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也未免太不识相了。”

  在饭店的包厢里,陶自铭到现在为止还是怒气不消:“我们三个同时出面他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这里可不是他的比赛场地,能够由他说了算的。”

  “封杀吧,全面的封杀吧。”邱总也接口说道:“行业协会成立到今天,也有拒绝的,但像是雷欢喜这么嚣张的还是闻所未闻的。韩会长,我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封杀这个所谓的方寸公司。”

  “几位老总都请冷静一些。”韩宝芸却似乎并不是特别的在意:“我们当然有能力封杀他,但是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你们可能不是特别清楚,果品市场并不是雷欢喜的主业,就算他在这个市场失败了,对他和他的公司影响也不是特别的大。几位老总,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特别的青睐雷欢喜,接连两次邀请他入会,甚至不惜请你们出面吗?”

  是啊,这也是三位老总所疑惑的。

  水蜜桃的确不错,仙女果也相当的可以,但是这两样都不足以让韩宝芸对雷欢喜那么的重视啊?

  “第一,是雷欢喜的人脉非常广,据我所知,他和云东的凤书记娄书记的关系都很好,而且,据说甘老也和他的关系非比寻常。甘老是谁,你们就不用知道了。”韩宝芸缓缓地说道:

  “而且他身上还有奥运冠军的光环,拉他入会,对我们的行业协会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陶自铭这三个人毕竟也是在商场上摸爬打滚了那么多年的,此时听韩宝芸这么一说,也都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毕竟这次的秋交会是在云东办的,这里可是雷欢喜的主场啊。

  “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了。”韩宝芸终于还是说出了她最终的企图:“你们可能都知道虫草吧?价格高昂,市场广阔,但你们知道虫草王吗?知道全国最大的虫草王供应商的幕后大老板是谁吗?”

  “雷欢喜?”陶自铭脱口而出。

  “就是这个雷欢喜。”韩宝芸点了点头说道:“他并不是直接出面的,但他拥有的虫草王数量多的让人惊讶,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冲垮虫草丸的市场价格。”

  陶自铭和邱总、米总倒吸了一口冷气,三个人面面相觑。

  没想到那个叫雷欢喜的家伙拥有那么大的能量?按照这么分析,从理论上来说他们三个人的身家加在一起都不如一个雷欢喜啊。

  “虫草王是保健品,但也一样是食品系列。”韩宝芸喝了一口水之后继续说道:“我的目的,是要我们的行业协会和他共享这笔宝藏,这对于我们行业协会来说将是一次最重大的事件。”

  “韩会长。”陶自铭小心地说道:“这个想法我举双手赞成,但无论谁拥有了那么一大笔的财富,都不太会和别人轻易分享的吧?雷欢喜又不是一个傻子。”

  “所以就需要我们慢慢的来。”韩宝芸不慌不忙地说道:“慢慢的引导他,他总会按照我所设想的一步步走进去的。”

  没错,这就是韩宝芸韩会长最真实的目的……

  ……

  “军哥,咱们很久没有来这里了。”

  江胜利指了指面前一片已经拆迁掉的房子:“记得小时候,咱们两个一起在这里打架,可再看看现在,都拆了,咱们小时候的记忆也都快没有了啊。”

  贺建军淡淡的笑了一下:“有时候一些记忆还是消失得好,那不是什么太愉快的记忆。”

  “军哥,过去的事情对不起。”江胜利和贺建军朝着那片拆迁工地走去:“我从你手里夺走了溪海公司,是我对不起你。”

  “其实啊,我在坐牢的时候仔细的想了想,你也未必就有什么错了。”贺建军从地上捡起了一片碎瓦,用力的扔了出去:“我这个人啊,不适合做生意,也不会做生意,如果当初的溪海公司还是由我控制,就不会有后来的溪海集团。再说了,现在你不是也失去了溪海集团?”

  两个人停住了脚步,江胜利这时开口说道:“军哥,我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

  “听说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退出了这个圈子,你江总却居然又一脚踏进了这个圈子。”贺建军在那苦笑了一下:“世事的变化天大了,谁也无法预测,但是江胜利,这个圈子进去容易,想要出来那可就难了啊。”

  “我都想清楚了,军哥,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成,既然你想清楚了就好。”贺建军点了点头说道:“我退出的时候,很多人都跟着我去了保安公司,但也还有不少的人不愿意离开,还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混,我通知过他们了,全部都跟着你。”

  “谢谢,军哥,谢谢。”江胜利一连说了几声“谢谢:”我知道我们共同的敌人是谁,你放心,也请转告雷欢喜放心,有我在那里缠着,起码一段时间里朱晋岩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了。”

  贺建军凝视着他,很久很久之后开口说道:“江子,小心,朱晋岩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手下也有那么一档子的人在帮他做事。”

  一声“江子”,让江胜利的心里一暖,军哥这都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叫过自己了?

  “江子,砍死他们!”

  “江子,小心!”

  “江子,记得刀不是你这么握法的!”

  当年他们一起混这个社会的时候,军哥总是叫着自己“江子”,手把手的教导着自己该这么做。

  后来两人分道扬镳了,“江子”他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今天再次听到竟然让他如此的激动!

  人只有失去过,才会明白曾经拥有的珍贵。

  “军哥,我会小心的,我又不是没有在这个社会上混过。”江胜利一笑说道:“我走了,军哥,你再也不要回来了,永远的不要回来了。这片江山我帮你看着,永远永远的帮你看着,可是,记得我的话,既然退出了就永远别再回来。”

  贺建军默默的点着头,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了,江胜利的心已经死了。

  一个心死的人什么样的可怕事情都能够做得出!

  (未完待续。)

  ...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