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胜利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家茶楼!

  柜台里老板正低着头在那看书,乔远帆就坐在靠着能看到蓝影江的窗口位置上。『≤,

  “乔先生,你好。”江胜利主动走了过去。

  “江总,请坐。”乔远帆拿起茶壶给江胜利倒上了水:“感谢啊,你那么忙,还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喝茶。”

  江胜利一笑:“乔先生是世界著名的兰花大师,您的邀请不知道被多少人视为荣幸,现在你请我喝茶,我就算再忙也肯定要赶到的。”

  乔远帆也笑了一下:“江总不问问我找你来什么事?”

  “乔先生想告诉我的时候总是会告诉我的。”

  乔远帆也没有再绕圈子:“上次国际海洋协会选举监察长的时候,很感谢江总投了我内人的票,一直想找个机会表达一下谢意,所以今天就冒昧请你出来了。”

  江胜利很清楚乔远帆把自己约出来绝不可能仅仅只是表达一下感谢。

  “江总啊,反正咱们是在聊天,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乔远帆忽然说道。

  “洗耳恭听。”江胜利喝了一口茶。

  “那是我自己的故事。”

  乔远帆缓缓的说出了一个故事。

  乔远帆从小就有“神童”之名,什么事情一学就会,尤其是在养兰花这一项上,天赋之高让人惊讶。

  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乔远帆心高气傲,不太看得起身边的人。

  12岁的时候,他一个人悄悄的离开家,想要去寻找新的兰花品种。

  在一幢老旧的屋子前,他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在那摆弄兰花,只是一盆再普通不过的品种了。

  乔远帆当年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却非常不屑的冷笑一声:“这也算是兰花?”

  年轻人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笑着问道:“那你认为什么才是兰花?”

  “珍品,孤品,甚至是只存在于古人记载中的兰花品种。”乔远帆丝毫也不怯场:“除了这些,养普通的兰花只是无聊的事情。”

  年轻人却摇了摇头:“其实普普通通的未必不好。普通的难道和你说的真有区别吗?我养的这盆的确是最普通的品种。可你说的珍品呢?有人养过。孤品呢?也有人养过。只存在于古人记载中的品种?还是有人养过,和我这盆我看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乔远帆虽然天资聪明。但到底当时还是个孩子,对他的这番话居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

  年轻人继续说道:“追求珍品孤品遗失的品种,在我看来还是匠人,你只是在重复前人曾经做过的事情。从这一点上来看,你样珍品孤品和我养一盆普通的兰花没有任何区别,我们都只是匠人而已。”

  乔远帆忽然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

  追求前人早已培养出来的品种,这和匠人又有什么区别?这不是自己一心想要追求的大师之路。

  难道这个年轻人是武侠小说里描写的世外高人吗?

  当乔远帆试探着问出这个问题,年轻人忍不住笑了:“哪有那么多的世外高人?我就是喜欢养兰花,可我的天赋有限。怎么也都养不好。你看这盆,又要被我养废了。”

  “你的养法错了。”乔远帆不自觉的蹲到了年轻人的身边。

  “从那以后,我和这个年轻人成了好朋友。”乔远帆说到这里似乎陷入到了回忆中:“我一有空就往年轻人那里跑。他养兰花真的很差劲,可我做人当时很差劲。我骄傲自大、目中无人。可是和他认识后,我却慢慢的从他身上学到了做人的道理。都说我乔疯子天资纵横,从来没有老师,只有我教别人的份。其实我还是有老师的。”

  乔远帆的老师就是这个年轻人!

  只不过乔远帆从这个年轻人身上学到的是做人的道理。

  听完了这个故事江胜利苦笑一声:“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江根祖吧?”

  乔远帆微笑着点了点头。

  现在江胜利知道乔远帆为什么要和自己讲这个故事了。

  因为江根祖就是他的父亲。

  江胜利做梦也都想不到乔远帆居然和自己的父亲认识,而且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其中。

  “后来你父亲搬家了。”乔远帆叹息了一声:“他和我亦师亦友。分别的那天,我叫了他一声‘老师’。”

  “怪不得。怪不得。”江胜利连声说道:“我父亲年纪大了以后总是说,我江根祖一生虽然平凡,但却有一个名动天下的学生。可我们问起是谁,他却总是不肯说。”

  “你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不知道,可惜没有能够送他最后一程。”乔远帆很是有些惋惜,然后盯着江胜利说道:“你的脾气个性和你父亲一点也都不像。”

  江胜利没有否认:“我从小就认为我父亲是个很没有用的人。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所以我发誓将来绝不会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我和你父亲的事说完了,现在说说你自己的事吧。”乔远帆忽然话锋一转:“你的公司最近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吗?

  江胜利坦然的点了点头,反正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了。

  “你还有个3500万的资金缺口。”乔远帆似乎什么事情都知道:“不然你这个月都熬不过去,这样吧。我投资你3500万。”

  “啊?”江胜利再沉得住气也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自己死对头雷欢喜的父亲居然要投资给自己钱?

  “你?因为我父亲的缘故?”江胜利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有这方面的原因在里面,但并不是全部。”乔远帆淡淡地说道:“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我的儿子雷欢喜。红珊瑚资本击垮了你,下一个目标就会是雷欢喜了。你不倒下,还是我儿子的一个挡箭牌。毕竟到现在为止,欢喜还没有做好准备。”

  江胜利有些明白了。

  乔远帆为了自己的儿子可是煞费苦心,怎么着也要让自己的溪海集团挡在第一线,能够撑多久就能够为雷欢喜争取到多久的时间。

  “这可是350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江胜利还有些将信将疑:“就算你夫人的环海集团也无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吧?”

  “我是一个养兰花的,很多想要附庸高雅的人愿意和我做朋友。”乔远帆一笑而道:“这其中不乏有钱人,所以我要凑这么一笔钱还是有把握的。”

  他摆了摆手,制止了想要说话的江胜利:“不过我投资你是有条件的,我要你的海运公司的股份。”

  江胜利完全的明白了:“你要用这3500万买我的海运公司的股份?”

  “我说错了,不是3500万,而是5000万。”乔远帆微笑着:“我要入股你的海运公司。”

  “为什么?”江胜利彻底冷静了下来:“我虽然在经营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我的海运公司运转良好,也是溪海集团旗下最赚钱的公司之一,我凭什么要卖给你?”

  “第一,你遇到了资金上的困难,你急需钱。5000万的现金可以让你支撑上一段时间了。”乔远帆不慌不忙地说道:

  “第二,你现在解决不了资金方面的困境,没有哪家银行会贷款给你了。你最终的结果就是把海运公司抵押出去。你抵押给谁呢?朱晋岩还是亚德里恩?除了他们还有谁能够短时间内凑齐那么大的一笔现金?没有了。这家海运公司以你目前的现状迟早都不再是属于你的。与其这样为什么不让我入股呢?我终究是你父亲的学生!”

  江胜利沉默了下来。

  过了很久之前他才说道:“你给我三天的时间考虑下。”

  “当然可以。”乔远帆爽快地说道:“我不但给你三天的时间去考虑,而且我还会先让我的朋友打给你1000万让你应急。”

  这再一次的出乎江胜利的预料:“你不怕我翻脸不认人吗?”

  “你不会。”乔远帆笑了笑:“因为这样在朱晋岩和亚德里恩之外你又多了一个敌人,将来我从你身上索取的远远不止这1000万!”

  “你入股我的海运公司,将来获得的回报又何止是这5000万?”江胜利苦笑了一下:“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也要从我身上叼走一块肉,他也要从我身上叼走一块肉。乔先生,不用等三天了,明天,明天你就派人来我公司签署合同吧。”

  江胜利走了,非常落寞的走了。

  小欢这时候站了起来:“这个人完了。”

  “哦,为什么?”乔远帆有些好奇。

  “我不懂做生意的事,我在这方面是个外行。”小欢盯着门外:“可是我能够感觉到他最后说的那些话已经没有斗志了。乔叔,一个人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没有斗志。他完了,也许他之前曾经辉煌过,可是这一次他真的完了,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我还需要他站在那里。”乔远帆出神地说道:“雷欢喜还没有准备好,他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可怕。他认为自己打败了亚德里恩,可是亚德里恩根本就没有发力。对亚德里恩来说祝南镇的失败只是一个小小的挫折,可是,雷欢喜他输不起,他一输就是亲家当场。”

  为了自己的儿子乔远帆真的已经尽到了努力!(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