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海洋馆发生的所有诡异事情让人彻底崩溃了!

  准备的是如此的充分,每一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做了充分的应对措施,可是在开幕式这天发生的却根本不在计划中。

  办公室里一点声音也都没有。

  对于此次事件,多姆明显要承担主要的责任,海洋馆所有的一切可都是他负责的。

  可是多姆不认为自己应当承担什么责任,他已经做到了所有能做的,他甚至认为没有谁还能比自己做的更加出色了。

  之后发生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在自己的预计中。

  “怎么补救?”朱晋岩终于开口问道。

  怎么补救?谁能够想到补救的办法?

  “现在必须让海洋馆尽可能的维持下去。”亚德里恩开口说道:“朱,你明天去见苗的时候,态度一定要诚恳,一定要想方设法的让苗相信,发生的事情根本是一次意外。他的儿子那里你可以多想想办法。”

  “其它的事情好办,但是戈尔切克斯基那些无端的指责呢?”一想到这个朱晋岩就有一些头疼:“那可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媒体,必须要找媒体澄清这一切。”亚德里恩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要让大家都相信,戈尔切克斯基是被收买的,我们从来都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我们是清白无辜的,必要的事情可以多找一些证据和证人出来。”

  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朱晋岩阴沉着脸:“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要给戈尔切克斯基一点沉重的教训!”

  他掏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好大一会最后说道:“对,我要打折他的双手,让他永远远离这个行业。”

  说完他站了起来,带着满脸的怒气走出了办公室。

  霍贵喜和司徒镇长正在外面等着他,被霍贵喜赋予了如此期望的海洋馆项目竟然出了那么大的问题,是这位祝南镇的记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要知道这可是他在祝南镇上任后最重要的一个工程。

  可现在毁了,全毁了。

  一看到朱晋岩出来,霍贵喜急忙迎了上去:“朱总,这可怎么办啊?”

  “滚!”

  朱晋岩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从嘴里蹦出了这么一个字。

  然后就好像把霍贵喜当成空气一样离开了。

  霍贵喜傻了,彻底的傻了。

  司徒镇长面色铁青:“霍记,这就是你选择的同伴吗?他对你缺乏起码的尊重,我们祝南镇不需要这样的合作伙伴。”

  “没事,没事。”霍贵喜讪讪地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谁也不乐意,他心情不好我能够理解,能够理解。”

  司徒镇长无语了。

  朱晋岩根本就没有把你霍记当人看待啊

  朱国旭和师若雅一直都在等着自己的儿子。

  “家吃饭。”看到儿子出来了,朱国旭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恩,我开车。”朱晋岩发动了车。

  开了一段,朱国旭终于开口说道:“晋岩,每个人成长的时候总会遭遇到一些挫折,怎么面对这些挫折,怎么挺过去才是最重要的。”

  这大概是他唯一能够安慰儿子的话了!

  “爸,这些失败我都不在乎。”朱晋岩叹息了一声:“可让我伤心的是雷欢喜居然这么对待我。”

  “雷欢喜?和雷欢喜有什么关系啊?”师若雅忍不住问道:“欢喜今天甚至都没有进你的海洋馆啊。”

  朱晋岩又叹了一口气:“肯定是雷欢喜做的,是他唆使戈尔切克斯基对那些动物们动了手脚,是他唆使戈尔切克斯基搞砸了演出,然后在所有人的面前无端的指责我们虐待动物。爸爸,妈妈,我的海洋馆今天开业,他的海洋馆也同样是今天开幕,这难道是巧合吗?”

  车子里沉默了下来。

  仔细想想儿子说的话未必没有道理。

  雷欢喜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那对自己的儿子太不公平了,也太残忍一些了。

  “我找个机会和欢喜好好的谈谈。”朱国旭沉默了很久后说道。

  “不必了。”

  朱晋岩苦笑了一声:“雷欢喜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对付我,好谋取我们朱家的家产,这点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可我一直都在让着他。现在他都做出这种事了,我还有什么可以容忍的?”

  朱晋岩忽然觉得今天的事未必全部都是坏事。

  之前自己最担心的就是父亲发现了自己做的那些事会勃然大怒,可是当自己说出了那些话后,无论再做什么都不必担心了。

  绝大多数的父母都是这样的,无论自己的孩子做了什么事父母总是能够认为自己的孩子并没有错。

  朱国旭和师若雅同样也是如此。

  他们曾经对雷欢喜无比的信心正在悄悄发生着动摇

  金碧辉煌。

  这里是云东市最大的、最豪华的、也是消费最高的一家ktv。

  朱晋岩推开了包厢的门。

  苗少杰正和几个陪酒的小妹在那摇着骰子,一看到朱晋岩进来,立刻笑着说道:“晋岩,怎么来得那么晚?”

  “海洋馆出了那么大的事我得处理啊。”朱晋岩也笑着坐了下来:“你少杰一句话,我不就立刻赶来了。”

  “8个6?开你,我一个没有,哈哈,喝酒,喝酒。”苗少杰让陪酒小妹灌下了一大杯酒:“好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事要谈。”

  他掏出了一叠钱看都没看就扔到了桌子上。

  “谢谢老板。”几个小妹拿着钱嬉笑着走了出去。

  “这事麻烦得很啊,晋岩。”苗少杰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我家老爷子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吃晚饭的时候还大发雷霆,说你们在那里瞎搞乱搞,云东市旅游的名声都给你们败坏了。尤其是今天来了这么多的记者,根本没有办法收场啊。”

  “少杰,所以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帮我。”朱晋岩诚恳地说道:“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雷欢喜那个砸碎居然策反了戈尔切克斯基。***,这次我们的脸丢大了。”

  “不好办,不好办。”苗少杰连连摇头:“我从来没有见老爷子那么愤怒过,现在就算我和他说他也不会理的,而且有可能会猜出你和我之间的关系。”

  “少杰,你肯定有办法的。”朱晋岩淡淡一笑:“我往你的卡上打了30万。少杰,不是什么大数目,不过30万就是想请你帮我说几句好话。”

  苗少杰这个时候脸上才露出了笑意。

  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想了一下:“这样吧,今天我住去,明天吃早饭的时候我看看能不能找到说话的机会。”

  一大早起来,看到儿子昨天晚上居然住在家里,苗局长还是有些意外的。

  “爸,吃早饭,我出去买的豆浆和油条。”苗少杰在父亲面前永远都是一副乖乖仔的样子。

  苗局长点了点头:“昨天怎么会住来了?”

  “爸,我是有事来想和你说的,就是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苗少杰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苗局长皱了一下眉头:“男人有话就说,婆婆妈妈的做什么?”

  “成,爸,那我可说了啊,但你得听我把话说完,是关于祝南镇梦幻海洋馆的事。”

  说别的也就算了,可是一说到这个苗局长立刻把脸沉了下来:“你是不是想帮他们说好话?是不是收别人钱了?”

  “爸,我都说了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苗少杰一脸的委屈:“我哪就收别人的钱了?我自己的工资又不低,收这个昧心钱做什么?是这么事,昨天不是你先走了吗?我看到戈尔切克斯基被人接走了,我心里好奇,就跟在了他们的车子后面。你猜怎么这?他被接到下关镇去了,而且是雷欢喜亲自迎接的他。”

  苗局长把手里的碗放了下来:“真的?”

  “真的。”苗少杰非常认真地说道:“爸,这事情里真的有古怪。你想啊,哪那么巧海洋馆里的动物都出了状况?戈尔切克斯基为什么会忽然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说出那样的话?肯定有人在里面搞鬼。谁搞的鬼?雷欢喜的水族馆为什么选择和海洋馆同一天开幕?你说这里面没有问题我绝对的不相信,要我说,这一切都是雷欢喜弄出来的事情。”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苗局长打断了儿子的话:“不过你要说雷欢喜和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太相信,真的要和你猜测的一样,朱晋岩那里还是比较受冤枉的,在处理上我看我也要灵活一些了。”

  苗少杰一笑:“爸,你是局长,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情,我就是把我看到的告诉你而已,可我觉得,咱们不能让好人蒙冤了。”

  自己老头子什么性格自己太清楚了。看起来非常强硬,但其实内心还是非常同情弱者的。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把朱晋岩放到弱者的地位上而已。

  看,老头子果然上当了吧。再加上之前自己就在老头子面前塑造了一个朱晋岩相当不错的形象,这次海洋馆的事件估计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顶多朱晋岩会被老头子训斥一顿,可那又算得了什么?

  至于以后的事情会怎样那也只有靠朱晋岩自己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