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8日,欢喜哥和安妮去了衡明市玩。

  当然,玩是次要的,那个什么什么的才是另外一个目的。

  你懂的。

  当日夜,欢喜哥和安妮入住衡明某宾馆。

  和上次一样,安妮沐浴完毕,然后含羞脉脉的看着欢喜哥。

  最激动人心的一幕即将上演。

  然后——

  然后宾馆的火警报警特么的忽然响了。

  欢喜哥急匆匆的让安妮穿好衣服,奔跑出了宾馆。

  这次火警一直折腾到了天亮!

  欢喜哥的计划——

  卒!

  ……

  10月12日,欢喜哥带着安妮去了云东附近的一个农家乐。

  白天玩的很开心,吃的也很满意,然后就住在了农家乐。

  入夜,进入农家乐的房间。

  这次还是比较好的。

  好在哪里?

  连澡都没有来得及洗,警察就敲开了每个人的房间。

  有个逃犯跑到了这里。

  然后——

  然后一直折腾到了天亮!

  欢喜哥的计划——

  卒!

  ……

  10月16日,欢喜哥和安妮哪里也没有去,就待在了仙桃村的别墅里。

  那一天,安妮经过了精心的打扮,特别特别特别的漂亮。

  晚饭是欢喜哥亲自下厨做的,两个人吃的是海鲜,还喝了一点红酒。

  他们特意关掉了手机和一切通讯联络工具。

  一瓶红酒都喝完了。

  两个人越坐越近,越坐越近。

  他们意乱情迷的亲吻在了一起。

  然后——

  然后安妮的皮肤上忽然泛出了一大块一大块红的。

  欢喜哥被吓坏了。

  安妮被吓哭了。

  欢喜哥急忙把安妮送到了云东市人民医院。

  检查出来的结果是,过去吃那么多海鲜从来都不过敏的安妮这次居然对海鲜过敏了!

  然后——

  然后一直折腾到了天亮!

  欢喜哥的计划——

  卒!

  ……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样事情如果只发生一两次那是很正常的!

  可是同样的事情无数次的发生呢?

  那还正常吗?

  那不仅不正常,而且——

  还特别的诡异了!

  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了,欢喜哥发誓这里面绝对出了什么问题了。

  每次只要和安妮准备进行任何实质性的亲热——

  什么是实质性的亲热?

  你懂的。

  然后那一准会出问题。

  不是有人闯进来,就是莫名其妙的被当成坏人抓紧了警察局。

  要么就是火灾警察抓逃犯什么的。

  欢喜哥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被诅咒了。

  当最后一次的尝试也失败了,欢喜哥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安妮看起来也很沮丧。

  自己早晚都是欢喜哥的人,可为什么每次都会出现状况呢?

  快被逼疯的欢喜哥怎么想也都想不明白。

  他只能把最后的希望都放到了小胖的身上。

  而可恶的小胖在耐心的听欢喜哥从头到尾说完了这些极其隐私的故事后:

  它很不厚道的笑了。

  而且捧着肥肥的肚皮,一个肥肥的身子笑得在地上满地打滚。

  那样子就好像是刚看了一出最好笑的喜剧似的。

  欢喜哥气的脸都绿了。

  你妹啊,说给你听是让你帮了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笑话你家欢喜哥的。

  小胖笑得“呼哧呼哧”的。

  好不容易等它笑够了,坐到电脑前,只打出了两个字:

  “厄运”!

  滚!

  难道你家欢喜哥不知道这是厄运吗?

  看欢喜哥还是没有能够明白,小胖于是在后面又多打了两个字:

  “种子”。

  厄运?种子?

  厄运种子?

  “我擦!”忍无可忍的欢喜哥终于叫了出来:“小胖,你以为自己在写玄幻小说吗?”

  还厄运种子?你怎么不说渡劫啊?你怎么不说大菠萝神功?

  我叉你全家的大菠萝!

  “真的是厄运种子。”

  小胖笑也笑够了,所以很耐心的和欢喜哥做了一下解释。

  龙是自从有这个世界以来最强悍的一个种族,它们统治着整片天空、大地、海洋。

  但它们并不是无懈可击的,它们也有自己的某些弱点。

  比如——厄运。

  厄运是从龙一出生就开始跟着它们的。

  有些龙不能进食肉食性动物,有些龙飞着飞着就会莫名其妙的从天空上落下来,摔个七晕八素。

  有些龙甚至一生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学会呼风唤雨!

  这就是所谓的厄运种子。

  从你出生的那一天开始便在你的身体里种下了。

  无法摆脱,只能听之任之。

  万幸的是,这些厄运并不会带给龙实质性的伤害。

  反而类似于一种恶作剧。

  没有哪条龙可以例外,一直到小胖的父亲,那条金色巨龙诞生后。

  龙王从来都没有遭受过任何的厄运。

  它是唯一的例外!

  如果欢喜哥每次只要一和安妮发生更加亲密的举动总会出事,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了:

  欢喜哥的身体里同样也有了厄运种子。

  我叉叉你个大菠萝!

  欢喜哥都快要急疯了,这特么的不是玄幻小说,这特么的是荒诞小说了啊!

  厄运种子?

  难道说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能碰安妮了?

  “别说你在自己的家里了,就算你和安妮跑到了荒芜一人的深山老林里,也肯定会出事。”

  小胖的话好像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脚。

  “那我该怎么办啊?”欢喜哥哭丧着一张脸。

  难道让自己跑到少林寺里去当和尚练童子功去吗?

  “其实也不要紧。”还好,小胖的回答总算是给了欢喜哥一线希望:

  “厄运种子不会生根发芽开花的,在伴随你渡过了一定的日子,某个特定的时间短它自己就会消失了,那时候你的厄运也就可以解除了。”

  好吧,好吧,欢喜哥总算多少放心了一些。

  虽然不知道这倒霉的厄运什么时候才会解除,但至少还是给人带来了希望的是不?

  “不对啊。”欢喜哥越想越觉得有些纳闷:“什么厄运种子那是你们龙族的事情,我又不是龙族。”

  咦,好像也对啊?

  虽然欢喜哥的身体里有强大的龙王灵力,但欢喜哥其实并不是龙族啊。

  为什么厄运种子他也会出现呢?

  无论从什么方面都解释不通啊?

  小胖想了好久也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还有你呢?”欢喜哥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每条龙都有自己的厄运,那你的厄运又是什么?”

  小胖更加无法回答了。

  从它见到欢喜哥的那一刻,似乎一直都过得顺风顺水的。

  尽管有些小小的倒霉事,但那也绝对称不上是厄运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欢喜哥忽然在那喃喃的自言自语起来!(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