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上多了20万,可惜不是属于雷欢喜的。

  本来以为陪安妮逛商场已经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了,谁想到更加让雷欢喜头疼的事情这才刚刚开始。

  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了,那总得想办法做到。

  安妮虽然不是很乐意,可这也算是做件好事吧?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和安妮商量了下,便开车找到了云东市艺术中心。

  中心位于老城区里,一幢三层楼的破旧楼房就是中心的全部。

  雷欢喜和安妮都有些纳闷,现在什么什么艺术中心不是很吃香的吗?

  大量的家长都喜欢把自己的孩子往这些地方送,而且学习价格高的要命。

  可这里怎么丝毫看不出繁荣的样子?

  “大爷,请问这里有个叫贺妍蓉的吗?”

  门卫大爷正在那专心致志的看着报纸,对雷欢喜的话爱理不理。

  “大爷,请问这里有个叫贺妍蓉的吗?”雷欢喜抬高了自己的声音。

  门卫大爷这才抬起了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不知道,在这登记下自己去找。”

  这态度。

  牛啊。

  在登记薄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走进楼里,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更加不用说道哪里去找贺妍蓉了。

  敲门了一扇办公室的门,雷欢喜小心翼翼地问道:“您好,我们来找一个叫贺妍蓉的。”

  “没看到这里是后勤科?别处找去。”

  好家伙,这里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脾气大?

  自己好歹向这里捐献了50万啊。

  现在,雷欢喜很怀疑自己的捐款到底应不应该了。

  也许还真的捐错了,看来以后做这些事情一定要谨慎又谨慎。

  “您好,请问……”

  “出去,没看到在开会吗?”

  当又一次被无视后,安妮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们这什么工作态度啊?”

  “你这个姑娘哪里来的?出去。”

  眼看着安妮就要和人吵起来,雷欢喜赶紧拉着他离开。

  一楼转了个遍,也没有找到。

  上了二楼,传来了一些琴声和古筝声。

  这些大概就是教学生的教室了。

  推开门一一查看,每个教室里的学生少得可怜,顶多也就五六个人的样子。

  更加过分的是,有的教室里居然就老师一个人。

  当又一次推开一扇门的时候,雷欢喜和安妮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贺妍蓉。

  “贺妍蓉。”

  “啊呀,你们真的来了啊。”正在那里作画的贺妍蓉看到她们,又惊又喜:“快请坐,我给你们拿水。”

  桌椅破破烂烂、东倒西歪,也不知道多少时候没有维修过了。

  “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的环境实在太差了。”贺妍蓉拿来了两瓶矿泉水,满脸抱歉。

  “不是吧。”安妮结果矿泉水说道:“我也去过市里的那些艺术中心,人家一个个可办的又有情调又高雅,可是你们这里……”

  贺妍蓉有些无奈:“我们这个艺术中心开办的历史非常长了,是云东市的第一个艺术中心。只是城市开大幅度改造之后,渐渐的被边缘化了。再加上这里地理偏僻,附近又没有什么像样的居民区,也就一天不如一天了,现在全靠市里的财政拨款在支撑着。”

  “那你回国后还来这里?你好歹也是个海归啊。”安妮更加不理解的。

  可是这个问题一提,却让贺妍蓉一下变得兴奋起来:“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在这里收藏有许多不知名的,但在我看来非常研究价值、观赏价值、欣赏价值的作品。还有许多关于书法绘画方面的古籍……”

  这么一说雷欢喜和安妮就明白了,这就是一个满怀理想的文青啊。

  “这个,我现在对我的捐款是否明智表示怀疑了。”雷欢喜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贺妍蓉随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进来的时候肯定受了不少的气吧?不好意思,这里是这样的。记得我第一天来的时候,一个多小时都没有人搭理我。这里的平均年龄都快奔50岁了。就连老师也都老龄化严重。他们反正也没有别的什么理想,就想着混到退休。”

  难怪。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个内幕。

  这都什么年代了啊。

  “不过,我们的主任人很好,要不然我也真坚持不下去了。”贺妍蓉随即话锋一转:“我们傅主任并不甘心一直处于现在这个状态,她想让艺术中心重新恢复昔日的辉煌,而且还想把那些收藏品重见天日。所以她除了在争取财政拨款外,也在筹集社会资金捐赠……对了,我今天一早就把那50万捐款的事情和她说了,她可高兴坏了,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她。”

  也不管雷欢喜和安妮愿不愿意见,一手拉一个就朝三楼跑去。

  在三楼最尽头的房间,雷欢喜和安妮看到了贺妍蓉嘴里说的那个傅主任。

  50来岁的一个中年妇女,穿着非常整齐,戴着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

  等贺妍蓉一介绍完,傅主任立刻热情的和他们握了手:“小雷同志,真的太谢谢你了,我们太需要这笔资金了。前段时候因为资金匮乏,我们大量的馆藏图书和作品已经发生了霉变虫蛀等情况,非常危急。我保证,这笔资金一旦到位,我立刻会专款专用。”

  傅主任的态度和刚才的那些老爷们完全不一样。

  这也让雷欢喜对自己捐款资金去向放心了不少。

  “小雷同志年轻有为,捐赠慷慨,一定给不少单位捐过款吧?”

  本来傅主任这只是恭维,谁想到雷欢喜却苦着一张脸说道:“不少单位?傅主任,不瞒你说,我穷的要命。”

  “啊?”傅主任和贺妍蓉同时低低惊呼了声。

  “我们欢喜哥真的穷的要命。”安妮笑嘻嘻地说道:“前段时候他为了30万的承包费,就差点把自己卖出去了,他真不是什么老板,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傅主任和贺妍蓉互相看了一眼。

  在她们的印象中,能够一出手就捐赠50万的,绝对是老板级别的。

  可看雷欢喜和安妮的样子,却又绝对不像是在那里说谎。

  傅主任有些不知所措:“小雷同志,你自己也有困难,那我们怎么好意思接受你的捐赠?要不这样吧,您通知欧阳经理画廊那里不用把钱打给我们了……”

  “没事,没事。”雷欢喜摆了摆手:“我这里还能过,先把那些珍贵的东西保存完善了才好。不过傅主任,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您说。”

  “别让一楼的那些老爷们经手了。”

  傅主任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吧,这件事我准备让小贺去处理,人员呢也都从外面外聘,这才你放心了吧。”

  交给贺妍蓉去做雷欢喜还是绝对放心的:“好,那谢谢傅主任,我要小贺还有点时。”

  傅主任让他们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谈,她找了借口离开了。

  贺妍蓉也不知道他们找自己有什么事。

  在那迟疑了下,雷欢喜开口说道:“是这样的,你的那副混沌的的米诺陶,我有一个朋友看到了特别喜欢,所以出20万问我买了,我想着这副作用是你创作的……”

  “你那个朋友好有钱。”贺妍蓉淡淡一笑:“昨天你刚刚从我这里拿走,今天就出20万问我买了?请问是哪个朋友,我可以打电话谢谢他吗?”

  “恩,姓莫,莫大伟,外号莫胖子。”

  “你大概已经和他说好了怎么编吧。”贺妍蓉又笑了:“是贺建军让你拿来给我的吧。”

  她连“爸爸”两个字都不愿意说。

  “你看,我就说这个借口瞒不过她吧。”安妮不满的嘀咕着。

  雷欢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贺妍蓉拿过一张纸,写了一串数字:“把钱打到这里吧。”

  恩?那么爽快就答应了?

  “我知道,肯定是贺建军让你帮的忙。”贺妍蓉把纸条交给了雷欢喜:“他这个人让你做的事情你要是不做,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样的主意来。也许会打你一顿?也许会不断的电话威胁你?我不为难你,这是艺术中心的公开捐款账号,你们打到这上面吧。我们正好需要钱,他的钱来得也不干净,就当他为社会做了一件好事吧。”

  这个嘛?

  看起来贺妍蓉对她父亲的怨念太深太深了,已经到了根本无法化解的地步。

  “好了,你们的任务完成了,还有什么事吗?”贺妍蓉的话里居然带着几分逐客令的味道。

  雷欢喜也看出来了,但凡和她父亲有接触的,在她心目里估计都不是什么好人。

  欧阳迟呢?那可是她的亲舅舅,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还不错。

  “那我们走了。”雷欢喜把钱转到了那个账号上,任务完成,反正是把钱交给贺妍蓉了,至于她怎么用自己就管不着了。

  可走到门口,又多了一句话:“也许军哥现在真的已经变了呢?”

  “谁都会变,就他不会变。”贺妍蓉冷笑了一声:“雷欢喜,谢谢你做的所有事情,为我,还有为我们的艺术中心,但是千万别再和贺建军混在一起了。”

  又是一个对自己说这些话的。

  贺建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