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广冲和康玉芹夫妇现在知道这个世上有种事情叫可怕了!

  被他们打伤的那个杭慕白根本不在乎钱的在和他们玩着一个游戏。

  法院的接受立案的开庭通知书已经送达,对方绝对是在那玩真的。

  低头吗?

  不。

  这家饭店可是他们夫妇在云东市立足的根本啊。

  可是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除了他们本身,就连他们的儿子现在也受到了牵连。

  他们儿子初中上完就上不下去了,后来焦广冲夫妇来到了云东,把儿子也带在了身边,并且帮儿子找到了一份比较体面的工作。

  可是自从这事发生后,儿子几乎天天遭到老总的训斥,弄的他们儿子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老总了。

  一直到了几天后,老总才不阴不阳的对他们儿子说了句:“让你父母该卖的尽早卖了。”

  完了。

  当听到儿子带回的这句话,焦广冲夫妇就知道完了。

  人家和杭慕白一样认识啊。

  一家饭店和儿子的前途比起来那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派出所那里同样情况也不是很好。

  拘留肯定是最轻的了,没准还真的会被判刑。

  蹲大牢啊,那还得了?

  重重压力之下,焦广冲和康玉芹夫妇终于决定屈服了。

  余元杰被再次请到了他们的饭店,距离韦斯特给他们下达的最后通牒72小时只剩下了十几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康玉芹还是不死心的,想要对方多少能够出点钱,省得自己两手空空离开。

  “一块钱!”

  余元杰冷冷的又一次说出了这个价格:“只有一块钱,我的时间很宝贵,希望你们不要浪费。”

  康玉芹绝望了:“我们要是把饭店给了你们,我们儿子是不是不会被找麻烦了?派出所那里你们是不是真的会出具谅解书?”

  “你们说呢?”余元杰忽然笑了一下:“你们还决定继续犹豫不决吗?”

  “我们卖了。”焦广冲一咬牙说道。

  当他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下自己的手印之后,这家饭店的主人就换了。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个叫杭慕白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脸上的纱布已经不见了,只有一些烫伤后红色的印子还在,但是已经很淡了。

  而且不再是当初暴发户的打扮,穿的非常随意。

  这事从一开始就是和圈套。

  “现在这家店是我的了。”韦斯特很满意的看着饭店:“一桌一凳,一碗一筷,全部都是我的,从这里给我滚出去。”

  焦广冲和康玉芹什么也都不敢辩驳。

  只是焦广冲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那么有钱了,为什么一定要我的饭店?”

  “人在做,天在看。”

  这是韦斯特曾经让余元杰带给这对夫妇的话,现在又再次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我有个大哥曾经说过,好人未必有好报,但是坏人一定有恶报。”

  接着他缓缓的说出了三个字:“闻德贵。”

  闻德贵?

  他们的舅舅闻德贵?

  一刹那间焦广冲似乎明白了,但却还并不是完全清楚:“我舅舅和你认识?”

  “滚出去!”韦斯特已经很不耐烦了。

  当看到那对夫妇绝望沮丧的走到门口,韦斯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等等。”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钱的硬币,一扬手,硬币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当”——银币落到了焦广冲和康玉芹的脚边。

  “你们的一块钱。”韦斯特微笑着说道:“我从来也都不会赖别人一分钱的。”

  这对于焦广冲和康玉芹来说也是最后的侮辱了……

  ……

  闻德贵一直都在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媳妇的店里免费打着工。

  做着最累最苦的工作,一分钱的工资都没有,而且还要常常受到外甥媳妇的辱骂。

  可他总是在忍着,除了这里他已经没有任何去的地方了。

  最近店里出事他也是知道的,他很为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媳妇担心,但自己一个残疾的老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听说外甥和外甥媳妇把这家店卖给了一个大老板。

  哎,自己也该走了。

  他们走的时候没有带上自己,甚至都没有告诉自己一声,自己该到哪里去呢?

  闻德贵心里一片的迷茫。

  他就住在店里的厨房里。

  白天的时候这里是厨房,到店里打烊了,他要把整个店都收拾干净,然后打个地铺睡在厨房,早上4点多就要起床了。

  行李非常简单,闻德贵把它们捆绑到了一起。

  正想从后门悄悄离开的时候,厨房里走进了几个穿着西装的人,一进来就问道:“贵叔?”

  “你——你们是?”闻德贵一脸的迷茫。

  这是谁啊?自己一个也不认识啊?

  “贵叔,你好,我叫余元杰。”领头的那个人态度非常客气:“我们老板想要见您。”

  “你们老板?”闻德贵更加不明白了。

  他们老板要见自己做什么啊?

  “贵叔,这些东西您先别收拾了。”余元杰看到了闻德贵带着的行李:“您看到我们老板就知道了。”

  闻德贵一头雾水的被带了出去。

  啊,那就是他们的老板吗?

  那天被自己外甥打伤的那个年轻人?

  完了,完了,对方肯定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可是自己打伤他的是焦广冲,自己一直都在厨房里忙着啊,就是听到外面动静大了才出来看了下。

  对了,自己还帮忙照顾过这个年轻人呢。

  “贵叔,您请坐。”韦斯特要多热情有多热情:“我叫杭慕白,英文名叫——算了,也别和您说英文名了,您就叫我小杭就行。”

  “你,你想做什么啊?”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闻德贵坐立不安。

  “贵叔,您别害怕,我不是坏人。”韦斯特笑着说道:“听说你要走了?您能走到哪里去啊?”

  “我不知道。”闻德贵摇了摇头:“我云东不认识几个人,老家的房子也没有了,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您就留在这里。”韦斯特指着这家饭店说道:“这饭店多好啊,听说您以前烧的菜特别好吃,您将来可以继续烧菜啊。”

  什么意思?难道对方想要聘请自己当厨师吗?

  “对了,贵叔,我大哥可是很快就要到了。”

  你大哥,你大哥又是谁?

  “贵叔,我们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

  随着这个声音有一个年轻人走进了饭店!(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