

  最高兴的还不是方寸公司的人,而是下关镇的两个最高领导。

  随着流水线的运抵,加工基地的开业就在眼前,下关镇在经历天桃事件后面临的困境终于可以逐步摆脱了。

  要说还是得好好的谢谢霍贵喜,要是没有人家霍贵喜的话,雷欢喜这个宝贝怎么愿意来下关镇呢?

  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吕厚忠已经自己掏腰包在镇上的饭店预定了晚饭。

  可是以说到赴宴。普猜和郑国标一口绝了,在他们看来与其浪费一两个小时在饭局上还不如把这时间放到机器的安装上。

  雷欢喜和镇里的领导也没有办法,只能派人把晚饭送到工厂里。

  “我说欢喜啊,你从哪里找到这两个宝贝的?”在饭店的包厢里,陆国元要多羡慕有多羡慕:“你说要是我有那么两个做起事情来命都不要的下属那该多好?”

  “我运气好啊。”雷欢喜笑嘻嘻地说道:“什么时候都有贵人相助。这可是你们羡慕不来的。”

  一片嬉笑声在酒桌上响了起来

  “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乔远帆喝了一口粥。吃了一根榨菜:“人不可能一辈子总是靠运气的,咱们儿子太顺了,运气太好了,他很聪明,可是有点过于迷恋自己的运气了。”

  梁雨丹端着一盘炒鸡蛋放到了自己丈夫的面前,然后坐了下来:“你真的帮到那里就算结束了?那可是我们的亲儿子啊。”

  “我还能帮到哪里?恩,这鸡蛋炒得水平越来越好了。”乔远帆对自己妻子的厨艺赞不绝口:“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家伙搀着他一步步的走吗?你也知道。我根本不懂得怎么做生意。养兰花有什么难处了找我解决那倒是我的长处。你让一个外行去解决所有问题?那不是瞎捣乱吗?再说了,等几天后我帮的那忙已经不小了。按道理说我连那忙都不能帮。”

  梁雨丹叹息了一声:“你明明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可就是不和咱们儿子说。也不知道你这个当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这当爹的对儿子从来都是放养的!”

  乔远帆开了一句玩笑,随即正色说道:“我和老孔那天其实已经警告过他了,但他并没有听出来。为什么?还是刚才我说的,欢喜太顺了,他的运气好的有时候连我都觉得吃惊。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只靠运气,那还能做什么事?摔个大跟头不是坏事。”

  梁雨丹这次可真是急了:“老乔。这次可能会让咱们欢喜破产的,难道你让他再次变成一个穷光蛋?他心理上万一承受不了崩溃怎么办?”

  “重新变成穷光蛋有什么不好的?他能够在这次接受一个教训。对他一生的成长都有好处。再说了他才多大?大不了从头再来。这次摔跟头他承受得起,万一将来进了ifo再摔跟头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乔远帆说到这里停住了筷子:“再说了,咱们的那个宝贝儿子,没那么容易认输,他轻易放弃就不是我乔远帆的儿子了。还别说,我现在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着这事的发生了,想看看咱们儿子是怎么渡过天大的难关的。”

  梁雨丹无语了。

  有这么当爹的吗?明知道儿子有危险不但不去拉一把,反而还在一边袖手旁观。

  自己这个当妈的本来也该提醒一下儿子,可是老乔早就有言在先,绝对不允许在欢喜面前泄露出任何的风声。

  让他自己摔倒,自己爬起来。

  可是万一这次儿子爬不起来了怎么办?

  乔远帆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听了一会,挂断了电话,轻轻叹息了一声:“开始了,终于要开始了。”

  在那发了一会呆:“老婆,我想吃鱼,你给我去做一条鱼吧。”

  梁雨丹顺从的站起来走进了厨房。

  乔远帆这时重新拨通了一个号码:“康丝丽,你的情报都很准确,我儿子要吃大亏了。我们这有句话,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儿子要倒霉了,我这个当老子的心里总是不顺,我虽然不能帮儿子多少忙,可是,帮我儿子出出气我总是能做到的”

  夜幕降临,可是对于刘爽和俞淑仪来说却是幸福的开始。

  昨天结婚证已经领好了,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他们已经是正式的夫妻了。

  在家里摆了两桌,坐得满满的。

  按照村子里的规矩,得请一个有威望的人当他们的证婚人,正式宣布他们成为夫妻,这才能够让刘爽真正成为梨花村的女婿。

  本来这事准备请雷欢喜的,但问题是雷欢喜自己还没有结婚呢,又那么的年轻,当证婚人实在太不合适了。

  所以这差使就交给孙水根。

  方寸公司的养殖基地和孙水根和他媳妇卢姐负责的,他们几乎天天住在梨花村,再加上他们梨花村里也有亲戚,所以说他们是这个村子的人一点也不过分。

  孙水根今天可是摆足了架子,大咧咧的坐在首席,那架势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咱小人物一朝大权在手,不好好的利用一下都对不起自己。”孙水根腆着一张脸说道。

  两桌酒席上一阵笑声,卢姐狠狠的白了自己老公一眼,可是像宏哥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却在一边扇阴风点鬼火:

  “水哥,这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啊,你要不好好的利用我们都替你丢脸!”

  “恩、恩。”孙水根连连点头:“咦,新娘子呢?”

  “水哥,我在这呢。”穿着一身大红衣服的俞淑仪面孔红的和什么似的。

  “我说俞村长啊。”孙水根拉长了声音:“这平时你是村长,但今天我可是最大的。我说到现在为止怎么连根烟都没有人给我点上啊!”

  俞淑仪的脸更加红了。

  新郎官刘爽急忙掏出了一根烟:“水哥,您抽烟。”

  “水哥,您抽烟。”俞淑仪也点着了打火机。

  孙水根在那使坏,一口吹灭了火焰:“这可不行啊,火熄了。”

  俞淑仪再度打着了打火机。

  孙水根又吹了一口:“哎呀,又熄了,这可不好办啊哎呀,哎呀,媳妇,耳朵,我的耳朵!”

  卢姐一把揪住了丈夫的耳朵:“你还没完了是不?赶紧的把烟给点着了。”

  “这个败家的老娘们。”一片哄笑声里,孙水根终于点着了烟,美美的吸了一口:“刘爽,俞淑仪,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正式的夫妻了。刘爽,从现在开始你就正式是梨花村的女婿了,可不能对不起你媳妇,一切都能按照梨花村的规矩来办,你能做到吗?”

  “能!”刘爽大声答道。

  “好!我现在宣布你们成为合法夫妻!”

  “这就没了啊?”

  “没了啊,还有什么啊?”

  “我们也不知道。”

  “那不就结了?大家喝酒闹起来啊!”

  等的就是这句话了。

  喜宴这可就算正式开始了。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灌着新郎官,这其中赫然也包括雷欢喜在内。

  而且这帮家伙还变着法子的整着新郎官。

  按照专家们的说法,这都是农村的陋习,可这些专家根本没有来过农村,完全不知道这对于村子里来说是个喜庆的日子,他们就乐意这么做。

  还别说他们了,就连新郎官自己都心甘情愿的接受这样的惩罚。人生能有几次这样乐呵的机会?

  欢喜哥闹得最凶,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好几次后雷欢喜听力那么灵敏的人这才察觉。

  嬉笑着走到外面接通了电话:“我雷欢喜啊,哪位?郑先生?怎么了?什么?”

  雷欢喜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而且越听电话脸色越是苍白,好久后才说道:“知道了,我马上就过来。”

  挂断了电话,兴奋得脸颊通红的安妮正好过来看到顺口问了一声:“欢喜哥,怎么了?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雷欢喜目光沉重无比:

  “方寸公司可能要完蛋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