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了。

  小胖爬到了种着人参种子的那块土上,和上次种桃子一样,它努力的在那涨着,这次甚至比上次还要用力,憋的浑身通红。

  好久好久,才终于有一滴金黄色的液体从它的嘴里流出,滴在了那块土上。

  然后,小胖好像虚脱了一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雷欢喜赶紧将小胖拿起来放在了玉佩上。

  一接触到玉佩,刚才还耗尽了力气的小胖,立刻便又恢复了精力,贪婪的吸食起玉佩上的灵气。

  一丝丝的灵气进入小胖体内,它的精神也在一点点的恢复着。

  只是这块玉佩的品质和芙蓉石实在无法相提并论,不一会,灵气便被吸食的干干净净。而小胖的精力也完全恢复了,又重新变得活跃起来。

  只是这一次的身形却并没有增加多少。

  雷欢喜也大致弄明白了,玉石的品质越好,对小胖的成长也就越重要。

  只是雷欢喜口袋里实在没有剩下多少钱了,希望这次能够种出救命的人参,一旦赚到了钱,小胖,你放心,我肯定会买最好的玉石给你吸取灵气的。

  和前次不同的是,这次小胖的龙涎进入的是土中,并没有立刻发生显著的变化。雷欢喜在那等了许久,只看到土壤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一股似乎是森林中的气味开始散发出来。

  不过除了这个便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了。

  雷欢喜也不急,给小胖换了水,把它放到水里休息,自己去村子里转了一圈。

  村东头的那幢别墅看起来特别的扎眼。围墙高高的,铁门紧闭。

  徐村长告诉过雷欢喜,别墅的主人一直没有露过面,只是委托他的律师代为出面,问村子里购买了五亩地,兴建起了这幢四层楼的别墅。

  里面有一个小型的农场和鱼塘,一应生活设施齐全。

  五亩地是多少?3300多个平方啊。

  好家伙,这得是多大的一个老板啊?更加稀罕的是,别墅建成了,主人居然不来了。

  这些有钱人,真是钱多了烧的慌,等到自己哪一天有钱了,也非得弄一套那么大的别墅不可。

  还留在村子里的都是些老人了,像卢姐这样年纪的几乎都没有了。过了种桃收桃的季节,村子里一片荒凉。

  “欢喜啊,在这转悠什么呢?”徐村长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徐叔,我瞎转转。”雷欢喜一指那幢别墅:“你说那么好的地方,怎么就没有人来住呢?”

  “你挡不住人家有钱是不?”徐叔点着了根烟,美美的吸了一口:“那天人家那个大老板的律师来了,好家伙,大奔驰,又有司机又有助理的,那气势。你说咱村子里来来往往的桃商也不少,可哪来过那么大的老板?我抽空悄悄问了下,你知道人家司机多少钱一个月不?上一万呢。好家伙,有这钱省下来自己开车多好?”

  雷欢喜笑了:“徐叔,你不懂,那些真正的大老板,从不自己开车,都是雇的司机。您要过来一大奔,车门一开,下来一西装笔挺的,您放心,那肯定不是老板本人,屁颠屁颠得跑着去给坐在后面的老板开门。”

  “那不和我看的外国电视里的一样了?当自己是总统呢。”徐村长明显的不服气:“大老板怎么了?大老板就不能自己开车了?咱们村的二胖子,你认得的奥。人家不也是大老板,回村子里还不是自己开的车?人家见过大世面的,听说最近在弄什么新项目,叫啥来着?对,屁~股放屁。”

  “什么?”雷欢喜瞪大了眼睛:“屁~股放屁?这是什么新项目?”

  “我也奇怪,你说怎么弄出这么个奇怪的名字?”徐村长自己都纳闷:“这放屁可不是要通过屁~股吗?谁见过用嘴的?”

  雷欢喜听的云山雾罩:“您怕是听错了吧?”

  “错不了,别看你徐叔一辈子呆在这村子里,可平时也看电视报纸。我问过二胖子了,那是网络上的一种东西。”

  “徐叔,你,你……”雷欢喜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什么叫“屁~股放屁”了,指着徐村长“哈哈”大笑:“徐叔,您就逗死我算了。什么屁~股放屁,那是p2p!”

  “啊,对,对,好像是叫这名。”徐村长一拍脑袋,讪笑几声:“那些洋文我也弄不明白,丢人了,丢人了。”

  雷欢喜笑了好大一会,这才说道:“徐叔,您说咱们村也不差啊,景色又好,空气又好,背后还有座仙女山,而且出的桃子全国有名,你说怎么就不能开发起来呢?现在城里人可愿意往农村跑了,住农家院,吃农家饭。吃饱喝足了,再去仙女山溜达一圈,这有多美啊。”

  “你当我们没有想过?”徐村长瞪了下眼睛:“可哪有那么容易?要上面的批文,要市里县里的支持,还要资金。这些少了一样都不行。本来去年吧,我们差点就争取到了上面的支持,不过在最终抉择的时候,县里选了雁湖村做为重点开发对象,所有的资源都跑到那里去了。听说县里的领导还专门帮他们招商引资呢。”

  “再争取啊。”雷欢喜有些想不明白。

  徐村长叹了口气,又掏出一根烟续上,狠狠的吸了一大口:“我也争取过,县里说了,可以,但资金自己想办法。我上哪去弄那么多钱?”

  “有钱的老板多着呢。喏,盖这幢别墅的……对了,还有二胖子,他不也是大老板吗?”

  “前年,对,就是前年,二胖子回来过年,我和他把这意思说了。”徐村长满脸写满了无奈:“二胖子当时很感兴趣,过完年没有多少时候,就带了一个风水大师回来了,结果大师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你猜说什么?说咱们这背山靠水,两边凹中间凸,像个元宝形状,本来是极好的,但坏就坏在仙女山,正好压在了财眼上,把财源全给压住了,谁要投资这里谁就就会亏的血本无归。二胖子一听当天就回去了,从此后再也没有提过这事。”

  徐村长又继续告诉雷欢喜,这以后,他也陆续想办法找来过几位老板,可人家无一例外的都带来了风水师,一测,都和二胖子带来的那个风水大师测下来的结果一样。

  结果,都不了了之。

  雷欢喜有些纳闷了。

  那些老板迷信这不稀奇,但稀奇的是总不见得个个想来投资的老板都这么迷信吧?人人都相信风水?

  “这个建别墅的大老板呢?”雷欢喜还是不死心:“人家把别墅都建在这里了,难道也是因为这什么风水不来住了?”

  “这我哪知道啊,再说我根本就没有见过那个大老板长的什么样。”徐村长唉声叹气:“反正啊,咱们仙桃村就是这命了。名字好听,又是仙桃又是仙女的,可有什么用?到头来不光外面的人不愿意进来,就连咱们自己村子里的年轻人都留不住。要说还是你,欢喜啊,就你不嫌弃这里,都大学生了,还回来种桃子。”

  雷欢喜的脸红了。

  自己哪里是心甘情愿回来的?毕业后,自己也想扎根在云东市,和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融为一体,可到头来还不是被人给赶出来了?

  不过雷欢喜却有些不信邪,什么财眼被压住了?自己将来有钱了,肯定在这投资一个农家乐什么的,就不信赚不到钱。

  “算了,不说了,说的你徐叔我肚子里一肚子的闷气。”徐村长扔了烟:“你看咱们这仙桃村萧条的,地也没人种,鱼塘也没人承包了,一个个都跑出去打工了。我这村长啊,现在就是个摆设了。”

  雷欢喜忽然想到了什么:“鱼塘现在都没有人承包?”

  “本来咱们仙桃村就是种桃子为主,养鱼的很少。过去的几个承包期到了,都不再续租了。这不都荒下来了?”徐村长一摆手:“不说了,打牌去了,这一天不摸牌手里就痒。”

  “徐叔,您慢走啊。”

  雷欢喜的小脑筋开始转开了。

  鱼塘没有人承包?如果自己承包下来了呢?别忘了,自己可是有条龙的啊。

  算了,现在手里的资金不足,等想办法解决了资金的问题再说吧。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回到了家。看了会电视,实在没有什么意思,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一接,居然是网络上认识的朋友,网名叫“叱咤战刀”的:

  “张青,怎么那么久没有上线了?晚上的团战打不打啊?”

  他们玩的是一款网络游戏,雷欢喜在里面的名字叫“菜园子张青”。

  “打什么打啊,我现在在老家呢,电脑都没有。”

  “那我上你的号了啊。对了,我没钱了,从你账号上拿两千万啊。你银行密码多少?”

  他说的是游戏币,银行也是游戏里的银行,雷欢喜把密码告诉了叱咤战刀:“你给我省着点用啊,我账上就6个亿了。”

  “知道了,你还有6个亿呢,我都快穷死了,就这样,挂了。”

  电话挂了,雷欢喜想着,自己什么时候真的有6个亿就好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