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的时候欢喜哥就离开了庄园。

  差不多到和哈特曼见面的时候了。

  老窦把他重新带回到了哈特曼那巨大的别墅里。

  那些美女们已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队雇佣兵。

  啊,还有那个FBI的队长亨德森。

  成箱成箱的武器就在那里放着,全都是亨德森队长弄来的。

  “嘿,雷,你来了。”

  看到雷欢喜进来,哈特曼表现得非常热情:“亨德森队长你见过了,而这位是里约热内卢的警察局长科布登先生。”

  科布登朝雷欢喜点了点头。

  “科布登局长,我的朋友雷欢喜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18街黑帮与马拉18黑帮准备在奥运会开幕前组织一次大规模的袭击事件。”

  欢喜哥听到哈特曼说的这话也只能够苦笑了。

  自己什么时候发现过啊?

  “非常感谢你,雷欢喜,这对于里约奥运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科布登局长认真地说道:“我并不想隐瞒什么,但是我们举办的奥运会有些混乱,而我们的警察正在策划着罢工。如果袭击真的发生了,那么里约热内卢的脸面将在全世界面前丢光。”

  他这说的是实话,一旦袭击发生谁也无法承担这样的责任。

  “阿嚏。”欢喜哥又打了一个喷嚏。

  见过,怎么从昨天到今天打了那么多的喷嚏?不会是感冒了吧?

  里约热内卢除了要面对很有可能发生的警察罢工,而且还必须要面对黑警问题。

  科布登局长根本没有能力解决。

  所以他必须要借助哈特曼的手来处理。

  当然还有这些雇佣兵。

  也不是所有的里约警察都是坏的,科布登局长精心挑选出了一批警察协助行动。

  当然以这些警察的能力来说,他们只是配合,抓捕那些被击溃的黑帮分子而已。

  “哈特曼先生,我们准备好了。”雇佣兵的头希克斯走了过来。

  “那么,就让我们出发吧。”

  欢喜哥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强拉着去参见了一次剿灭黑帮的行动……

  ……

  车队在一处街道口停了下来。

  早就有大量的警察和FBI特工在那等待了。

  雇佣兵们纷纷从车里出来。

  可哈特曼却稳稳的坐在汽车里。

  “我们不出去吗?”

  欢喜哥看着车窗外问道。

  “谁?我们?”哈特曼笑着摇了摇头:“我可爱的小朋友,我们是指挥着,是策划者,而不是实行行动者,这点你必须要弄清楚。身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不用在每次战争中都身先士卒,他要做的只是有全盘的计划,以及告诉自己的部下应该去做些什么。事事亲为?这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这话放到商场上也一样管用。

  欢喜哥很清楚哈特曼又在那教自己做生意的道理了。

  “其实,哈特曼先生。”欢喜哥摸了摸脑袋:“你这人看起来讨厌,但人真的很不错的,你一直都在教我怎么做生意。”

  雇佣兵、FBI特工和里约警察组成的联合部队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真的是个很讨人厌的家伙。”哈特曼居然如此说道:

  “但你对我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所以我才会和你说这些。不要有匹夫之勇,那么看起来很勇敢的事,其实是最愚蠢的。我听说了你在国内的事,那个叫朱晋岩的,和红珊瑚资本的亚德里恩,总是在不断的找你麻烦事吗?”

  “是的,不过只有朱晋岩。”在这点上乔远帆已经和雷欢喜分析过了:“在红珊瑚资本眼里,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蚂蚁罢了,他们根本不想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所以你这个愚蠢的家伙啊。”哈特曼居然骂了欢喜哥这么一句:

  “既然你已经知道红珊瑚资本想要的是什么,为什么不主动找到亚德里恩进行合作呢?”

  什么?

  主动找到亚德里恩合作?

  开玩笑呢?

  欢喜哥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时候外面已经传来了隐约的枪声,哈特曼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有一点你没有说错,你是一只蚂蚁,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红珊瑚资本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甚至不愿意在你身上浪费一秒钟的时间。但他们不是不需要你,相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亚德里恩很愿意和你进行合作,因为他们要干掉溪海集团,然后干掉君诚集团,还有谁比你更加了解江胜利和朱国旭呢?还有谁比你更加痛恨朱晋岩呢?这个时候你这只小蚂蚁就可以发挥出作用了。”

  简直闻所未闻。

  欢喜哥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

  枪声变得激烈起来。

  哈特曼依旧无动于衷:“溪海集团和君诚集团一定不是红珊瑚资本的对手,你完全无法想象站在红珊瑚资本身后的钻石联盟有多么的可怕。既然它们迟早是要灭亡的,雷欢喜,该考虑怎么从这场战争中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了。为了你,为了你的女朋友,也为了你未来的老丈人保留下来一些什么吧。啊,顺带着也可以把朱晋岩一起除掉。”

  这——

  欢喜哥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片浆糊。

  还能这样的?哈特曼嘴上说的轻松,可要真做起来该怎么做啊?

  “朋友未必是朋友,敌人也未必一定就是敌人。”哈特曼意味深长地说道:“想着怎么利用他们帮助自己。我从很多人的嘴里知道,你是一个很正直很阳光的人,但是靠着正直和阳光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为什么你总是被朱晋岩算计?因为他为了对付你可以不顾一切。亲情、友情,在他眼里一文不值,可是你做不到。”

  是啊,我做不到,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让欢喜哥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去出卖亲情和友情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去做的。

  外面居然用上了手雷,看起来战斗的非常激烈。

  哈特曼在车厢里点着了一根雪茄,然后打开了车窗说道:“既然做不到,那就换一个思路去考虑一下吧。回国后,找个机会好好的和亚德里恩谈谈,我相信他已经等你很久了。你们将是彼此利用的关系,是一个临时的同盟,但我可以保证的是,这个同盟远比亚德里恩和朱晋岩之间的同盟更加值得让人信赖。当然,你们最终还是会分道扬镳,接着反目成仇,可是那个时候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

  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什么?

  “你会壮大,然后去打到红珊瑚资本和钻石联盟。”

  当哈特曼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欢喜哥真的被吓到了。

  我会壮大?我会去打到红珊瑚资本和钻石联盟?

  老兄,开玩笑也得分开什么玩笑是吧?

  钻石联盟是什么?国际金融大鳄啊,连小手指头都不用动就能让自己灰飞烟灭了。

  “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哈特曼似乎在那自言自语:“这个责任总有一个人要去承担的,我过去以为是我,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不管我怎么努力我都做不到。我拥有着巨大的财富,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我是个畸形,我是个怪胎,从我一出生开始就注定是个失败者了。所以,我要找个接班人,能够帮我承担起找个责任的人。”

  欢喜哥这时候说话变得结巴起来了:“哈、哈、哈特曼先生,你说的不会是我吧?”

  “为什么不是你呢?”哈特曼朝他看了一眼,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你想的倒美,我那么庞大的财富凭什么要给你?虽然我没有结过婚,也没有孩子,可你有什么资格来继承呢?”

  欢喜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恩,财富肯定是人人都喜欢的,但是听哈特曼把这个什么责任说的如此严重,那肯定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外面的枪声从激烈渐渐变得稀落起来。

  “啊,我想他们应该结束了。”

  哈特曼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欢喜哥跟着走了出来。

  亨德森队长是第一个回来的:“好了,进入里约热内卢的枪手基本都被杀死或者抓住了。18街黑帮在里约的头目‘大力士’巴特?霍洛在抵抗的时候也被我们击毙了。我想,现在最高兴的就是那位科布登局长了。”

  “谢谢你,我的朋友,亨德森队长。”哈特曼话是这么说,但并没有看得出来他有多么的高兴:“我们也算是帮着里约做了一件好事,我想那些奥运参赛代表团会感谢我们的,啊,他们该怎么回报我呢?”

  哈特曼满脑子想的都是回报。

  “雷,战斗已经结束了。”这时候哈特曼把目光投到了雷欢喜的身上:“新闻发布会你就不用参加了,但是你要记得,从现在开始你不光是巴黎的英雄,同时也是里约热内卢的英雄,是所有奥运参赛队的英雄。好好的回去准备比赛吧,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个英雄的称号给你带来的好处。”

  欢喜哥不知道有什么好处,是真的不知道。

  但他相信哈特曼这个人,从刚才在车上的那些话之后他发现自己真的开始信任起了这个无比猥琐的家伙。

  或者猥琐只是他的一种掩饰?

  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他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欢喜哥相信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