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

  有人叫出了一个新的价格。△,

  其实客观的说,这个价格已经很不错了。

  倒不是说画本身的问题。

  八龙图的完美,大家都看得出来。

  但最大的原因是:雷欢喜没有名气!

  在这个行业里,名气还是最主要的。

  比如白厚春刚才画的龙,轻松的就可以过30万。

  因为他的名气在。

  但雷欢喜呢?甚至在1个小时前还没有几个人认识他是谁。

  价格自然也就不可能上去了。

  除非你是看好他的潜力,想要买回来收藏,等着雷欢喜的名气打出去了,作品价格飙升的那一天到来再出手。

  不过这同样要冒很大的风险。

  所以当叫价到10万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出价了。

  “12万。”欧阳迟报出了一个新的价格。

  身为画廊老板,在这个行业里又浸淫了那么长的时间,欧阳迟完全明白这副画的未来。

  肯定会升值的,肯定会的。

  新人的第一副作品,能够卖到12万不错了,很少有人能够达到这个成绩。

  但问题是,白厚春的云中龙很快也要拍卖,虽然在雷欢喜八龙图的压制下,很难能过30万这个白厚春历史最高拍卖成绩,但20来万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么一来,虽然云中龙和八龙图在艺术境界上天差地远,但价格上却能够稳稳的压住八龙图了。

  雷欢喜等于是虽胜尤败。

  安妮绝不甘心,正想报出一个新的价格,忽然有人开口说道:

  “50万,这副八龙图我要了!”

  “哗”的一下,画廊里爆炸了。

  50万这个价格。可不是小数目了。

  虽然说画的价值很高,往往能拍卖出一个天价,但那指的是真正的大师级的人物作品。

  即便是白厚春,虽然名气不小,但和真正的大师还是有巨大差距的,一副作品30万的价格。也更多的是人为捧出来的。

  而雷欢喜这个初出茅庐,之前没有任何名气,没有任何作品面世的新手,居然有人出50万买他的八龙图?

  “军哥?”雷欢喜差点脱口而出。

  他居然在这里见到了贺建军和燕姐。

  贺建军还是戴着那副眼镜,斯斯文文的:“50万,这副八龙图我要了。”

  然后,冲着雷欢喜微微一笑。

  “贺先生,您也来了。”欧阳迟明显是认识贺建军的:“您真的准备出50万吗?”

  贺建军点了点头。

  “我必须提醒您一下。”欧阳迟是个很有职业道德的老板:“从画的本身来说,八龙图堪称完美。是最近十年间不可多得的精品,具备很大的升值潜力。但是风险也是存在的。画作的创作人雷欢喜先生,本人的职业并不是画家,在书画界也没有任何的名气,所以他的画价值也有可能不增反降,这些风险我必须要提醒您。”

  “我知道。”贺建军微笑着说道:“有些大牌演员,之前本身对演戏没有兴趣,只是很偶然的踏进了这个圈子。然后一举成名。而如果哪个经纪公司慧眼识珠,抢先签下了她。自然赚的盆满钵满。我现在就是秉承的这个原则。”

  说完,他朝白厚春那里看了一下:“白厚春先生虽然在书画界很有名气,但是他的画作之所以那么值钱更多的是人为因素,在我眼里根本一钱不值。所以我宁可50万投资雷欢喜先生的画作,也不会花一分钱购买白厚春先生的画作。”

  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点不给白厚春的面子。指名道姓直接攻击。

  画廊里一片哗然,就算你看不起白厚春,好歹也婉转一些啊。

  偏偏白厚春听到这些话,虽然涨的满脸通红,可竟然一个字也不敢反驳。

  江斌年轻气盛。骄狂惯了,虽然屡次吃瘪,但却始终没有记性。再加上白厚春是他的姨夫,因此梗着脖子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评价白先生的画作?”

  “老狗没有叫,小狗先出来汪汪了?”贺建军今天好像是存心来找江家人茬的:“白厚春的画嘛?给我当草纸我都嫌脏。”

  江斌简直要跳起来了。

  之前父亲也再三警告过自己,不要去得罪贺建军。

  可是现在人家都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再不反击,江家还有什么地位?

  “你算什么东西!”江斌开骂:“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人扇你的大耳光子!”

  燕姐笑了笑,松开了挽着丈夫的手。

  贺建军也笑了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他来到那副云中龙的画前,看了一会,非常仔细。

  忽然,他拿起墨盒,把里面的颜料全部倒在了画上。

  一片惊呼声中,一张好好的云中龙就这么被毁了。

  看到自己的画作被毁,白厚春不但没有愤怒,反而悄悄的朝后退了一步。

  “你个混蛋!”江斌破口大骂。

  “砰!”

  “啊!”

  惊叫声里,江斌捂着脑袋蹲到了地上,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里流了出来。

  贺建军放下沾染了血迹的墨盒,将江斌一把从地上拉了起来:“江胜利不懂得教自己儿子什么是礼貌吗?我和他朋友一场,我来替他教。”

  正正反反,在画廊里所有人的目光中,贺建军一连抽了江斌十几个巴掌。

  一松开,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江斌倒在了地上。

  “维森。”徐燕燕心疼的扶起了江斌。

  “真抱歉,欧阳经理,我失礼了。”贺建军拿着那张被毁掉的云中龙擦了擦手。

  欧阳迟笑了下,什么话也没有说。

  贺建军的目光落到了白厚春身上:“我总是提醒自己,要控制好脾气,可是总做不到。我打人了。你需要帮你外甥报警吗?”

  “不用了,不用了。”白厚春慌慌张张地说道:“我们现在就走,我们现在就走。”

  满脸红肿的江斌恶狠狠的瞪了贺建军一眼。

  贺建军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叫贺建军,我喜欢看书,尤其喜欢读什么是礼义廉耻。回去告诉你老子,你的巴掌是我打的。”

  “走吧。快走吧。”白厚春像是怕极了贺建军,拉着自己的外甥便狼狈的逃出了画廊。

  一场小小的风波就这么过去。

  贺建军现场转账50万,购买下了八龙图。

  而我们的欢喜哥虽然心疼,但还是硬着头皮宣布将本次拍卖收入捐献给云东市艺术中心。

  白厚春都这么做了,自己不表现下姿态,那不是说明自己连白厚春都不如?

  “谢谢你,小雷先生。”贺妍蓉走了过来说道。

  “谢谢我?”

  “是的,我也是云东市艺术中心的,我们那的资金比较紧张。有了您的捐款,教学条件就能够得到很大的改善了。”

  啊,原来这样啊。

  早知道我把这50万直接给你不就完了。

  千金难买美人一笑嘛。

  我们的欢喜哥正在陷入非非,腰上一疼,那是安妮狠狠的掐了他一把。

  让你嘚瑟,让你嘚瑟。

  你个臭雷欢喜,会画画也不告诉我,害的本大小姐刚才白担心一场。

  恩。一幅画就能卖50万?

  回去让欢喜哥画上100副,那就是多少钱啊!

  安妮这也是想的多了。创作出八龙图是有特殊原因的。

  现在再让欢喜哥画一幅,他顶多能画出一幅特别像耗子的马来。

  “蓉蓉,你的画我们也……”贺建军却忽然把脸转向了贺妍蓉。

  刚才还带着笑意的贺妍蓉,一张脸却忽然阴沉了下来:“不用了,贺先生,我的画已经送给这位雷欢喜先生了。”

  说完。连理都懒得理贺建军,只递给了雷欢喜一张名片:“小雷先生,希望您将来有空能去我们的艺术中心看看。”

  “我会的,我会的。”雷欢喜接过了名片,看着贺妍蓉走出了画廊。这才问道:“军哥,贺妍蓉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贺建军苦笑了一下:“我姓贺,她也姓贺,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啊?贺妍蓉是贺建军的女儿?

  雷欢喜这才反应过来:“那燕姐你是贺妍蓉的妈妈?”

  “我不是。”燕姐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和老贺是后来结合的,蓉蓉看到我非常讨厌,从来没有叫过我哪怕一声燕姐。我刚才想和她打招呼,但又怕被她骂。”

  乱了,乱了,这关系也太乱了。

  贺建军是贺妍蓉的爸爸,燕姐是贺妍蓉的后妈。

  这特么的怎么关系那么乱啊!

  “欢喜,我和你商量个事。”贺建军居然小心翼翼地询问起来。

  “什么事?”

  “蓉蓉的那副混沌的米诺陶,你能不能转让给我?说起来也可怜,我虽然是她的爸爸,居然连女儿长大后画的一副画都没有。”

  雷欢喜想都不用想也都能猜出来了。

  为了什么事情贺妍蓉恨透了自己的父亲,估计父女关系都断绝了,宁可把画挂在这里无人问津也绝对不给自己的父亲。

  也不是无人问津,而是贺妍蓉的脾气古怪,非要把这副画给知音。

  但问题是自己算是她什么知音啊!艺术上的事情,自己根本不懂。

  雷欢喜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这次起码也算是贺建军帮自己出了一口气,因此也没有要贺建军的一分钱就把贺妍蓉的那幅画送给了他。

  贺建军自然对雷欢喜是满心感激。(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