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到底想做什么!

  他的忽然出现忽然离开,以及他说的那个下关镇水族馆也将在今天开业让很多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之中。

  没错,现在的雷欢喜就有这样的杀伤力。

  也许他事情还没有开始做,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便很容易让人惊慌猜测。

  无论他们怎么想,也都想不出雷欢喜有什么可以和他们相抗衡的资本。

  驯兽吗?是的,所有人都承认雷欢喜的驯兽技巧是真正的天下无双。

  但是他能够一直待在那个水族馆里进行表演吗?

  真的这样的话反倒让人安心了。

  还有什么别的方面?

  恐怕没有了吧?

  君诚集团董事长朱国旭和他的夫人师若雅来了。

  其实他们也接到了雷欢喜的开业邀请,这很让这对夫妇为难。

  倒不是说什么别的,而是说自己儿子和女婿的矛盾终于公开化了。

  就连开业时间都选择在了同一天。

  怎么办?

  一个是亲生儿子,一个是亲生女儿看中的未来女婿,去哪好?

  本来师若雅提出夫妇两个一人去一个地方,但是很快就被朱国旭给否决了。

  那成什么样子?不是让人再多看一会笑话嘛?

  一咬牙,不管了,雷欢喜怎么说都还没有和安妮成亲呢,还不能正式算作朱家的人,还是先去捧儿子的场吧。

  可是心里越想越是不妥,趁着抽空的功夫把儿子叫到了身边:“晋岩,怎么回事?两家怎么放到一起开业了?”

  “爸,雷欢喜那是故意的。”朱晋岩一脸的委屈:“我的海洋馆很早就在筹建了,这点您是知道的,可雷欢喜倒好,和我在对着干。我什么时候开业他也什么开业,他这不是存心的吗?”

  朱国旭想想倒也是这个道理。

  雷欢喜这未免有些不讲道理了。

  “爸,之前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我都让着他了。”朱晋岩的表情越说越是难过:“可他总是得寸进尺的,您说我还能怎么办啊?”

  这种家事让什么风浪没有经过的朱国旭想想都觉得头疼,只能轻轻叹息一声:“晋岩啊,他究竟是你姐姐的男朋友,能够让着还是让着一点吧。”

  “我知道了,爸。”朱晋岩很快在父亲面前表现出了自己的大度:“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我不会和他怎么样的。”

  “好了,好了,招待客人去吧。”朱国旭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

  转身的时候,朱晋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

  他知道自己已经在爸爸的内心深处种下了一颗不满的种子,而种子迟早都是可以生根发芽开花的。

  自己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待而已。

  可是笑容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一想到雷欢喜脑袋就不禁又有些疼了。

  把保镖兼助理林杨叫到了身边,叮嘱他立刻去下关镇,仔细看看雷欢喜那里的水族馆是个什么情况。

  然后又把亚德里恩和多姆叫到了身边:“你们是怎么看的?”

  “我已经嗅到了危险,而且是很大的危险。”亚德里恩面色严峻:“但我想不到危险在哪。”

  他对雷欢喜还是有很强烈的戒备心的!

  不久前的流水线事件,明明已经把雷欢喜打到了绝路上,可是一转眼他却成功的脱离了险境。

  而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后居然还有斯蒂芬的撑腰,这是让人绝对意想不到的。

  这次呢?

  这次雷欢喜的心里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没有关系。”多姆却依旧显得信心十足:“在我看来,雷欢喜这次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任何一次的成功都必须经过充分的筹划。”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不远处海洋馆的入口那里却传来了一阵阵的争吵声。

  朝那里看去,是保安正拦着一个人不让他进去。

  几个人皱了一下眉头,马上主要的客人就要来了,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争吵怎么可以?这些保安在那做什么呢?

  朱晋岩第一个走了过去,当他看到那个被保安拦住人的时候,第一印象就是:

  猥琐!

  真的太猥琐了!

  估计四十来岁的年纪,头发蜡黄稀疏,倒吊眉、三角眼,瘦得和排骨一样,尤其是一张嘴。

  怎么说呢?这张嘴看起来不管是哭还是笑都让人只有一种感觉:

  贱!非常非常的贱!

  他身上穿的居然是英国h-huntsman全定制手工西装,这个牌子的西装无论从历史、裁剪还是工艺、声誉都是世界最顶级的。

  在国内大名鼎鼎的阿玛尼西装在世界西装等级排名“特级、准特级、1、2、3、4级”中不过是三级,而h-huntsman这个牌子却是特级的。

  但问题是——怎么说呢?

  问题是h-huntsman西装穿在这个家伙身上,简直——简直就特么的好像是刚刚偷来的。

  朱晋岩确定这身西装是真的,不是山寨的,而且全定制手工西装不管你的体型如何难看,裁缝总能让你一穿上整个人立刻焕然一新。

  可这个家伙呢?

  难道是裁缝和他有仇?故意让他穿起来那么难看?老天,拜托,那些英国历史悠久的老字号作坊里裁缝的职业操守完全是可以信赖的。

  那只能说这个人天生就不适合穿西装了。

  更加要命的是,在西装的下摆上还能看到一小块的油污,尽管不仔细看的话发现不了。

  如果非要从这个人身上找出一个优点的话,那就是这家伙的眼睛是蓝色的,仔细看的话还略略有一丁点的迷人。

  朱晋岩打死都不愿意相信这样的眼睛会长在一个拥有如此猥琐脸庞家伙的脸上。

  他的脸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的?朱晋岩都说不清楚了。

  而且这家伙在和保安争吵的时候一会用的是汉语,一会用的是英语,有的时候还会用一种朱晋岩也听不懂的语言。

  也许是德语吗?

  听了一会朱晋岩也算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了,原来这个猥琐男想上厕所,结果冒冒失失的就往还没有正式开幕的海洋馆里冲,自然要被保安给拦住了。

  偏偏这个猥琐男脾气还特别的大,一言不合就和保安大声争吵起来。

  在这个时候朱晋岩还是要保持一下风度的:“先生,非常抱歉,海洋馆还没有正式开业,您要用卫生间的话我们外面也有,我可以让人带您去。”

  “外面的那些我认为很不卫生!”

  猥琐男居然大声咆哮起来:“卫生,你明白卫生的含义吗?不,我一定要用你们里面的卫生间。我是客人,明白吗?客人!”

  朱晋岩也有一些生气了,怎么会有这么莫名其妙不讲道理的家伙?

  和这种人有什么好多说的?朱晋岩正想让保安把他带走,没有想到身后却传来了亚德里恩先生的声音:

  “这位先生无论想在哪里上卫生间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朱晋岩和保安都怔在了那里,亚德里恩先生这是怎么了?

  更加让他们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亚德里恩先生走到这个猥琐男的面前,居然用一种非常尊敬的口气说道:

  “哈特曼先生,真想不到您也来了。您为什么不预先通知我一声呢,我好安排车去接您。”

  朱晋岩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亚德里恩先生竟然用如此恭顺的口气和这个叫什么哈特曼的猥琐男说话。

  “阿比盖尔?亚德里恩,为什么我到哪里都能遇到你这个讨厌的家伙?”哈特曼的长相已经够讨厌的了,可他反倒认为别人讨厌:“我为什么要你来接待我?难道我没有钱吗?”

  “当然,您有钱,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的尊敬。”亚德里恩一点都不生气。

  “那么现在我可以进去上个厕所了吗?该死的,我都快要尿裤子了。”哈特曼不但人长得猥琐而且说话也特别的粗鲁。

  “当然,您想去哪里都可以。”

  目瞪口呆的看着哈特曼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还没有正式开幕的海洋馆,朱晋岩实在是忍不住了:“亚德里恩先生,这家伙是谁?”

  “他?”亚德里恩先生苦笑了一下:“还记得那个斯蒂芬吗?让我们在泰国蒙受了重大损失的斯蒂芬?”

  “当然了,他和斯蒂芬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当然有了,他是斯蒂芬的弟弟。”

  “啊?”朱晋岩张大了嘴。

  斯蒂芬的弟弟?

  斯蒂芬的弟弟长成这副模样,那斯蒂芬岂不是也一样的如此猥琐?

  “同父异母的弟弟。”亚德里恩先生回过神来:“截然相反的兄弟俩。斯蒂芬先生长得高大英俊,哈特曼矮小丑陋。据说他幼年时曾经遭遇了什么变故才长成了这样的。最关键的是,斯蒂芬聪明睿智勇敢,可他的这个弟弟,却是全欧洲和美国最有名的花花公子之一。”

  花花公子?这样的人是花花公子?

  朱晋岩实在有些无语了。

  “他好色,至今未婚。他在商业方面简直就是一个蠢材,曾经创造过一次投资就亏损8亿美元的记录。”亚德里恩先生说到这个人的时候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所以他现在根本就不管家族的生意了。”

  朱晋岩立刻变得轻蔑起来:“那他根本就是个废物。”

  “恩,一个废物,不过是一个有钱的废物。”亚德里恩先生淡淡地说道:“他和他的哥哥一起继承了整个家族的所有权。”

  朱晋岩的表情立刻又变得尊敬起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