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哲松的太爷爷很快有了更加重大的发现!

  摘下艳毒花的花瓣,放到水里蒸煮十分钟,然后用水擦抹身子,对一些顽固的皮肤病有些奇效。

  这些花瓣被采摘下后,30天后就会自己再行长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而奇妙的是,花瓣有着如此的药效,根茎却是含有剧毒的。

  强哲松的太爷爷做过多次试验:

  将艳毒花的根茎刮取一些下来,放到水里或者食物里给几条狗吃下,几条狗在数天后便出现了不良反应:

  厌食,而且是严重的厌食,并且吃什么吐什么。

  大约持续了几个月,几条狗便全部死了。

  在做尸体解剖的时候,却查不出狗的身体内有任何的异样。

  而且没有解药。

  花瓣治病,根茎要命,强哲松的太爷爷行了一辈子的医,还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么奇怪的植物。

  所以他就给后辈立下了一条规矩:

  严禁任何人刮取艳毒花的根茎部位。

  后来,强家人靠着艳毒花的花瓣,治好了不少的皮肤病患者。

  欢喜哥看到这里还是非常佩服强哲松的这个太爷爷的。

  居然凭着一己之力弄清楚了艳毒花的那么多的特性。

  现在,这盆粉红之花——艳毒花的来历终于是弄清楚了。

  小胖却很是不以为然。

  这盆艳毒花——人类既然这么叫那就这么叫吧——在漫长的岁月里其神奇的特性基本都消失了,和真正的黑色之花比起来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要是有哪个人类得到了黑色之花,并且做过研究之后,那还不被吓得掉了下巴那才叫有鬼呢。

  当然了,艳毒花尽管经过了变异,神奇特性消失得差不多了,但依旧具备着人类所暂时无法理解的特殊能力的。

  第一,是人类的科技还无法检测出艳毒花的成分;第二,艳毒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恐怕就只有这里的这么一株了,人类根本没有办法进行全面的研究。

  所以谁要是利用它来下毒实在是防不胜防。

  而且凶手往往可以逍遥法外。

  欢喜哥在弄清楚了艳毒花的来历后,随手翻着笔记,翻阅到最后的时候又有了新的发现:

  强哲松的儿子在生下了强逸飞后,一场车祸不幸夺走了他们夫妻的生命。

  白发人送黑发人。

  强哲松一个人养育起了孙子。

  但是随着渐渐长大,强哲松却渐渐的发现自己这个孙子最可怕的一幕。

  他平时不声不响,但骨子里却是阴险刻毒,天性薄凉。

  有一次他和隔壁的孩子打架,打输了,回来也不哭也不闹。

  过了几个,那个和他打架的孩子却莫名其妙的得了厌食症,不管到哪个医院里都看不好。

  他的身体极速的衰落,大把大把的掉头发。

  强哲松一听到这个病症,心里一惊,赶紧去看了一下艳毒花。

  他惊恐的发现,艳毒花的根茎部位有了被人刮取的痕迹。

  让把孙子叫了过来,在爷爷的追问下,强逸飞冷冷地说道:

  “是我做的,谁让他打了我?”

  “老天啊,小朋友打架,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啊!”

  “你想怎么样呢?去公安局告我啊,你就我这么一个孙子,强家就我这么一个后人了。”

  强哲松差点就昏倒了。

  这还是个孩子嘛?

  他想去公安局告发自己的孙子,可是强逸飞的那句“你就我这么一个孙子,强家就我这么一个后人了”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着。

  他最终选择了沉默。

  “我是一个自私卑劣的人,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孩子死了,但我却无能为力,我不能让强家绝了后,我不能当强家的罪人啊。后来,我想毁了艳毒花,却发现艳毒花失踪了,我知道是被逸飞给藏起来了,他一定会用艳毒花在将来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的。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所以我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希望有一天能够真相大白。

  我愧对强家的祖先,我愧对那个死去的孩子,我愧对将来有可能被逸飞残害的人。我到了地府,当牛做马的替他们赎罪。我把这本笔记和这根金条藏在这里,如果有谁能够发现了,逸飞如果还在害人的话,请把这些交给警察。我知道,逸飞还有更大的抱负,他不会一直住在这里,这幢房子迟早都会换主人的,这跟金条就当成我的报酬吧。

  我做不到的事,发现这个秘密的人,求求你,行行好,帮我去揭发,帮我去替无辜的人赎回他们应得的公道吧。”

  这就是整件事情的真相。

  后面再没有写什么了,但欢喜哥猜也能够猜出来。

  强哲松死了,强逸飞重新把这株艳毒花搬了出来。

  他成为艳毒花唯一的主人。

  在未来的那段日子里,强逸飞也许没有用过艳毒花,也许用过。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强逸飞肯定把艳毒花的根茎部位用在了詹雅静和她父亲的身上。

  目的?

  目的只有一个:

  詹家的财产。

  詹雅静的父亲是一个大老板,而且只有詹雅静这么一个女儿。

  当他们父女死了以后,强逸飞将会成为他们全部财产的继承人。

  只是,为了得到这笔财产,强逸飞居然不惜毒杀两个无辜的人?

  而且詹雅静还是那么的爱着他?

  小胖也是连连摇头。

  人类的思想真是太可怕了。

  它的目光投向了欢喜哥,那意思是在问欢喜哥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我会把这盆花、这本笔记,和这根金条全部寄给警察。”欢喜哥冷冷地说道:“好人不该无辜的死去,坏人不该逍遥法外。詹雅静会给痛苦,但她起码能够看清楚自己丈夫的真面目。”

  他忽然觉得强逸飞很像一个人:

  朱晋岩!

  如果朱晋岩得到了这盆艳毒花的话一定会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

  坏人总是那么的想象。

  强逸飞和朱晋岩就连性格也几乎完全出自一个模子里。

  他们要是认识的话天知道还会做出多少可怕的事情来。

  欢喜哥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小胖,我们已经知道詹雅静的病因出自哪里了,你有没有办法治好詹雅静的病?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詹雅静死了吧?”

  小胖没有回答。

  小胖只是骄傲的笑了一下而已!(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