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男子400米预赛第一组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取得这个小组第一的雷欢喜刚出水就昏倒在了地上。

  现场响起了一片的惊呼。

  雷欢喜昏倒了,雷欢喜竟然昏倒了。

  观众席上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欢喜哥怎么了,欢喜怎么了?”梁雨丹急得六神无主。

  可是现场有谁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

  大量的人在医院里焦虑的等待着。

  雷欢喜的团队、雷欢喜的家人朋友、国家游泳队的、中国奥运代表团的。

  太突然了,真的太突然了,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

  怎么刚出水就忽然昏倒了?

  塞卡病毒?

  难道是塞卡病毒?

  真的那样的话可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这可是国家游泳队最大的希望所在啊。

  医生走了出来,所有人立刻围了上去。

  “万幸,血液里没有检测出塞卡病毒。”

  医生的第一句话顿时让每个人的心都放了下来。

  “但是,他的体温非常高,达到了惊人的42度,已经处在危险阶段,我们正在给他做降温处理。从目前的检测来看,只是一次普通的发热,但是他的身体会非常虚弱,从医生的角度来说已经无法继续参加比赛了。”

  完了,完了。

  “麦考莱医生,病人的体温已经降到39度了。”

  “好的,我马上去看一下。”

  麦考莱医生走了进去,剩下那些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

  医生已经说他身体非常虚弱,无法继续参加比赛了。

  现在距离决赛还有八个小时。

  “放弃吧。”石顺忠是雷欢喜的主管教练:“虽然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够参加比赛,但那是对雷欢喜身体的摧残,我是他的主管教练,我强烈要求雷欢喜放弃剩下的比赛。”

  “我赞成。”身为雷欢喜保障团队的医疗保障专家,丁丁毫不犹豫的站到了石顺忠的这一边:“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强行参赛的话肯定会让他的身体不堪重负,在未来造成很严重的损害。而且我们还必须正面一个事实,假设雷欢喜要继续参加比赛,他也不能服用任何退烧或者别的治疗药物,只能靠物理降温,否则连药检那一关他都通不过。”

  是啊,雷欢喜不能吃药,连药检那一关都通不过。

  中国奥运代表团和国家游泳队的几个领导急匆匆的开了一个小会,奥运代表团的团长说道:“我们决定了,从运动员的健康考虑,我们放弃雷欢喜剩下的比赛,我这就准备新闻发布会去。”

  “等等。”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安妮!

  安妮看了看身边的人,然后淡淡地说道:“欢喜哥不会答应的。”

  什么?

  她在那说什么啊?

  “欢喜哥不会答应的。”安妮重复了一遍这话:“我了解欢喜哥,他一定不会答应放弃比赛的,你们不知道他的性格,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半途而废。他是奥运会的旗手,你们不知道这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那些仙桃村的村民们都在电视机前看着他,等着他载誉而归,他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可是他的身体——”

  “你听我把话说完。”安妮此时表现的是那样的坚定:“我知道欢喜哥现在在想什么。他不但要比游泳,而且还要比赛跑,他放弃,会让他成为一个笑话的。欢喜哥什么都能够忍,唯独这个是他无法忍受的。谁要是现在替他放弃比赛,他会恨谁一辈子的。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也是他最后一届奥运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会把比赛进行完的。”

  现场一下沉默了下来。

  安妮了解欢喜哥,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她更加了解欢喜哥了,甚至比欢喜哥的父母还要了解。

  “雷欢喜先生拒绝任何药物治疗。”这时候麦考莱医生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并且他要求立刻见到你们。”

  安妮说准了。

  安妮真的说准了。

  看着所有人都走进了病房,安妮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相信我,没有什么可以击败欢喜哥的。

  就算是疾病也无法击败欢喜哥……

  ……

  雷欢喜浑身都好像被包裹进了一团火焰中。

  火焰在不停的炙烤着他,想要把他完全的烤焦。

  迷蒙中,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抬了起来,耳边是救护车的声音,然后好像又进了医院。

  该死的,怎么回事啊?

  昨天是冷,今天是热得快要自己命了。

  身体里的某些力量也在竭力的抗争着,控制着企图重新肆虐雷欢喜身体的病毒。

  但这次却更加的困难了。

  到了医院里了吗?

  医生护士在帮他测量体温,然后是抽血吗?

  还好,自己的皮肤不知道为什么不再是铜筋铁骨了,要不然你们怎么抽血啊?

  喂,喂,你少抽点啊,你不知道你家欢喜哥的血液有多么的宝贵啊?

  千万别检测出什么别的成分来,要不然自己真的要被送到某某科研所了。

  那是什么?

  护士正在用酒精擦拭自己的胳膊。

  准备给自己挂水?

  昏昏沉沉的雷欢喜猛的一把伸手抓住了护士的手,然后艰难地说道:“别给我挂水,别给我吃任何药,我要见外面的人,每个人。”

  ……

  雷欢喜看到了自己的父母,看到了自己的团队,然后了自己的教练和那些领导们。

  他只说了一句话:

  “谁让我放弃比赛我发誓我会恨他一辈子的!”

  ……

  怎么办?

  “继续比赛。”身为雷欢喜保障团队的负责人,何绍明开口说道:“各位领导同志,这是雷欢喜个人强烈的意愿,我想我们应该尊重他的意愿。我甚至可以代表雷欢喜签署声明,强行比赛发生任何的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奥运代表团的领导妥协了。

  国家游泳队的领导也妥协了。

  其实从他们的内心深处来说还是希望雷欢喜能够继续比赛的。

  毕竟他是最大的希望所在。

  “我还有一个要求。”

  何绍明想了一下说道:“我希望这次的新闻发布会由我去面对那些记者。”

  ……

  丁丁握住了安妮的手:“真的,我以为我了解欢喜哥,可是我发现,没有人比你更加了解欢喜哥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欢喜哥吗?因为他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这就是安妮唯一的回答了。

  可是,她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

  “什么,雷欢喜决定继续比赛?”

  宾馆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卢卡斯猛的站了起来:“好,好,让我们的公关团队、市场运营团队全部第一时间赶到里约,不管雷欢喜这次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我都要把他身上的商业价值最大化的开发出来。”

  他表现的非常兴奋:“斯蒂芬没有看错他,哈特曼也没有看错他。没准他将来真的是IFO最有希望的一个人。”

  ……

  大量的中外记者已经云集在了新闻发布厅。

  太意外了,真的太让人意外了。

  一些神通广大的记者,已经从医院方面得到了消息,雷欢喜体温一度飙升到了可怕的42度。

  这已经几乎超出了人类能够承受的范围。

  最新的进展呢?

  雷欢喜团队的负责人、新闻发言人何绍明出现了:

  “目前雷欢喜先生的体温在39度到40度之间徘徊……已经排除了塞卡病毒的可能……雷欢喜先生非常虚弱……”

  前面的话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而何绍明下面的话才是重点:

  “雷欢喜先生委托我向所有的记者和他的支持者们发表申明,他将继续参加在几个小时后进行的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男子自由泳400米的决赛!”

  “轰”的一下,整个新闻发布会现场都炸开锅了。

  “何绍明先生,雷欢喜真的要继续参加比赛吗?”

  “东尼,东尼,雷欢喜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挑战。”

  “安静,请大家安静一下。”何绍明努力让现场安静了下来:“我再次重申一次,这是雷欢喜先生自己强烈要求的,没有任何人强迫他,相反,我们和奥运会的领导们都竭力反对他参赛。但是雷欢喜先生自己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并且,因为众所周知的药检因素,所以雷欢喜先生将不会服用任何药物,而是仅仅依靠物理降温,我们愿意在任何时候接受任何形式的药检。”

  疯了,真的是疯了。

  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发烧和感冒不一样,必须及时的得到治疗,否则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谁也不清楚。

  更加要命的是,中国人发烧了很多人有个习惯,喝红糖生姜茶。

  可是生姜也一样没有办法吃。

  因为生姜里同样含有国际奥委会禁止使用的某种成分在内。

  这也就是说雷欢喜必须在没有任何药物治疗的情况下完全凭借着自身来和病魔做着抵抗。

  更何况他还要比赛,还要取得好成绩呢?

  “我们相信雷欢喜先生能够战胜一切的困难,这是我们团队对他的信心。”何绍明看着那些完全被震惊的记者们:“先生们,女士们,几个小时后让我们决赛的场馆见吧,本次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

  就是这样,雷欢喜决定继续带病参加比赛。

  让我们在最终决赛的场馆中再见吧!(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