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聊到游戏,朱晋岩满脸兴奋,原本看起来虚弱的身子似乎也好了不少。尤其是对游戏里的“菜园子张青”雷欢喜简直崇拜到了极点。

  安妮还能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可是朱国旭却是一句也听不懂。

  什么组队、副本、团战,这些孩子在说什么呢?

  不过看到儿子兴奋的样子,心里也颇觉欣慰。

  自己这个儿子,不太乐意和外人接触,今天居然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小伙子居然那么聊的来,也算是罕见的了。

  “朱总,马大夫来了。”

  朱国旭这才找到机会打断他们的讲话。

  马大夫看起来有七十来岁的样子,朱国旭对他尊敬的很,恭恭敬敬的请他坐了下来,让老刘上了茶:“马老先生,又要麻烦你了。”

  马大夫连连摇头:“朱总,我不是怕累,只是我要的人参真的不太好找,你出了那么大的价钱,依然到现在没有找到。今天有人来卖,明天有人来送,说穿了无非就是想认识你,从你这混点好处而已,瞎耽误工夫。”

  他说这话也不顾雷欢喜就在边上。

  雷欢喜到底年轻,火气大,马大夫刺耳的话让他忍不住了:“马大夫,你看都没有看怎么知道我这人参没有用?我是来混好处的?”

  “小伙子,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样的人参吗?长白山顶,至少一百年以上的,你年纪轻轻的能到哪里去弄?”马大夫倒不动气:“前几天,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小伙子,也拿了一株人参来,说是祖传的,一开口就要100万。可是你造假也要造的有职业素养是不是?”

  他摆明了就认为雷欢喜是个骗子。

  雷欢喜让自己平静了些:“马大夫,如果不是长白山顶的,但效果一样可不可以?”

  马大夫一笑:“可以,小伙子,如果你的人参真是我想要的,我老头子当面向你鞠躬道歉。”

  雷欢喜不再说话,掏出了一个布包放在了马大夫的面前。

  马大夫一脸的不以为然,伸出两根手指,漫不经心的揭开布包,一株人参露了出来。

  当他的眼神一接触到这株人参,立刻就像是被小胖施了定身法一般一眨不眨。

  朱国旭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到了这位国内赫赫有名的中医。

  过了好久好久,马大夫这才小心翼翼的捧起了这株人参,那样子好像在捧着一样价值连城的宝物。

  说话的时候嘴唇都有些颤抖了:“小……小伙子,你……你这个哪来的?”

  “我说祖上传下来的的,你信不?”雷欢喜把刚才马大夫的话还给了他。

  “不,不,不开玩笑,这肯定是新出土的,你瞧,这上面还有新鲜的土。”马大夫连声说道:“可是这株人参……五形如此完美,长条须,老而韧,清疏而长,线芦年限久远,长平、细长。黄褐色之皮,质地紧密有光泽,横纹粗糙。再看这六体……”

  他喋喋不休,雷欢喜听了基本不懂。

  说了半天,马大夫长长叹息一声:“我从医年头也算不短了,可是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好的参,好啊,好啊。”

  朱国旭的眼中放出了希望的光芒:“马老先生,这么说这株参有用?”

  “虽然不是长白山的野生人参……奇怪,我根本看不出这参出自哪里……”马大夫好像在那自言自语:“但是贵公子的病我看是有治的了……”

  这句话一出,安妮一声欢呼,朱国旭这么个大男人眼中居然泛起了泪花。

  那么多年,为了治自己儿子,国内国外,不知道带着朱晋岩去了多少国家,看了多少中外医生,可是却一点效果没有。

  如果希望忽然出现,怎不让他激动?

  反倒是当事人朱晋岩若无其事,他得病久了,早就习惯了。对于他来说什么人参不人参的并不重要,和“菜园子张青”多讨论些游戏里的PK技术才是真的。

  “医生不敢打包票,否则那是对病人的不负责。”马大夫接着说道:“不过我看晋岩的病,顶多一个月就有起色。”

  说完,居然真的对着雷欢喜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小兄弟,我师傅活着的时候告诉我,为医者,当宅心仁厚,救死扶伤,切切不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可我活到这么大算是把师傅的话忘的一干二净,白活了。小兄弟,我郑重其事的向你道歉啦。”

  雷欢喜反倒慌了手脚。

  本来他对马大夫印象不好,可是人家胸襟如此坦荡,错了就是错了。一个老人家居然对着一个小伙子鞠躬道歉。

  “马大夫,我也不好,我也不好。”雷欢喜手忙脚乱。

  看着他的样子,安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朱国旭平复了一下心情:“马老先生,你看这株参值多少钱?”

  “难以估价,难以估价。”马大夫摇着脑袋说道:“我只懂得治病救人,这价格方面的事我可就说不好了。药材不像黄金,总有个基本准确的价格。”

  朱国旭微微点头:“欢喜,说个价钱吧。只要能够治好晋岩的病,我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真要雷欢喜说多少钱,欢喜哥反而有些发懵。

  究竟多少钱?50万?100万?雷欢喜对价格一点标准都没有。

  在那犹豫了好大一会,本来想说100万的,后来觉得是不是开价太高了,结果话到嘴边,鬼使神差的变成了:“朱总,您看我刚才说的去仙桃村投资……”

  “欢喜啊,在仙桃村投资呢,里面有些情况你不太清楚。”朱国旭一下就明白了雷欢喜的意思:“这样吧,你先回去吧,你要放心呢,人参先留在我这里好不?”

  “成啊。”雷欢喜也没了辙。

  “老刘,送欢喜回去,一直送到仙桃村。”

  雷欢喜有些郁闷,合着自己费了大半天的力气,什么都没有得到?

  算了,算了,朱晋岩好歹也是自己的“粉丝”,就当就人参救了粉丝的一条命吧。

  看着雷欢喜的背影,朱晋岩不乐意了:“爸,你还真好意思白收欢喜哥的人参啊?我将来在游戏里还怎么混啊。”

  “你这孩子,整天游戏游戏的。”朱国旭瞪了他一眼,接着对自己女儿说道:“安妮,你帮我去办件事情。老刘,去把韩律师叫来……”

  ……

  “燕燕,你可算好了,找到溪海集团的公子哥。”

  “就是,燕燕,你算是不用为将来发愁了。溪海集团啊,那么大个企业,你还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

  在溪海大酒店最豪华的包厢里,当初徐燕燕在云东大学的十几个同学纷纷用羡慕的口气说道。

  “也没什么啦,维森刚从意大利帮我买了一个简罗蒂的包包。”徐燕燕最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简罗蒂?那是什么牌子啊?”

  “哎哟,你们就知道LV、香奈儿,简罗蒂在欧洲美国可是低调奢华的代名词。”徐燕燕开始卖弄起了自己的知识:“维森说了,欧洲美国很多女星和政要夫人都用的这个牌子的。有钱人就是要低调一些。也就几万块钱。”

  顿时一片“啧啧”声响了起来。

  “到底是英国留学回来的。”

  “越是有钱越是低调啊。”

  一片的吹捧声中,徐燕燕志得意满。

  “对了,欢喜哥呢?欢喜哥怎么没有来啊?”大学里,和雷欢喜玩的比较好的周亚平忽然问道:“一听说同学聚会,我这外地来的都跑来了,他怎么不来?当初我逃课去网吧,他可没有少帮我签名点到啊。”

  他就是送雷欢喜手机号码的那个好朋友。

  一听到雷欢喜的名字,徐燕燕的一张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徐燕燕,欢喜哥当初和我们的关系都不错啊。”周亚平很快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你应该叫他。”

  徐燕燕的鼻子里哼了一声。

  周亚平心里有些生气,徐燕燕怎么老是狗眼看人低?家里条件不错的都叫了,条件一般的今天一个没有来。

  雷欢喜家里是穷了点,可他热心,在大学里没少帮别人的忙啊。

  周亚平忍着不快说道:“这样吧,我在云东还有点生意,要待几天,咱们下个周末,叫上所有的同学一起聚一聚,我做东。”

  徐燕燕一个坏点子忽然冒了出来:“好啊,好啊,你们还不知道吧,雷欢喜现在在卖桃子,他那桃子100块钱一个呢,人家可是发财了。要不我们下周末去雷欢喜的老家,那个什么什么桃子村的去玩吧?享受农家风景,吃农家菜,好不好?”

  周亚平一下便看出了徐燕燕的心思。

  他去过雷欢喜的家,虽然还算挺大的,但又旧又破,徐燕燕这么说,摆明了是要去出雷欢喜的洋相啊。

  什么卖桃子发财?卖桃子能赚多少钱?这么一去仙桃村,雷欢喜就是主人,那么多人去了,还不得大大破费?

  听说雷欢喜前段时候工作都丢了,哪里来的钱请客?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