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靠着小胖的救援终于挺了过来!

  而朱晋岩也靠着苗少杰的帮忙勉强的过关了。△,

  苗局长狠狠的批评了他,但也仅此而已,就是批评了一顿,并没有其它任何进一步的举动了。

  毕竟,在苗局长的内心还是比较认可朱晋岩这个人的,而且还有自己的儿子苗少杰在一边帮他说好话呢。

  但是海洋馆将来该怎么搞?朱晋岩心里实在没有底。

  “朱,我们暂时不要去招惹雷欢喜。”在办公室里多姆如此说道:“苗那里我们虽然已经过关,但如何重新让游客恢复对海洋馆的信心是我们目前必须要考虑的。”

  朱晋岩沉默着,忽然问出了一个问题:“哎,你说雷欢喜怎么就会忽然食物中毒了呢?”

  多姆一怔,什么啊?

  雷欢喜怎么会食物中毒的?自己哪里直到啊,自己当时又不在现场。

  “我想想,我想想。”朱晋岩却好像特别的好奇:“他是吃的什么食物中毒的?之前上的所有菜他吃了都没有事,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脸色不对劲的?清蒸鲈鱼?没有。素三鲜?没有。腌笃鲜?腌笃鲜?对,就是从上腌笃鲜的时候雷欢喜吃了就有些不对劲了。”

  多姆听的莫名其妙,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咸肉?不可能,没人会吃咸肉食物中毒。百叶结?也不可能,这更加不会让人食物中毒了。”朱晋岩却越说越是兴奋:“笋,那只有笋了。多姆,笋是好东西啊,可有一些人对笋过敏,吃了就会浑身发痒,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吃了笋会差一点把命给送了。”

  多姆想了一下:“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比如鲫鱼,很美味,但是对青霉素过敏的人千万不能吃鲫鱼,一吃后就很容易送命的。”

  “是啊。”朱晋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雷欢喜这家伙后来从医院跑了,他家里有治疗的特效药,可惜了,可惜了,要是他死在医院就好了,我们再也不用烦恼了。”

  多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朱晋岩这么想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商业上的竞争彼此当然可以无情,想尽一切办法挤跨对方,可是要弄到想要对方命了,这是多姆绝对反对的。

  还好朱晋岩只是想想而已,没有真的有过分的举动。

  “不好了,多姆总经理,朱总,出事了,出事了。”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员工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你们赶快去海洋馆淡水鱼类展厅看看吧。”

  朱晋岩面色一变,赶紧和多姆一起走了出去……

  ……

  在淡水鱼类展厅里,零星的几个游客正在那里围观什么。而工作人员也一个个都在那里交头接耳,一看到朱晋岩和多姆来了,急忙一个个闭口不再说话。

  猫脸鱼,淡水鱼类,出产于东南亚一带,因脸长得像猫脸故此得到这一名字。

  这种鱼并不是濒危种类,但价格还是比较贵的,一条在120美金左右,而且猫脸鱼是群居性鱼种,必须批量养殖才能够让它们存活下来。

  海洋馆的猫脸鱼大约在100条左右。

  可现在这100条猫脸鱼全部死了。

  是全部,一条都没有剩下来。

  多姆呆若木鸡看了一会,把负责淡水鱼类展厅的工作人员叫到了面前:“怎么回事?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多姆总经理,我,我不知道。”负责人也是一脸的迷茫:“忽然就这样了,我已经让人带着水质和猫脸鱼的尸体进行检测了。”

  朱晋岩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屋漏偏逢连夜雨。

  本来海洋馆的开幕式就举办得一塌糊涂,现在那么多的猫脸鱼又忽然这么死了,虽然这样的损失自己完全可以承担得起,但也太不吉利了吧。

  检测结果到下午的时候就出来了。

  水质没有任何问题,猫脸鱼也不是什么中毒而死的。

  “那是怎么死的,你告诉我?”多姆铁青着脸问道。

  没有理由啊,100多条猫脸鱼啊,怎么可能说死就全部死了?

  “有可能,有可能。”负责人吞吞吐吐,最后一咬牙大着胆子说道:

  “有可能是被吓死的。”

  “什么?”朱晋岩和多姆同时叫了出来:“吓死的?”

  “是。”负责人点了点头:“猫脸鱼不是胆小的生物,但它们有一种天敌,叫暹罗深水蛇,这种蛇特别喜欢吃猫脸鱼,因此猫脸鱼在看到暹罗深水蛇的时候往往会被惊吓而死。”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朱晋岩也实在忍不住了:“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这里哪里有什么暹罗深水蛇?”

  负责人也无语了。

  是啊,理论上是这么说的,可是海洋馆里连一条暹罗深水蛇都没有。

  而且多姆考虑到游客的感受,所以连水蛇的种类都很少,只有三个品种,而且都是海洋类蛇类。

  “不好了,不好了,1号展厅出事了。”

  工作人员的叫声让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哆嗦。

  出事了?1号展厅又出事了?

  几个人急忙飞奔到了1号展厅。

  真的出事了。

  在这个展厅里养着两条海峡利齿鱼,这种利齿鱼生活在海洋大约30米深的地方,比较常见,性格凶猛,肉食性海洋生物。

  往往一雌一雄同时出现。

  这里养着的就是一雌一雄两条利齿鱼。

  雄性身长一米左右,雌性身长在80公分左右。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两条利齿鱼居然在互相攻击!

  发了疯一样的拼命攻击着对方。

  雄性利齿鱼无论在力量上还是在速度上都明显超过了自己的伴侣,此时的雌性鱼已经被攻击得遍体鳞伤了。

  工作人员拿着鱼兜想要分开两条鱼,但是鱼兜一旦进入水中,两条鱼便会迅速分开,躲避到珊瑚礁中。

  可是只要工作人员的鱼兜一离开,两条鱼又会重新出现自相残杀。

  工作人员束手无策。

  没有多少时候,在雄鱼的不断攻击下,雌鱼肚子朝天,死了。

  而雄鱼的状况也好不到那里去。

  它身上一样到处是伤。

  勉强游动了一会,它也死了。

  两条利齿鱼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互相攻击而死。

  “这又是怎么回事?”朱晋岩勉强忍着怒气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啊。”1号展厅的负责人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利齿鱼同类互相攻击的事情!”

  游客们在那窃窃私语。

  对于他们来说这一趟也算是来值了,亲眼看到了平时难得看到的一幕。

  “清场,清场。”看得出来朱晋岩在那竭力控制着自己。

  游客都被请了出去。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朱晋岩强行控制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

  “我问你是怎么回事,怒居然和我说不知道?你是这个展厅的负责人,出了事情你必须给我找到原因!”

  负责人的脸色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好半天找到机会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朱总,我听说这个海洋馆没有建造的时候,有很多无主的荒坟。后来那家香港公司来投资建造海洋馆,没有请人专门来超度这些亡魂。”

  “你在说什么啊?”朱晋岩都听的呆了。

  反正话既然说出来了,负责人也就不再顾虑什么:“朱总,你想啊,海洋馆刚建成,那家香港公司就资金链断裂倒闭了。后来咱们接手,开幕式上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猫脸鱼和利齿鱼又莫名其妙的死去。朱总,我知道这是迷信的说法,可是有些事情不得不信。”

  朱晋岩在那呆呆的想了好半天:“那你说怎么办?”

  “请个风水大师来吧。”

  风水大师?

  朱晋岩苦笑了一下。

  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些。

  但现在这恐怕是唯一的办法了……

  ……

  海洋馆花费重金请来了一个风水大师。

  大师到底是大师,在海洋馆里转了一圈,便说出了这里曾经是个坟场,建馆的时候没有请人专门超度亡魂,所以现在是这些亡魂在那作祟。

  解决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就是专门做场法事超度这些亡魂,然后在海洋馆里供奉一座钟馗像专门镇住。

  事已至此,走投无路的朱晋岩也只能这么做了。

  法事做了,钟馗像请来了。

  一切都应该安顿下来了吧?

  可是——什么事情怕就怕可是两个字——

  可是依旧如故。

  今天某个鱼类成片死亡,明天某个鱼类发疯自残。

  情况一点也都没有改变。

  多姆快要发疯了,朱晋岩快要发疯了,就连一向冷静的亚德里恩也就快要发疯了。

  风水大师是靠不住了,那就请求科学吧。

  几个很有名的海洋专家、地质专家等等都被请到了海洋馆,全方位的分析海洋馆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检测下来的结果是,海洋馆在任何地方都是达标的,非但达标,而且非常优秀,检查不出来任何的问题。但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事情的?回答非常简单:

  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一点原因也都检查不出来,就好像真的有鬼魅在海洋馆里游荡着,随时随地都让海洋馆蒙受上巨大的损失。

  然后?

  鬼才知道然后怎么办。

  一点办法也都没有。

  朱晋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鱼类死去。

  海洋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鱼类死去。

  这样惨重巨大的损失是没有谁能够承受得起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