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这次奥运会蜘蛛开了一个好头,蒙准了第一个——中国奥运会代表团的旗手,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冠军雷声。不光和欢喜哥一样都姓雷,而且诸位读者大大想想,咱们的欢喜哥之前在巴黎获得的新外号是什么?“雷神”!雷神——雷声,准啊。蜘蛛必须要毫无节操的吹嘘上半小时了,呵呵。希望正在写的奥运会开幕式,也能够蒙准了。)

  ————————————————————

  距离哈特曼所说的行动开始还是24个小时。

  所以我们的欢喜哥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

  他先找到中国奥运代表团奥运村的地点,交还了那名中国运动员丢失的物品。

  这让中国奥运代表团的领导们大为惊奇,在这样一个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发生抢劫,甚至连警察都参与到抢劫中的城市,这个游泳队的天才是凭什么能够找到丢失物品的?

  欢喜哥没有说真话,他只是说自己在里约正好有个朋友,碰巧认识那个小偷,所以就把它找了回来。

  哈特曼专门给他派了一辆车,负责接送他。

  现在是时候和自己的团队汇合了。

  团队并没有在奥运村里,众所周知的是,即便开幕在即,奥运村竟然还没有完工,脏乱差充斥期间,甚至意大利代表团还自己掏钱请了维修工来修复宾馆内的破损。

  “所以我们竭尽所能在里约郊外给你找了一个休息训练的地方。”

  来接欢喜哥的时候,何绍明在车上如此说道:“虽然远了一点,但安静,而且环境不错。不过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能够下水训练的地方,不过对于这一点我们倒并不是特别的担心,你可以去游泳馆进行适应性的训练,而且你的实力摆在那里。所以你住的地方主要是进行一些体能上的训练恢复。”

  这一点不但何绍明不担心,就连欢喜哥自己也不担心。

  “阿嚏。”

  正想说话的欢喜哥打了一个喷嚏。

  咦,难道是谁在想自己?

  恩,肯定有人在想自己。

  自从身体里有了龙王灵力,并且在小胖的不断改造之下,生病这种事情早和欢喜哥绝缘了。

  那次误食笋不算。

  丁丁?

  恩,恩,一定是丁丁在想自己了。

  住的地方比较远,不过安全系数也相对高一些。

  而且接近的时候,发现门口居然还站着两个安保人员。

  “门口两个,里面还有四个带枪安保,是从专门的安保公司聘请的。”何绍明解释了一下:“虽然这里比里约市里安全,但毕竟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比赛开始之前你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这是一个美国富豪建在这里的度假庄园,何绍明通过关系租用了下来。

  “雷欢喜!”

  刚进去庄园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已经一起出现了。

  联络官唐景森——阿唐,运动恢复专家、体能训练师左亦恒——老左,医疗保障助理崔素珍。

  丁丁呢?

  为什么没有看到丁丁。

  “嘿,兄弟姐妹们!”欢喜哥暂时不去想丁丁,逐一和他们拥抱了一下。

  他们不光是自己的保障团队成员,更是自己的朋友、是家人。

  从国内到首尔,每一次的比赛他们始终都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欢喜。”阿唐叹息了一声:“有个不好的消息,丁丁回美国了。”

  “啊?”欢喜哥一下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啊?”

  “她在美国有急事。”阿唐一本正经地说道:“而且她说见到你有什么意思?你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说到这里,阿唐自己都忍不住的“哈哈”笑了起来:“欢喜,看看你那紧张的样子,合着我们这么多人都比不上一个丁丁是吧?”

  擦,在那里寻自己开心呢。

  可为什么欢喜哥的脸为什么红了呢?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穿着露脐装,热裤,光着脚,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

  丁丁。

  除了丁丁还会是谁?

  “雷斯普顿埃利奥特伊莫维奇汤普森华莱士比索尔诺维奇斯基先生。”

  丁丁一口气报出了欢喜哥曾经在飞机上瞎掰的名字:“我是你的医疗保障专家、营养师丁丁。”

  “啊?”

  欢喜哥张大了嘴:“这么长时间了我的这个英文名字你还记得啊?”

  “过了多少年都记得,因为那次我们打赌,今后你只要比赛吃什么都由我来决定。”丁丁板着脸,把手里的盘子递到了欢喜哥的面前:“所以这是你今天的午餐。”

  我擦!

  又是这个!

  两片面包,上面恶心的涂了土豆泥,两片生的西红柿,一段被剥了皮,明显被考过的香蕉。

  还是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妈妈,我想回家。

  我要吃肉。

  可是为什么欢喜哥心里觉得暖暖的呢?

  欢喜哥接过盘子,然后交给了崔素珍,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丁丁一个很热情很热情的拥抱。

  丁丁的脸一瞬间就红了。

  这是这个男人第一次这样的拥抱自己,她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她愿意这样一直被这个男人抱着。

  问题是——边上还有人看着呢。

  问题是——欢喜哥这特么的拥抱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哎,哎,差不多得了啊。”何绍明捅了捅欢喜哥。

  讨厌、太讨厌了。

  为什么没有外星人忽然出现把你们带走呢?

  尤其是你,何绍明——东尼!外星人把你抓走后,专门让你和长着触角的母外星人交配繁殖。

  哇哈哈哈哈。

  可怜的何绍明哪里会想到欢喜哥的心里居然有了如此龌龊的想法呢?

  可是在吃饭的时候,欢喜哥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是在庄园的草坪上吃的,何绍明还专门请了两个厨师,一个是巴西人,一个是中国人。

  “这什么啊?”欢喜哥看着巴西厨师端上来的吃的,咽了一大口口水。

  “你土不土啊?那么有名的巴西烤肉都不知道?”老左吃了一大块的巴西烤肉,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妹!我知道这是巴西烤肉,可是我——

  欢喜哥低头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可怜的两片面包。

  “这又是什么啊?”欢喜哥继续咽了一大口口水。

  “东尼请的巴西厨师做的菜不太适合我们。”丁丁优雅的夹起一筷子菜,继续优雅的送到嘴里:“所以请的中国厨师是专门做江浙菜的,这道是醉鱼,用优质鲜鱼加糟烧酒再加纯中药秘方提炼香料精制而成。”

  你妹!我知道这是醉鱼,可是我——

  欢喜哥低头看了看自己盘子里那恶心的土豆泥。

  “这又是什么啊?”欢喜哥眼睛完全绝望了。

  “这个好吃,好吃。”阿唐吃的静静有味:“这是大名鼎鼎的巴西风味椰奶虾。”

  你妹!我知道这是巴西风味椰奶虾,可是我——

  特么的香蕉就香蕉吧,还烤过,当我是大猩猩啊?不对,这恐怕连大猩猩都不会吃的吧?

  所以我们的欢喜哥当机立断,抬起头来满脸讨好之色:“丁丁,你瞧,咱们久别重逢,今天好歹让我吃点,明天,明天开始我保证严格按照你制定的食谱来。”

  丁丁歪着头想了想:“好吧,就给你破一次例,不过吃多少由我来定。”

  接着我们的欢喜哥就得到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一片薄的几乎透明的巴西烤肉,一条小的一不留神就看不到的醉鱼,外加一点点的椰奶虾的奶汁。

  可这忽然让欢喜哥有了一钟土豪的感觉。

  咱也吃上了是不?

  欢喜哥甚至还动用上了刀叉勺子和筷子。

  “你做什么啊?”丁丁好奇地问道。

  “咱是土豪了,对不对?”欢喜哥洋洋得意:“刀叉是吃烤肉的,筷子是吃醉鱼的,勺子是喝汤的啊。”

  然后他用刀切下了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烤肉,用叉子艰难的插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送到了嘴里。

  丁丁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为什么和欢喜哥在一起总是让自己那么的开心呢?

  欢喜哥竞争对手何绍明在国内的时候已经和他分析的差不多了,而且对于欢喜哥的实力团队是绝对放心的,在运动竞技层面完全不用担心。

  “我们最担心的除了巴西的治安外,还有随时随地都会被感染的塞卡病毒。”何绍明郑重提醒道:“已经有不少国家的运动员因为担心被塞卡病毒感染而拒绝了参加本次奥运会,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尽量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大哥,我都已经去过了,而且明天还要去呢。

  欢喜哥可不敢把这真相告诉何绍明。

  一只老鹰忽然出现了。

  咦,这里居然有老鹰?

  “雀鹰,这里主人养的,没有攻击性。”何绍明看了一眼老鹰。

  “哦。”欢喜哥“哦”了一声:“我明天要出去一下,队里的事情,不能不去。”

  这算是为自己明天的消失找借口了。

  “恩,队里没有太大问题。”何绍明点了点头:“一个是这里,一个是在奥运村里,你从现在开始的生活基本上就是这两点了。奥运村虽然条件比较那个什么,但在安全上还是有很大保障的。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对了,明天你事情结束的早,我们一起去比赛场馆看一下。”

  “阿嚏。”

  欢喜哥又打了一个喷嚏。

  难道是安妮在想自己?啊,安妮也快到里约热内卢来了。这里的治安不好,可得劝劝购物狂的安妮少出去。

  “尿急。”欢喜哥站了起来:“我先去方便一下。”

  他刚一离开,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冲了下来,一口叼走了欢喜哥的巴西烤肉。

  雀鹰,是那只该死的雀鹰。

  “我的巴西烤肉啊,在这里人抢劫连特么的鸟也抢劫啊!”

  欢喜哥如丧考妣的哀嚎声很快在庄园里传了出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