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最怕的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比如就像欢喜哥这样特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去掉那些花哨繁琐的手势,去掉那些人工合成的调料,让所有的食物都回归它们的本质,用最质朴的方式来烹调它们。不要忘记我们的老祖先除了盐一无所有,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们能够烹调出最精美的食物!”

  这?

  你能说这个家伙说错了吗?不能。

  在春秋战国时代,可没有味精这样的东西,但厨神级别的易牙,却能够用美食让自己的大王把他当成了最宠爱的大臣。

  可最大的一个问题是:

  谁也没有亲口品尝过啊?

  毕竟古代人的口味和现代人的口味相差的太大了!

  谁都知道他在说歪理,但偏偏谁也无法反驳。

  算了,不管你如何强词夺理,总之就一句话,做出来的菜那才是硬道理。

  欢喜哥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

  掀开了锅盖。

  边上的人甚至都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这味道肯定很冲人啊。

  可奇怪的是没有浓浓的海腥味,相反却还有一种淡淡的清香。

  这是什么啊?

  是海鲫鱼吗?

  是,边上的那些行家非常可以肯定,刚才雷欢喜放下去的绝对是海鲫鱼!

  但腥味呢?为什么不但没有腥味反而有清香味?

  欢喜哥脸上那淡然的表情,绝对是一位世外高人啊。

  他随手拿起了一点点的盐,放到了汤中。

  “诸位,请品尝。”

  欢喜哥擦了下手,他的助手立刻把鱼汤分成了一小碗一小碗。

  将信将疑的拿起碗,放到嘴边抿了一小口。

  那些人脸上的表情立刻僵住了。

  这是什么汤啊?如此的鲜美、滑腻、爽口。

  一喝到口中,一种鲫鱼的鲜美和说不出名的清香一直从嘴里传到心里。

  太美味了,真的是太美味了。

  三个厨师,三个专家,和那些内行吃惯了各式各样的鱼塘,但像这样味道的绝对是第一次才吃过。

  高主编忙不迭的一口把鱼汤全部喝完,接着自己动手又弄了一碗,而且还顺手捞了一块鱼肉。

  先把鱼肉放到嘴里小心的咀嚼着。

  恩,这的确是海鲫鱼,尽管汤里没有,但仔细咀嚼肉的话,仔细品味依旧能够感受到海鲫鱼特有的味道。

  鲜美中略带一点腥味。

  可即便是这样一点点的腥味,竟然也有一种让人觉得愉悦的感觉。

  雷欢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那些大行家们绞尽了脑汁也想象不出。

  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雷欢喜最后放的那点盐了,盐里一定做了什么手脚。

  但是也不对啊,锅盖掀开来的时候,一点的海腥味都没有啊?

  欢喜哥心里笑的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这海鲫鱼可是在小胖布置的海洋生物天堂里长大的,肉质早超过了正常海鲫鱼的鲜美。

  然后带回到小胖的别墅里,再放到淡水里养了两天。

  没错,海鲫鱼放到淡水里养了两天:

  不但没有死,海腥味也在小胖的神奇手段上迅速的消除了。

  然后临出发前,小胖还做了一件事:

  它又忍痛揭下了自己的一片龙鳞,轻轻的刺破了这条海鲫鱼的身子。

  古代传说,有人偶尔得到了一片龙鳞,把它放到了清水里,结果一个时辰后,浓郁的香味弥漫了整个村子。

  一大锅的清水居然变成了世界上最鲜美的汤!

  小胖还不是成年龙,但它这么一做,这条海鲫鱼即便是再不懂烹饪的人也足够把其做成天下至鲜至美的食物了。

  也难怪这些人一个个都吃的飘飘欲仙。

  朴全明服了,当他品尝到这汤的第一口就服了。

  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做不出这样味道的汤,更加不用说是用海鲫鱼了。

  最初的狂妄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诸位专家们,不用再评了,雷欢喜先生的汤超过我太多太多了,更加不用说他居然还是用一条海鲫鱼做出来的。我输了。”

  我输了。

  这家伙虽然最恶毒点,但做人倒是坦坦荡荡的。

  谷斐波、樱井三良这些人先是惊愕,然后一个个眉开眼笑。

  这小子居然还藏了这么一手?

  樱井三良更是得意洋洋:

  “我就说了雷欢喜这个人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都不知道他还藏着什么底牌!”

  第一战雷欢喜用了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方式赢了。

  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人能够想通他怎么就能够用一条海鲫鱼做出一锅如此鲜美的汤来。

  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寺井君,拜托你了。”杭雨来对着寺井真帆鞠了一躬:“我们已经输了一次,这次无论如何都输不起了。”

  “我将尽力而为。”寺井真帆淡淡地说道。

  在日本料理界,他是最顶级的大师级人物,甚至有人说他是日本料理界的“国宝级”人物。

  所以当他出现的时候,刚才那些惊讶的声音很快便消失了。

  寺井真帆能够给大家带来什么呢?

  “雷欢喜先生说的有一点我是赞成的,自然永远都是烹饪的一个主题。”寺井真帆站在那里的时候表现得非常从容:“比如日本料理,生鱼片的制作工程,完全就是遵循了这一法则。”

  他的食材被他的助手拿上来了。

  寺井真帆的脸转向了席雨晴:“席女士,您是日本料理的专家,您可以看出这是什么鱼吗?”

  席雨晴来到了鱼肉的面前,仔细看了一会,然后失声脱口而出:“西班牙顶级深海蓝鳍金枪鱼?”

  这话一出,边上的人听了连连倒吸冷气。

  西班牙顶深海蓝鳍金枪鱼?

  蓝鳍金枪鱼本来就是属于极危生物了,而西班牙蓝鳍金枪鱼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它生活在至少一万米以上的深海里,数量极度稀少,一个捕鱼季节能够捕捞到一条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更加不用说是顶级的西班牙深海蓝鳍金枪鱼了。

  这完全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有这样的食材即便是一个不懂烹饪的人也一样可以做出最上乘的日本料理。

  这和雷欢喜刚才的海鲫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谷斐波有些暗暗叫苦起来。

  朝樱井三良看了一眼,樱井三良也是一脸的无奈。

  上次雷欢喜和边上大黄金海鲜酒楼打擂台,用的也同样是蓝鳍金枪鱼,但绝对达不到西班牙顶级深海蓝鳍金枪鱼的地步。

  给自己一段充足的时间也许能够弄到,但现在?

  现在根本没有可能。

  樱井三良怎么也都想不到自己的同胞一出手居然是这样的最顶级食材!

  雷欢喜呢?

  雷欢喜会拿什么应对?

  樱井三良情不自禁的朝雷欢喜看了看。

  这家伙居然依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在那笑嘻嘻的看着。

  果然,在这样的顶级食材面前,是不需要多少花俏的。

  寺井真帆只经过了简单的加工,然后在碟子里倒上特制的酱油和芥末便说道:

  “请大家品尝一下吧。”

  轻巧的夹起一块薄薄的金枪鱼的鱼肉,放到嘴里,伴随着芥末味好像一下就会化了。

  必须轻轻咽下去,否则你会觉得那是对食物的亵渎。

  “我吃过无数的生鱼片,但像这样味道的真的是第一次吃过。”席雨晴的样子好像意犹未尽:“真正的日本生鱼片,是要选用金枪鱼或者旗鱼的,像三文鱼这样的在日本略微高档一点的料理店是里看不到的。今天我能够品尝到最顶级的西班牙深海蓝鳍金枪鱼,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了。”

  寺井真帆微微笑着,但神色间却无法掩饰自己的得意。

  “其实日本料理中的生鱼片,考验的不是厨师的手艺,无非就是刀功好坏而已。”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欢喜哥却忽然开口说道:

  “寺井先生,如果现在我们中随便选出一个人来,刀功勉强过关,是不是也一样有这样的味道?”

  寺井真帆有些尴尬。

  没错,日本料理中的生鱼片考验的主要就是刀功以及食材。

  而他今天占便宜的地方就是食材。

  谁也无法想到他居然能够拿出这样的金枪鱼!

  “所以如果从这一点上来书,我认为你和朴全明是有很大差距的。”欢喜哥非常认真地说道:“有了蓝鳍金枪鱼这样的食材朴厨师长能够做出你做的,但你却未必会做他会做的!”

  尽管听起来有些拗口,但却是说出了大实话。

  可是寺井真帆却有些不乐意了:“雷先生,我承认你所说的,但每个国家的美食都有那个国家的特点。这次的比赛也没有限定什么食材可以使用什么食材不可以使用。”

  “当然,当然,我又没有指责你用那个什么什么金枪鱼。”欢喜哥笑嘻嘻地说道:“这一战还是我来,当然在此之前,我又要和大家说一个故事了,一个发生在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代的故事。”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欢喜哥说出来的居然又是那个之前刚刚说过不久的专诸为了刺杀王僚而学习做鱼一年的故事。

  做什么啊?难道你怕别人记得不深刻,所以特意在巩固了一遍是吗?你这么做真的很好吗?

  “只有最自然的东西才是最完美的东西!”

  (谢谢读者大大提出的意见,我对刀具不懂,一直以为双立人是最顶级的刀具,汗一个。)(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