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胜利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进了溪海集团的大楼。

  很久没有穿的那么正式过了。

  他看到自己曾经的“老朋友”,溪海集团董事局的董事文仲容也在那里等着电梯。

  “老文。”江胜利还是很客气的和对方打了一个招呼。

  一看到是江胜利,文仲容有些尴尬:“江总。”

  一声“江总”,已经彻底拉开了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

  “老文啊。”江胜利却还是坚持称呼他为老文:“今天的董事会又准备对我发难了吧?”

  “是。”文仲容一点也都没有否认:“不过不是我,我怕你,江总,我真的怕你。可是有人不怕你。老任,任国富就不怕你。”

  江胜利笑了笑。

  任国富,溪海集团董事局董事,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家人都是美国籍,也没有任何的把柄在江胜利的手上,他当然可以不用怕。

  电梯来了,江胜利和文仲容一起步入了电梯,谁也没有再说话。

  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溪海集团董事局的董事们都到齐了。

  谁都知道,溪海集团已经面临了一个很大的坎,资金缺口很大,而没有任何一家银行再愿意贷款给他们了。

  江胜利怎么才能熬过去?

  没有任何办法!

  “好了,人都到齐了。”江胜利坐了下来,看了看董事们:“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所以会议直接开始吧。”

  没有哪个人愿意先说话。

  大家互相看着,最终还是任国富第一个开口了:“江总,我们怎么熬过这个冬天?”

  “夏天都快到了,怎么说冬天呢?”江胜利笑了一下。

  “江总,咱们就别穷讲究这些了。”任国富干脆说开了:“我们的资金缺口那么大,这个月都熬不过去了,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江胜利还是微笑着问道。

  任国富沉默了一下:“江总,我承认在你的领导下,溪海集团从小到达,才有了今天的规模。但同样是因为你的领导,溪海集团也落到了今天的局面。你有功,也有过。你曾经辉煌过,但现在却不能再适应眼下的局势了。江总,老实说,你已经落伍了,不能再掌握溪海集团这么大条船了,所以我建议你辞职。”

  江胜利还是在那笑着:“接着说。”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任国富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

  “你现在辞职了,起码还是风风光光的,我们将给你保留一个董事的席位,当然,你不再握有实权。”

  江胜利饶有兴趣:“那么谁来接替我的位置呢?”

  “红珊瑚资本。”任国富毫不迟疑地说道:“反正对赌协议我们也已经输了,红珊瑚资本早晚入主董事会,他们是拥有雄厚资金的国际化大集团,一旦他们接手,会有大笔的资金进入,什么样的困难都可以解决了,所以由他们来接替你的位置是最合适的。”

  “是啊,他们早晚会入主溪海集团的。”江胜利叹息了一声:“老任,还记得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吗?”

  任国富一怔,不知道江胜利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记得啊,那时候你没有钱。”江胜利却缓缓地说道:“溪海集团历史上曾经发起过一次对我的弹劾,最终被我安然渡过了,那以后,我重新提拔了一批人,这其中就包括你。”

  这一点是任国富无法否认的。

  当时的他在溪海集团还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江胜利提拔了他,并且精心栽培他,让他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了溪海集团的支柱。

  之后的江胜利还给了他股份,让他进入了董事会。

  一直到了后来,他才慢慢淡出了溪海集团的第一线。

  他开始享受起了自己的人生。

  现在江胜利重新提到了这点,任国富有些脸红,但很快把自己拉了回来:

  “江总,我很感激你,我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那记得那时候我已经三十五六了吧,还是一事无成,但你却看中了我,造就了今天的我。但是一事归一事,我也是为了溪海集团的未来好。”

  “恩,你的苦衷我能够理解。”江胜利的目光从这里的董事们身上一一扫过:

  “不光是老任啊,你们这里的很多人都欠我的。比如你,老程,你投资了溪海集团,可是这些年你从我这里捞走了多少?你连出去玩女人的钱都要让我给你报销啊。”

  “江总,这话可不能乱说。”老程脸涨得通红。

  “做过就做过,有什么好否认的?”江胜利淡淡的笑着:“当初溪海集团强大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把这些当成了摇钱树,我忍着你们,让着你们。现在我遇到一点困难了,你们一个个都跳出来反对我了?养一条狗还知道报恩,你们呢?”

  “江胜利,这里是溪海集团的董事会!”任国富叫了出来:“开董事会就该有个开董事会的样子,不是任凭你撒野的地方。”

  “哦,这样啊。”

  江胜利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把茶杯端在手里慢慢的走动着:“我这个人呢,是流氓出身,哪怕后来生意做大了,也依旧还是这个脾气。在溪海集团,在董事会,别人说了不算,只有我说了算。在这里只有我可以大声喧哗,没有人可以冲着我叫嚷。”

  任国富干脆撕破了脸:“你不要以为这里——啊!”

  一声惨叫从他的嘴里发出。

  江胜利一辈子砸在了任国富的脑袋上,接着左手一把把他的脑袋压在了会议桌上,又是一杯子砸下。

  鲜血从任国富的脑袋上流出,他的耳边传来了江胜利的声音:

  “我说话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条狗来打断我?我开董事会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条狗来质询我?老任啊,你永远都只是我面前的一条狗,记得了吗?”

  所有的董事们都被吓傻了。

  疯了,疯了,江胜利发疯了。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江胜利的手一松开,任国富已经捂着流血的脑袋哀嚎起来。

  “在董事会没有开完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

  江胜利掏出了一块手绢扔给了任国富:“还有谁有意见吗?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开会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已经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