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祝南镇的风向好像一下子就迅速的转变了。

  雷欢喜大红大紫,不光受到了市里的表彰,连国家都对他进行了特别的表彰,认为他在本届里约奥运会上为国争光,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佳绩。

  而反观雷欢喜在祝南镇上的死对头,霍贵喜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上次被娄书记毫不留情的狠狠痛骂了一通,谁都知道这是他倒霉的开始。

  现在的霍贵喜终日惶惶不安。

  他再蠢再笨,也知道自己把娄书记惹恼了。

  可是他还是个大笨蛋:

  他惹恼的又何止是娄书记一个人?

  暂时还是比较安静的,没有什么部分找上他,可是这种平静肯定不会持续太久。

  想来想去,霍贵喜还是决定去找下朱晋岩。

  现在这位朱大公子也许是自己最后的靠山了。

  尽管朱晋岩从来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过。

  约了足有三四次,朱晋岩才勉强答应见他一下。

  “说吧,什么事?我现在很忙。”果然不出所料,一见到霍贵喜,朱晋岩明显没有任何的好脸色给他看。

  “朱总,我这次真的是遇到大麻烦了。”霍贵喜哭丧着脸说道:“娄书记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通。”

  他一股脑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这事朱晋岩其实也早就知道了。

  这个该死的笨蛋,哪怕做个表面功夫不也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撞到枪口上呢?

  难道不知道雷欢喜现在是市里的宝贝吗?

  就算是自己,刚刚在雷欢喜手上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可面上还不能露出什么。

  而且早就听说市里准备组成调查组调查霍贵喜的问题了。

  “霍贵喜,你要有心理准备。”朱晋岩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估计会有一轮暴风骤雨的,市纪委的调查组也准备成立了。”

  这话让霍贵喜面色如土。

  市纪委的调查组?

  居然事件变得那么严重了?

  “朱总,您无论如何要救救我,您无论如何要救救我。”霍贵喜几乎在那哀嚎起来:“我不能被市纪委调查啊,我会完蛋的,我真的会完蛋的,我还有老婆孩子啊。”

  朱晋岩嫌恶的看了他一眼:“霍贵喜,我能有什么办法?难道市委是我家开的吗?难道我可以影响到国家的法律政策吗?”

  “那我就把事情全部说出来。”一瞬间霍贵喜就变出了一副泼皮无赖状:“我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指使我做的,从陷害雷欢喜倒那个海洋馆全部都是你的主意!”

  朱晋岩冷笑一声,怎么对付这个无赖的家伙他早就有准备了:

  “你能告我什么呢?指使你陷害雷欢喜?是啊,我承认,是我指使你的,我还给了你30万。我道德方面有很大的问题,我要受到指责,当然,我向你行贿也是触犯了法律的,但那又有什么?你告诉我,我会进大牢吗?海洋馆?一次失败的投资而已,法律会因为我投资失败而制裁我吗?”

  霍贵喜面色如土。

  然后他听朱晋岩继续说道:

  “你放心,调查组的人一找到我,我会立刻竹筒倒豆子全部说出来的,我前后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还收受了别人多少的好处,你肯定会进大牢的。啊,对了,你刚才说到你的老婆孩子,你说,等你进去后她们会遭到什么呢?”

  霍贵喜当然知道自己的老婆孩子会遭到什么。

  他受贿来的那些财产都会被充公,老婆孩子的生活也都会完蛋了。

  “我错了,朱总。”霍贵喜“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我错了,朱总,帮帮我,帮帮我,我下辈子变牛做马报答你。”

  怎么会有这样的小人?自己当初自己瞎了眼会用这样又胆小又无能的家伙呢?

  可现在能怎么办?

  霍贵喜一旦进去了,自己当然能够从中脱身,但对自己的影响肯定是很大的。

  而且没准就会被市里给盯上,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做点什么事情可就困难了。

  “起来吧。”朱晋岩压抑着内心的嫌恶:“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霍贵喜,你听不听我的?”

  “听,听,我什么都听朱总的。”霍贵喜从地上爬了起来,点头如捣蒜。

  “你去准备一下,我安排你去国外。”

  什么,国外?

  霍贵喜完全不敢相信。

  朱晋岩居然要把自己安排到国外去?

  “没错,国外。”朱晋岩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依然留在国内,然后我可以告诉你结局,进大牢,吃官司,等你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就可以进棺材了。”

  霍贵喜打了一个哆嗦。

  “这条是条死路,第二条可就是条活路了。”朱晋岩慢吞吞地说道:“你带着老婆孩子跑到国外去,我让那边的人帮你弄一个合法公民的身份,然后再给你500万,从此以后你就在那里过富翁的生活吧。”

  500万?

  霍贵喜的眼睛亮了起来。

  如果有这500万,再加上自己之前弄的那些钱,在国外华人区开个店,至少下半生的日子是有保障的了。

  霍贵喜虽然又蠢又笨,但对钱却有着一钟本能的谨慎,他所有的钱都没有存到银行里,而是直接藏在了家里,就是防备着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

  可是他随即又变得有些犹豫起来:“万一国家派人抓我呢?”

  “你算是个什么官?你那点钱才多少?”朱晋岩安慰着他:“你放心吧,国家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抓你一段时候,抓不到也就算了,等过个几年风声过了,没准你还能来呢。”

  事到如今大概也只有朱晋岩的这个办法了。

  霍贵喜一恒心:“好,我什么都听你的。”

  “那你赶快去准备一下,明天晚上就走,这事越拖越容易出事。”朱晋岩点了点头说道:“还有,你不用再去上班了,连假也不要请,明白了?”

  “明白了,明白了。”

  到了这个时候霍贵喜把自己的命运完全的交到了朱晋岩的时候,慌里慌张的离开了,出门的时候太匆忙,还不慎摔了一个跟头。

  朱晋岩这时候忽然冷笑了一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来到一个保险柜前,输入密码,把眼睛对准了视网膜识别器,然后又把自己的手掌按了上去。

  保险柜打开了。

  里面除了有大量的现金、黄金、债券外,还有一部早就被淘汰掉的诺基亚手机。

  而且奇妙的是,保险箱里居然还有一个电源插座,手机的充电器一直都连在上面。

  朱晋岩拿出了手机,打开了通讯录。

  通讯录上只有一个号码。

  打通了。

  “老板。”电话那头传来了恭恭敬敬的声音。

  “严大哥,还好不?”

  “好,老板,有什么事您交代。”

  “我给你送一家人过来。”

  “好的,老板,我会妥善安排的。”

  “不是妥善安排,我是要这家人永远的消失了。”

  “明白了,老板,您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会看到他们了。”

  “严大哥,辛苦你了,钱还够用吧?”

  “老板,够用,您不用担心我们,您给的钱足够我们逍遥快活的了。”

  “严大哥,现在政府和东南亚各国之间的警力合作已经越来越频繁了,你那里也不算安全了。我想着,等再过段时候,我把你送到中北美洲或者非洲什么国家去,到那里你们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这才传来了声音:

  “老板,我听说您最近过的不算太顺,还被人给算计了,在这个时候我是肯定不会离开的,毕竟从这里到云东还算方便。我严品台的命是您给的,您还帮了我那么多忙,我现在走了还算是人吗?老板,需不需要我云东一趟,帮您把那个叫雷欢喜的小子给做了?”

  “暂时不需要,太危险了。”

  尽管朱晋岩很想这么做,但理智还是让他拒绝了这一请求:“雷欢喜现在是大红人,做了他,肯定会引起政府方面震怒的,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抓捕到你,这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很难得的,朱晋岩居然也有真情流露为别人设身处地设想的一面。

  “我知道了,老板,一旦有什么事,您立刻知会我一声,24小时内我就会来的。那一家人您放心好了,我会让他们永远消失的。”

  “那成,你好好的保重自己,在国外别太嚣张了。”

  朱晋岩说完挂断了电话,在那发了一会呆,又把电话放到了保险箱里,重新连上了充电器,仔细的关上了保险箱的门。

  和亚德里恩先生还有一个会议要开。

  朱晋岩看了一下时间,也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刚走,顾彪便闪进了办公室。

  朱晋岩在里面做什么?这间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太好了,顾彪一点都听不清。

  可是他确定霍贵喜来了又走了,朱晋岩在办公室里这么久才出来肯定在做什么。

  在办公室里找了很大一会时间,他才发现了那个比较隐蔽的保险箱。

  好家伙,这大家伙怎么个开法啊?

  顾彪可是一点办法也都没有了。

  但他可以确定朱晋岩在这口保险箱里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该怎么打开了?

  顾彪站在那想了半天也都没有想出办法!(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