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头雾水的欢喜哥始终没有弄清楚牛头怪和向日葵之间的关系。

  贺妍蓉却始终认为自己遇到了知己,一直都在和欢喜哥讨论着艺术方面的问题。

  可怜的欢喜哥哪里懂这些?对于一个画匹马被人看成耗子的家伙来说,艺术永远都是他心中最大的伤疤。

  于是秉承着欧阳迟的话,能不开口尽量不要开口。

  这果然是不二的法门。

  贺妍蓉在那滔滔不竭,这位叫雷欢喜的先生,却始终面带微笑,凝神倾听。

  尤其是他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神秘。

  甚至当贺妍蓉发表了一段自己对于中外绘画的看法后,特别注意了一下雷欢喜,发现他虽然还是带着笑,但嘴角却略略撇了一下。

  是对自己的看法很不屑吗?

  真正虚怀若谷的大师往往是这样的,心中就算再反对,也不会特别表现出来的。

  其实,欢喜哥嘴角的那一撇,是微笑的实在累了,脸都快要僵了。

  “莫妮卡,你们聊的很开心。”欧阳迟朝这里走了过来,恢复了那温文尔雅的样子:“欢喜,这是我的好朋友莫妮卡,国内艺术界最有希望的后起之秀。莫妮卡,这是雷欢喜先生,我想你已经≮,..认识了。”

  莫妮卡?又是贺妍蓉的外国名字吗?

  啊,自己也有外国名字:

  雷斯普顿埃利奥特伊莫维奇汤普森华莱士比索尔诺维奇加斯基……

  “雷欢喜是做哪行的?”贺妍蓉这才问道。

  “养鱼的。”

  “养鱼的?”贺妍蓉面露惊讶。

  “啊,对,养鱼的。”雷欢喜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我在祝南镇仙桃村承包了十亩鱼塘和仙女山。”

  他说的都是实话,可听在贺妍蓉的耳朵里却完全不同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生活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奢望而已,可雷先生却真的这么做的。我甚至可以想象到您泛舟湖上。品酒山中的那份悠然自得了……”

  泛舟湖上?品酒山中?

  怎么给你想起来的?

  自己是捉鱼卖鱼,养石卖石。

  算了,和你也解释不通。

  “欧阳、莫妮卡。”

  这个时候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欢喜哥一听到这个声音,脑袋就大了。

  怎么走到哪都能遇到这个家伙?

  江斌!

  又在这里特么的遇到了江斌和徐燕燕!

  一看到雷欢喜也在,江斌面色大变:“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

  雷欢喜也懒得理他。

  大概在安妮的好朋友,自己的女朋友包晓云那里知道两个人的恩怨。欧阳迟立刻打起了圆场:“欢喜,维森是这里的常客,也是这次我们专门聘请来的白厚春白先生的外甥,他是专门来为白先生捧场的。”

  雷欢喜淡淡的一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说老实话,自从上次被雷欢喜打断了一条胳膊,江斌看到对方还是有些害怕的。

  把目光从雷欢喜的身上移走,落到那副“混沌的米诺陶”上:“莫妮卡,这副画还没有卖掉吗?早说了。五万块,我买了,你偏要等什么有缘人。”

  “有缘人我已经等到了。”莫妮卡看起来对这位公子哥也没有多少好感:“就是雷欢喜先生。”

  江斌嘴角抽动了一下。

  “欧阳,请帮我把这副画收起来吧。”贺妍蓉出人意料地说道:“既然雷先生看出了这副画的含义,那么我想将它赠送个雷先生。”

  这个决定太让人惊讶了。

  雷欢喜也猝不及防。

  自己哪里是看出了这副画的意义?根本就是瞎掰掰出来的。

  江斌明显的恼怒起来。

  前有安妮,后有贺妍蓉,怎么自己看中的女人都对个雷欢喜那么好?

  雷欢喜究竟有什么强过自己的?

  徐燕燕在边上一声不响,连劝都不敢劝。

  现在维森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了。为了家里,千万不能激怒了他。

  这时安妮和包晓云手拉着手走了出来。一看到江斌也来了,安妮也不吃惊:“江少,走路来的?”

  欢喜哥差点笑了出来,安妮的这张嘴当真是得理就不饶人。

  江斌的那辆奔驰可是输给了安妮啊。

  也不管又气又怒的江斌,安妮自顾自挽住了雷欢喜的胳膊:“欢喜哥,奔驰我已经过户到你的名下了啊。”

  江斌快要崩溃了。

  而看到安妮和雷欢喜亲密的样子。贺妍蓉也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失望……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今晚的主角白厚春出现了,这也及时化解了场面的尴尬。

  白厚春大概50来岁的样子,在介绍中称他是国画大师。以画动物而蜚声国内外,尤其善于画龙,形神兼备,威风凛凛。

  安妮却低声给雷欢喜介绍了一下。

  十年前白厚春还默默无名,老婆都和他离婚了,后来遇到了当时也正好离婚的江斌母亲的姐姐,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再婚。

  婚后,江胜利对自己的这个连襟进行了全方位的包装,白厚春的画在几次拍卖中都被人出高价买走,他的名声也开始渐渐的响亮起来。

  在这个行业里,谁的画能卖出高价谁就有名气。

  比如像贺妍蓉这样的,就算画的再好,卖不出去也是没有什么名气,顶多被人奉承一句,国内最有潜质的青年画家云云。

  “其实那些出高价买走白厚春画的,都是江胜利派去的人。”安妮很不屑地说道。

  雷欢喜也大概了解了一些。

  这不和演员需要人捧是一样的?

  白厚春一出现,立刻引起了一片掌声。

  江斌带着徐燕燕很自觉的站到了他的身边,仿佛这样便能给他带来艺术气息一般。

  欧阳迟也郑重其事的说上了一大通的恭维话,白厚春听着只是面带微笑,一言不发。

  “这和我差不多啊。”欢喜哥低声说道:“故作玄虚,故作神秘。你让我往哪一站,我保证也让人崇拜。”

  安妮“噗嗤”一笑:“臭美吧你。”

  离的远了,也听不清楚雷欢喜和安妮在说什么,可看到安妮笑了,江斌又开始自作多情,以为雷欢喜在那讽刺自己。安妮正在那嘲笑呢。

  原本稍稍平复了一些的心情,顿时又变得妒火中烧起来。

  “诸位雅士达人,今天本画廊邀请到国内著名国画大师白先生,是我们的荣幸。”欧阳迟是开画廊的,可同时也是个商人:

  “今天,我们将现场请白先生作画,他最擅长的龙,然后现场拍卖,所得款项。将全部捐献给云东市艺术扶持中心。”

  画廊里响起了一片的掌声。

  一直面带微笑的白厚春终于开口说道:“这是好事,艺术需要更多的新鲜血液涌入,既然如此,那老朽就献丑了。”

  拿起画笔,现场作画。

  雷欢喜还是那个态度,对于会画画的人他是特别尊重的,和安妮一起来到前面围观。

  老实说,白厚春的画还是很有功底的。要不然不管白厚春怎么捧都没有办法捧红。

  20分钟,一条在云中穿梭的五爪金龙便跃然纸上。

  画的相当不错。有气势、有威严,神态威猛、不可一世。

  “献丑,献丑。”白厚春放下画笔,盖上自己印章,拱手笑道。

  又是一阵掌声响起。

  “白先生的这条龙,气势磅礴、龙行天际。好啊,好啊。”欧阳迟连声恭维。

  他一说话,现场安静了下来。

  可是偏偏有一个很低的声音传出:

  “这不像龙啊。”

  雷欢喜!

  这话是雷欢喜说出的。

  他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当看到了这条龙,脑海里一下冒出了小胖的样子。

  他和小胖呆的时间太长了。脑海里完全都是小胖的影子,所以一看到白厚春画的龙,心有所想,嘴里不自觉的便嘀咕了声。

  可这时正好是欧阳迟前句说完,后句未说,现场一片安静的时候,他的话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白厚春顿时大为不悦,可是碍着自己身份,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位小兄弟对拙作提出批评,想来也是这方面的高手了。”

  雷欢喜满脸通红,自己哪里会画画?要怪只能怪自己多嘴。

  小胖那是变异的龙,自己瞎扯什么呢?正想道歉,却忽然听到江斌说道:“这位雷欢喜先生既然认为白先生画的不像龙,那想来一定是画的好的。不如我们现场请雷先生作画,让大家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龙。”

  完了。

  肯定是徐燕燕吧自己压根不会画画的事情告诉他了。

  自从画马被老师看成是耗子之后,雷欢喜再也没有动过“画笔”,一直到了上大学,雷欢喜有次一时兴起,在纸上乱画一气,结果正好被徐燕燕和几个同学看见,还很被她们嘲笑了一通。

  “我也正有此意。”白厚春让出了位置:“小兄弟,不如上来指点一下老朽如何?”

  麻烦了,这次洋相出大了。

  自己会画什么?画只耗子?这张嘴啊,说什么不好,非说刚才那样的话做什么?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吗?这丢人可真的丢到姥姥家了。

  再看江斌的样子,心里清楚他既然抓到了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了。

  可怜的欢喜哥脑袋都快要炸开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