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这两天雷欢喜在考虑如何把这事办成,许重锦的电话就已经到了。

  他人已经在云东了,说很久没有看到雷欢喜,今天喝乔远帆一起来看看他。

  嘿嘿,说曹操曹操到,你家欢喜哥本来正好有事要找你呢。

  雷欢喜立刻让方寸饭店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还专门开了一坛子的梨花酒。

  一到中午,乔远帆和许重锦就到了。

  雷欢喜还特意让安妮和莫胖子作陪。

  大概是从乔远帆那里听到了雷欢喜的事情,许重锦对这个老朋友的儿子赞不绝口:

  “欢喜啊,不得了,这才多少时候啊,已经把方寸公司做到这样的气候规模了。”

  “当初许老帮我卖掉的那几块奇石也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了。”雷欢喜殷勤的给乔远帆和许重锦倒上了酒:“爸,许老,我敬你们。”

  几个人碰了一下杯子,许重锦很快把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说了出来:“欢喜啊,这次我是来找你帮忙的。我们正在举办一个全国性的大型艺术品的展览,地点定在云东。我是组委会的特别名誉主席,知道你手上的好东西不少,所以这次来是想问你借几块奇石和兰花来壮壮声势啊。”

  “不借!”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雷欢喜居然一口就拒绝了。

  乔远帆、许重锦、安妮和莫胖子几个人一下就呆在了那里。

  这可不是雷欢喜的风格啊?

  许重锦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欢喜啊,你听我说,我们就是借,艺术展一结束我们就还。如果你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我也请你放心,你出格价,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的。”

  “再多的钱也不借。”雷欢喜还是干净利落地说道。

  气氛可就难堪得很了。

  不过毕竟知子莫若父,乔远帆脸上反而露出了微笑:“欢喜啊,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这还用想吗?以雷欢喜的个性来说绝对不是那么不近情理的人。

  他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有什么想达到的目的啊。

  雷欢喜“嘿嘿嘿”的笑了出来:“许老啊,其实吧,也并不是真的不借,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只要你能够答应了,我的东西不管看中了什么都无偿的借给你们使用。”

  许重锦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说吧,说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雷欢喜慢吞吞地说道:“把这次艺术展放到我们祝南镇来举办也就是了。”

  呃。

  许重锦一下有些为难起来。

  这可是真的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了。

  他在那里沉吟了好大一会才说道:“欢喜啊,不是我不答应你,不过这次艺术展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绝大部分都会云集于此,在国内很有影响力啊。想要争取的地方不少。以祝南镇,尤其是你仙桃村人杰地灵的条件来说,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还有项岳明和项均艾父子是吗?对了,还有你们那个组委会。”雷欢喜早就已经胸有成竹:“许老,不光是奇石和兰花,我还可以给你们再弄一批别的艺术品来,而且绝对珍贵。此外,祝南镇的优势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提供食宿,分文不要,艺术家嘛,参加艺术展的同时到处走走看看,仙女山、大岩洞,我们的旅游项目多了去了。”

  他越说越是起劲:

  “每个人走的时候,我再给他们准备一大包的礼品,保证都是当地的特色土特产,吃,按照最高标准来。住,按照最高标准来。您要是还觉得为难的话,我找市里的凤书记为我们做下推荐。你完全可以让组委会的人到处去看看啊,还有比我们仙桃村更加合适的地方吗?有的话我倒着爬到云东去。”

  许重锦忍不住笑了:“欢喜啊,你把祝南镇和仙桃村夸成了一朵花,看来我要是不答应你绝对是不肯借东西的吧?”

  “何止不肯借东西啊。”雷欢喜在那坏笑着说道:“我肯定会到处去喊冤啊。说你们组委会不公平。”

  许重锦把目光投在了乔远帆的身上:“你儿子?”

  “不太熟。”乔远帆扭转过了头。

  恩,绝对的不太熟啊。

  堂堂的“乔疯子”乔远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一个无赖儿子呢?

  许重锦无可奈克的叹了口气:“成,成,欢喜,这样吧,我个人先答应下来,但具体会是什么结果我还不好说。项岳明项老和项均艾项总都是你的好朋友,你也可以去找找他们。如果有我们三个人一起帮着祝南镇说话,再加上凤书记的调剂,我想成功的希望就大了。”

  雷欢喜连声道谢。

  “不对啊。”许重锦忽然觉得有些奇怪:“欢喜,你怎么好像早就知道,就等着我来啊?”

  雷欢喜这点倒没有否认,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之前霍贵喜在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许重锦也在来的路上听乔远帆大致说了一下。

  这时一边听着一边频频点头:

  “欢喜啊,你要这么说了,我今天就回去,把项老和项总都叫来,把你们这的特殊情况说一下。困难时期能够伸出手来拉一把不容易啊。”

  雷欢喜站起了身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地说道:“许老,这杯酒我代表我本人和祝南镇谢谢您。说老实话,我从来没有那么认真的敬过酒,可这次不一样,你帮了我们祝南镇大忙了。”

  许重锦爽快的喝了一大口,招呼着雷欢喜坐了下来:“欢喜啊,我问你一句话,祝南镇那么对你,你就一定不记恨吗?”

  “我干嘛要记恨祝南镇?”雷欢喜在那笑了一下:“害我的人是霍贵喜,和祝南镇一点关系没有。现在霍贵喜已经跑了,最要紧考虑的是如何恢复祝南镇的元气。至于那些私人恩怨,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

  许重锦冲着他伸出了大拇指:“老乔啊,之前我还以为你生了个无赖儿子,可现在看起来,你这个儿子不简单啊,你乔家有了这样的后代,值了,值了。”

  乔远帆只是淡淡一笑,但其实心里也充满了自豪感。

  在雷欢喜小的时候自己就不在他的身边,可那又有什么呢?自己的儿子一样长大了。

  无论到了哪里自己都会为拥有这样一个儿子而骄傲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