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雷欢喜就来到了孙水根家门口。⊙,

  还没有敲门,就听到了卢姐的哭声。

  平时一贯大嗓门的孙水根,却一点声音也都听不到。

  雷欢喜心里一紧,孙水根别是做了什么傻事了。

  赶紧拼命敲门:“卢姐,卢姐,开门啊。”

  门一会便被打开了,卢姐的眼睛哭的红红的。

  “水哥呢?没事吧?”

  “这个杀千刀的,我恨不得他现在就死了省心,省得给家里添乱!”

  朝院子里看,孙水根正蹲在墙角大口大口的抽烟,烟屁股已经堆了一地。

  看到孙水根没事,雷欢喜这才放下心来。

  随即又板起了脸,这次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一个教训:“现在知道后悔了?拿瓶子砸的时候特别痛快?1000万就这么给你砸没了。”

  “欢喜兄弟,欢喜兄弟。”卢姐拉住了雷欢喜,哀哀哭泣:“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帮我们家水根啊,他要是去蹲大牢了,我们娘仨可怎么办啊。”

  “卢姐,你平时就是太让着他,结果让他以为在厂里和在家里一个样了。”雷欢喜也顺便责备了一下卢姐,接着对孙水根说道:“起来吧,跟我走。”

  “去哪?”孙水根迷茫地问道。

  “去你的厂子里,你闯了那么大的祸,谭总说算了你还真好意思?厂里那么多的弟兄怎么办?”

  孙水根站了起来,扔掉了烟蒂:“去,祸是我闯的,我给谭总打一辈子工来还!”

  卢姐听到这话又哭了起来。

  雷欢喜想笑却又不敢笑,这次不给孙水根个教训,不定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

  一到厂门口。宋羽畅和卢世尊也正好从车里下来。

  “雷先生,那么急着找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卢世尊明显表现出了不满意:“你看,今天上午我一个很重要的会议都要耽误了,要不是老宋的面子……”

  “卢总,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但我们先去谭总的办公室吧。”雷欢喜一迭声的抱歉道。

  尽管不是太情愿,但来都已经来了有什么办法?

  来到谭总的办公室,他秘书说他上午一大早就进了办公室,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呢。

  敲了一会门,却一直没有人来开门,秘书也是一脸的抱歉。

  “不好!”雷欢喜忽然想起了谭总昨天说的话,一惊,急忙用力踹门。

  几个人这才同时反应过来。

  合力之下,办公室的门终于被踹开了。

  一根绳子已经在电风扇上挂好了。谭清源谭总就吊在了绳子上。

  大惊之下,雷欢喜放下手里的东西,几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谭清源。

  将他从绳子上救了下来,一摸,还有气。

  厂里的医生闻讯而来,一番急救,谭清源终于长舒一口气。悠悠醒了过来。

  “谭总,送您去医院吧?”差点闯祸的秘书急急说道。

  谭清源摆了摆手。示意秘书和医生全部离开。

  “老谭,你这是做什么啊。”卢世尊连连跺脚,把他搀扶到了沙发上:“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有什么过不去的桥啊。”

  谭清源有气无力:“不一样了,不一样了,这次是彻底的完了。连最后的一点希望都失去了。你不知道,昨天我回家就接到了银行的电话啊。再不还钱,就要和法院的一起来封厂里的机器,变卖厂房了啊。”

  “谭总,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孙水根眼泪哗哗流着。

  “你怎么又来了,我都说不追究你的责任了。”谭清源叹息一声:“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啊。”

  等他多少恢复了一些精神,雷欢喜这才说道:“谭总,孙水根的确做错事了,我也实在没有钱来替他还债。”

  废话,都是废话。

  难道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

  雷欢喜把头转向了卢世尊:“卢总,如果有个和荷叶盖罐完全一样的探子,您的委托人会收购吗?”

  卢世尊愈发的不耐烦了:“你现在拿出来,我现在就转账。你这个年轻人不知好歹,不分轻重,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样的玩笑。”

  雷欢喜一笑,也没有在意:“宋先生,这次恐怕又要麻烦您来鉴定一下这样东西的真伪了。”

  他拿过了随身携带的东西,撕去了外面的报纸。

  一刹那,宋羽畅和卢世尊怔在了那里,而刚才还想寻死的谭清源却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他们看到什么了?看到什么了?

  荷叶盖罐!

  一只荷叶盖罐!

  和那只被打碎的坛子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的荷叶盖罐。

  宋羽畅迫不及待的接过了坛子,拿出放大镜,来到光线充足的窗口,目不转睛的看着。

  一个打扰他的人也都没有。

  足足30分钟后,宋羽畅这才小心翼翼的把荷叶盖罐放好:“雷先生,冒昧的问一下,您这只荷叶盖罐是从哪里来的?”

  “我把昨天打碎的拼好了。”雷欢喜顺口就说道。

  “雷先生,请您不要开玩笑。”宋羽畅却郑重其事地说道:“那只荷叶盖罐碎成那样了,就算再高的科技也都不可能复原,甚至拼凑起来都困难。”

  为什么说真话总是没有人相信呢?

  这只荷叶盖罐就是昨天被打碎的那只荷叶盖罐!

  雷欢喜知道自己说真话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不会相信的:“是这样的,昨天我一看到那堆碎片,就想起我家原来也有一只祖传下来的荷叶盖罐,所以我就拿来了。宋先生,这只荷叶盖罐您看着还成吗?”

  “还成?”宋羽畅瞪大了眼睛:“本来我是该指出这样那样的缺点,这在未来交易的时候便于买方压价。但是这只荷叶盖罐真的实在是太完美了,我一点缺陷都找不到。和那只被打碎的荷叶盖罐,这只的色泽更加饱和丰满,简直就是一副艺术的完美杰作……”

  这也等于间接的在证明,这只荷叶盖罐和昨天被打碎的那只,完全就不是一回事了。

  “那么,谭总,这只荷叶盖罐我就帮孙水根赔偿给您吧。”

  “啊!”

  所有的人都发出了惊呼。

  1000万!

  这可是价值1000万的东西啊!雷欢喜竟然拿出来替孙水根赔偿?

  “欢喜兄弟,这使不得,这真的使不得啊。”孙水根连连摆手:“你让我将来拿什么还你啊。”

  他这么说还情有可原,但谭清源沉吟了一会:“小雷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东西我不能收。”

  恩?不能收?

  雷欢喜根本弄不明白他的意思。

  “商人商人,无利不起早,无奸不成商,这道理我懂。”谭清源完全恢复了平静:“做这行前,我是老师,后来下海了,发财了,但起码的道德我还是知道的。不是我的,我不能拿,拿了是要遭报应的。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我怎么可以收你那么贵重的东西?”

  卢世尊在一边听了连连摇头。

  这位老兄,明明就是个商人,非要摆出儒商的架势来。

  你还当活在一百多年前那?

  就是这个臭脾气,别人欠他的钱讨不到,也做不出那些为了讨债而做出的龌龊事情。他欠别人的钱,却被债主逼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何苦来着呢?

  不过责怪归责怪,心里其实还是佩服的。眼看着两个人推来推去,开口说道:“都别争了,我有一个办法。先等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几分钟后,卢世尊重新回到了办公室:“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的委托人,他也很赞成我的主意。这样,这只荷叶盖罐就暂时放在我的委托人那,当做是抵押品,期限呢,一年。一年之内,老谭你要是翻身了,连本带利把这坛子赎回去。一年期限要是到了,你还是没有办法的话,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眼看着谭清源还有一些犹豫,卢世尊劝说道:“老谭,你现在是暂时遇到了困难,无论如何都要顶过去啊。你要是垮了,那么多工人怎么办?你想过这些没有?”

  谭清源的身子有些颤抖,他凝视着雷欢喜,忽然深深鞠了一躬。

  “谭总……”

  “听我把话说完。”谭总制止了雷欢喜的动作:“小雷先生,我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谢谢你救了我的工厂。我代表我自己,代表厂里所有的工人谢谢你。一年,一年的时间到了,我就算卖光了一切也一定把这只坛子赎回来!”

  雷欢喜特别想告诉他,这只坛子其实就是他的。

  自己不过当了一个修补匠而已。

  当然,为什么自己能够修补的如此完美无缺,甚至比原先的那只还要好,就算自己说出来只怕他们一个字也都不会相信的。

  这可有些不好意思了,看谭清源这个人肯定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一年后他真的赎回了荷叶盖罐自己是收还不收?

  算了,不去想它了,反正这是一年以后的事情。

  这事一旦解决,皆大欢喜,谭清源正想说话,忽然听到“噗通”一声。

  孙水根跪倒在了地上:“欢喜兄弟,我谢谢你啦!我这一辈子都还你的债,我还不清,我的儿子我的孙子继续替我还!”

  “水哥啊,你就赶快起来吧,只要你将来能把你这个暴躁的脾气给改了就行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