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个好地方啊。”吧

  一走进靠在蓝影江边的这座茶楼,东华银行池行长便兴致勃勃地说道:“老乔,有这么好的地方你也不早点告诉我。”

  “你个大行长,哪有空来和我们这种平头老百姓一起聊天喝茶啊。”乔远帆笑着让小欢上了茶,接着又特意对池行长说道:“放心吧,自己人。”

  小欢默默的走到了收银台那里,坐了下来一声不吭。

  “我们已经同意了向溪海集团再次贷款3个亿。”一坐下来池行长便说道:“老乔啊,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可是一笔风险极高的贷款啊,溪海集团的情况现在很不好,随时都有转手的可能。”

  “你老池有什么风险啊?”乔远帆给两个小盅子里倒上了茶:“江胜利要是输了,接盘者自然会承担这个债务,你又不是向江胜利私人贷款。你老池啊,巴不得江胜利赶紧输了,这样在资产重组上你东华银行做为最大的债务人之一肯定能够得到最大的好处啊。”

  池行长“嘿嘿”笑了起来:“我这点心思的确瞒不过你老乔,不过老乔啊,我还真的得好好的谢谢你,要不是你给我提供了那么多的有价值的情报,我还真下不定决心继续向溪海集团提供贷款。不过这次你捞的可也不少啊,溪海船运公司牵扯进了这次贷款担保中,再加上之前江胜利向你借的款,一样是用溪海船运公司做的担保,这家公司我看很快就要变成你的了。”

  “那还不得从你东华银行购买下船运公司的担保债务才行?所以说你老池才是最大的赢家啊。”乔远帆笑着说道:“红珊瑚资本的那些人可一直都在盯着船运公司呢,这是目前溪海集团运行良好的不多的几个项目之一,失去了这家公司,即便得到了溪海集团,对红珊瑚资本的打击也是很大的。”

  乔远帆从来也都没有走到台前过。

  在外人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养兰花的“乔疯子”,甚至包括在他儿子雷欢喜的眼中也是同样如此。

  可是他的布局却很早就开始了。

  “对了,你上次判断说江胜利甚至有可能把新未来生物科技研究所都卖给你儿子。”池行长忽然想到了这件事:“估计那是一笔巨款,你儿子肯定拿不出啊。要不要我向方寸公司发放一笔贷款给他应应急?”

  “不用。”乔远帆想都没想便说道:“他的事,他自己想办法。”

  “嘿,我说老乔啊,这我可要为雷欢喜打抱不平了啊。”池行长接口说道:“雷欢喜是不是你亲儿子啊?这亲儿子有难了你都不帮忙?你不帮忙我帮忙,难道这也不行?”

  乔远帆笑了笑:“他的事,让他自己解决,我还是那句话,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将来怎么做更大的事?老池啊,你别看我在背后呼风唤雨的,但那是我的祖先帮我打下的基业,我自己除了养兰花没什么大本事,但我儿子不同,赤手空拳的打下了这份基业,就冲这一点她就比我强多了。你看着吧,即便没有我的帮忙他也一样能够做到的。”

  池行长不做声了。

  听起来乔远帆的做法不近人情,但其实他一直都在默默的培养磨砺着自己的儿子。只是用的方法和手段有点让人无法理解而已。

  可是他的这个办法要是真的能够成功了,那将来,雷欢喜的成就肯定不得了。

  “还有个事。”池行长把思维收了回来:“前几天朱国旭带着他的老朋友杭雨来去了我的办公室,和我聊了一会,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非常的不简单啊。而且我还听说,杭雨来挺看不惯你儿子的?”

  “杭雨来这个人,我知道。”乔远帆沉吟了一下:“表面上看呢,这个人冲动,做起事来不顾一切,甚至还很鲁莽。其实仔细的想一想,如果他真的是这个性格的话,能够有国雨集团的现在?他为什么看不惯雷欢喜?就因为雷欢喜和朱晋岩的那点破事吗?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真要这么做了,这个人就一点不足为惧了。”

  池行长点了点头。

  “我的看法是杭雨来可能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有别的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所以需要外力的帮助。”乔远帆的手指在那转动着面前小小的茶盅:“红珊瑚资本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池行长忽然冷笑了一声:“老乔,别人不清楚,难道我们还不清楚吗?红珊瑚资本是什么?是狼,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和他们合作?只怕到最后连骨头渣都剩不下了。杭雨来要真的想这么做,那就好比是在挂在悬崖那的钢丝上行走,稍有不慎就会摔的粉身碎骨啊。”

  “可他摔的粉身碎骨了还有儿子接上。”乔远帆却如此接口说道:“杭慕白,我本来也以为这小孩子就是个公子哥,可现在看看不是。老池,我和你打个赌,杭慕白一定会和我儿子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我们这些老家伙,早晚都会退出历史舞台的,雷欢喜,杭慕白这些人会比我们更加有朝气,更加适应这个时代,比我们做的更加出色。”

  “朱晋岩呢?”池行长却紧接着追问了一句:“他可是君诚集团的少当家的,身后还有红珊瑚资本撑腰啊。还有一点,红珊瑚资本无非就是钻石联盟的急先锋而已。”

  “朱晋岩?”乔远帆笑了笑:“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老池?如果一个人的气量太狭隘,总是不停的想着要如何算计对方,那么他的成就撑破了天也就如此了。他不会成功的,我可以向你保证,朱晋岩充其量只是雷欢喜成长道路上一颗微不足道的绊脚石而已。他的结局也许比当初的江斌还要悲惨。”

  池行长笑了起来,不知道朱晋岩听到了有人对他做出如此轻蔑的评价后悔怎么想。

  绊脚石?在乔远帆的眼里朱晋岩仅仅是雷欢喜成长道路上的绊脚石?嘿嘿,这大概也算是一种轻视和侮辱吧。只不顾池行长越想越有道理。

  一个气量如此狭隘的人是绝对不能成就大事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