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送走了最后的一桌客人!

  这个茶馆平日里来的客人并不是很多,都是一些熟客,要到了夏季的时候,来蓝影江的游客多了茶楼的客人也就自然会增多了。

  可是小欢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感觉,单纯的喜欢这种生活。

  茶楼的门“咚”的一声被踢开了。

  前几天来这里的那伙小年轻又来了,领头的还是那个什么外号叫兔子的家伙。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还带来了几个杀气腾腾的家伙。

  胳膊上都纹着各式各样的图案,一看就是在社会上混的。

  “炮仗哥就是这个家伙!”

  兔子一指小欢大声叫了出来:“这家伙嚣张得很。”

  这是云东市有名的放高利贷的大炮仗,兔子是他新收了不久的手下,这些小孩子别看年纪小,可要是训练好了将来可是得力的手下。

  这次听到兔子他们吃亏了,来央求自己出头,大炮仗是无论如何都会答应的,要不然在小弟面前哪里还有威信?

  带着几个手下冲进了茶楼,正想亲自动手把这个茶楼给砸了,可是一看到小欢,尤其是看到小欢脸上的那道刀疤,面色顿时一变。

  “您几位来喝茶?不巧,我下午还有事,不做生意了。”小欢面不改色地说道。

  “你——你是欢哥?”大炮仗居然嗫嚅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小欢淡淡地说道:“您客气,我就是一开茶楼的,不是什么欢哥,您认错人了。”

  “是,是。”平时嚣张得无法无天的大炮仗此时此刻居然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那您几位请,不送了。”

  “哎,哎,我们走,我们走。”

  大炮仗领着几个手下和兔子那一伙年轻人急匆匆的退了出去。

  小欢锁好了店门,想走,可又对着兔子说了几句话:“年纪轻轻的,别在这个社会上瞎混,要不然不但连媳妇都讨不到,没准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说完他就走了。

  兔子和一群人目瞪口呆,大炮仗今天这是怎么了啊?在整个云东市,他除了贺建军以外可是谁都不怕的主啊。

  “炮仗哥,这家伙什么开头啊。”

  “啪”——

  兔子话还没有说完,大炮仗已经狠狠的一个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你***眼睛瞎了是不是?这家伙?这家伙杀遍云东的时候你个小兔崽子还没有出生!***,当年连军哥都得让着他几分,你个小王八蛋,今天差点给我惹出大乱子来。要不是他现在脾气变好了,就我们这几个人?***都得给他放倒。”

  几个人全部都听呆了。

  你什么时候见大炮仗这么怕过一个人?

  一个跟着大炮仗很多年的手下大着胆子问道:“炮仗哥,你给我们说说呗,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大炮仗怔怔的看着小欢离开的地方,过了好久后才说道:“这个人姓王,叫王欢。大家都叫他小欢。当过兵,而且是特种兵,身手厉害得很。”

  后来小欢退伍了,来云东闯世界。

  一次在乘公交车的时候,他抓到了一个扒手,结果遭到了扒手团伙的疯狂报复。

  那次小欢一个人就放倒了扒手团伙里的8个人,还重伤了其中的3个,把整个扒手团伙都给打傻了。

  可也就是那次,其中的一个扒手被他打残废了,小欢被判了个防卫过当,蹲了一年的大牢。

  一出狱后,小欢的整个性格都变了,开始混起了社会。

  这家伙独来独往,一言不合就开打,谁给钱就帮谁办事。除了杀人放火什么活都接。最喜欢用的就是一把唐刀,磨得锋利无比。

  那时候云东一共有两股势力,一股就是贺建军的“十八罗汉”,还有一股叫“菜刀队”。

  这两股势力整天一见面就大打出手,谁也压不过谁。

  后来贺建军认识了小欢,出了一大笔钱请小欢帮忙收拾“菜刀队”。

  收了钱的小欢只留下了三个字:

  “一个月。”

  小欢耐心的摸索“菜刀队”几个头目的生活规律,等到全部弄清楚后他决定动手了。

  那天下午,“菜刀队”的几个头目带着一批手下在一个常去的茶馆里喝茶,一个拎着唐刀的人冲了进来,见人就砍。

  那就是小欢。

  “你们知道‘菜刀队’那天在茶馆里有多少人吗?”大炮仗叹了一口气:“15个人,整整15个人啊。可15个人全被小欢一个人给放倒了。”

  在场的人听得目瞪口呆。

  一个人放倒了15个人?

  小欢那天也是遍体鳞伤,尤其是脸上被人砍了一刀最严重。可是小欢却没有倒下,而是拎着那把血淋淋的唐刀对倒在地上的这些“菜刀队”的家伙说道:

  “我叫小欢,以后云东再也没有菜刀队这个名字了。”

  云东再也没有“菜刀队”了。

  15个人被一个人给放倒,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菜刀队”的那些人还有什么脸报出这个名头?

  那15个人一律没有选择报警,再加上当时的法制还不太健全,所以小欢一直没事。

  可是小欢这个名字却在云东市彻底的打响了。

  “菜刀队”瓦解了,贺建军的“十八罗汉”从此后一家独大,云东市再也没有能够和他竞争的。

  贺建军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功劳,从此后看到小欢都是客客气气的。

  有人说小欢是贺建军最得力的打手,可是每次只要听到这个说法贺建军都会说“我有什么资格收这样的手下?”

  小欢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

  “听说那次小欢放倒了菜刀队后,自己也差点死了,好像是被谁给救了,硬挺了过来。”大炮仗回忆道:

  “小欢重新回到云东后,贺建军又给他送去了一大笔钱,可小欢却拒绝了,他说他该收的钱已经收了,不属于他的钱一分钱都不要。那时候我还跟着军哥,所以有幸见过几次小欢。军哥总是和我们这些手下说,自己欠小欢一个情,将来只要小欢有事,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谁要是敢招惹小欢,那就是招惹他贺建军。”

  兔子完全听的入迷了:“后来呢?”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小欢退出江湖了,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大炮仗叹息了一声:“军哥也找过他很多次,但小欢就好像彻底销声匿迹了,谁想到他在这里开了一家小小的茶楼?所以那天你们招惹了他,还能毫发无损的回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兔子越想越是后怕。

  老天啊,自己脑子坏了居然去招惹这么一个杀神?

  大炮仗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掏出了电话:“军哥,我找到小欢了。”

  ……

  小欢挡在了戈尔切克斯基的身前。

  围住他们的是5个长相凶狠的家伙,领头的那个自称自己外号叫“鸭梨”。

  “我不认识什么鸭梨苹果。”小欢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受了别人的拜托,要带这个外国人顺利的离开。别挡我的路,我不想伤人。”

  格尔切克斯被吓傻了。

  他本来是想离开到雷欢喜那里去工作的,谁想到走到这里就被这群人给围住,正当他们准备打自己的时候这个脸上有道疤的人就出现了!

  鸭梨看了一眼小欢手里的唐刀,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些害怕,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mtd是谁啊?老子废了你!”

  “你们废不了他的,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把你们放倒也是你们的运气。”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然后一个人慢慢的走了过来。

  “军哥?”鸭梨一看清这个人面色顿时大变,手里的刀也立刻放了下来:“军哥。”

  贺建军!

  贺建军看了一眼鸭梨:“我救了你一次。”

  救了我一次?

  鸭梨觉得莫名其妙。

  “这个人。”贺建军指了一下小欢:“你们不认识他不稀奇,我也不怪你们。可是他想保的人,就是我贺建军要保的人。戈尔切克斯基是吧?你们把话带出去,戈尔切克斯基我贺建军保定了。”

  “是,是。”鸭梨连声说道。

  “滚!”

  贺建军一声令下,鸭梨立刻带着人灰溜溜的跑了。

  贺建军想保的人,整个云东市有谁敢碰?

  “兄弟!”

  看着小欢,贺建军叫出了这两个字:“我找了你很久。”

  “军哥,我不是你兄弟。”小欢还是那样淡然的表情和语气:“我谁的兄弟都不是。有人拜托我带这个外国人去方寸天地水族馆,所以请你让路。”

  “小欢,我和你一起去。”

  “不必了,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小欢握住了戈尔切克斯基的手:“军哥,你是准备想留下我还是让我走?”

  贺建军——这个云东市赫赫有名的大佬级人物,竟然因为小欢的这一句话而侧过了身子:“不管你认不认我,我永远都是你的兄弟。兄弟。不管你有什么事只要开一声口。”

  小欢的身子停了下来:“我没有事要求你,这个圈子也不再属于我了。军哥,我只听一个人的话,但肯定不是你,将来你也不必再来找我。”

  说完了这些话小欢就离开了。

  贺建军怅然若失。可是不管怎样他都永远把小欢当成是自己的兄弟。

  这个信念不管经历了多少时候都绝对不会改变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