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的转折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吧!

  乔致庸姓乔,自己的爸爸也姓乔。

  这姓乔的人果然都了不起啊。

  欢喜哥美滋滋的在那想道。

  恩,其实自己也应该姓乔是不是?

  好吧,可惜自己和那个了不起的乔致庸半毛钱的关系也都没有。

  后来的故事当然都顺理成章了。

  野泽隆江凭借着乔致庸留下的那一箱子的白银,重新让野泽家族恢复了当年的荣光。

  而且远远超过了野泽雄光的时代。

  同样,野泽隆江接受了自己祖先的教训,一直都非常重视搞好和政府的关系。

  乃至于当时的日本天皇都对野泽家族大有赞赏。

  至此后野泽家族一直都在日本屹立不倒。

  而在野泽家族,也始终都供奉着一张画像:

  那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商人,一身长衫,儒雅斯文。

  乔致庸!

  这张画像毫无疑问就是乔致庸的。

  野泽家族一直都想报答乔致庸的恩情,据说也曾经秘密的来过中国几次。

  但这几次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野泽家族的族长和重要人物之外就没有外人能够知道了。

  “欢喜哥,你看,这就是致庸公的画像。”

  野泽香惠子拿出了手机,翻出了一张照片给雷欢喜看。

  “欢喜哥,咦,你发现没有,致庸公的眉眼和你有点像呢。”

  野泽香惠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叫了一声。

  平时倒也没有注意,可是当把这张画像和眼前的欢喜哥一对比,野泽香惠子就发现了问题了。

  别说啊,和你家欢喜哥真的有点像啊。

  不,更加像自己的父亲。

  欢喜哥仔细看着,如果让自己的父亲换上长衫的话还真的挺像的。

  “没准我们就是乔家的后人呢?”欢喜哥笑嘻嘻的把手机还给了野泽香惠子,还顺口开了一句玩笑,然后又想起了野泽家和德川家的恩恩怨怨:

  “野泽家族是重新恢复荣光了,可是德川将军却完蛋了,你们也不用再报仇了。”

  “不,德川将军后来是倒台了,但他的家人还在。”野泽香惠子却毫不犹豫地说道。

  德川幕府历经数代倒台之后他的后人却依旧活跃在日本。

  德川家的正统后人现在开的是一家邮轮公司,是日本的富豪之一。

  其子孙还有在日本政议院的。

  有的则是日本驻某些国家的大使。

  这个家族到现在依旧庞大。

  欢喜哥忍不住又抓了一下脑袋:

  “你们不是真的还想找德川家的后人报仇吧?”

  “是的,祖先的遗训我们从来也都没有敢忘记过。”野泽香惠子却用从来都没有过的认真说道:

  “无论经历了多长时间,只要野泽家族还有一个人,我们就一定会报仇的!”

  何必呢?

  你的后人报完仇我的后人来报仇,这不是没完没了了吗?

  欢喜哥大是不以为然。

  什么仇啊怨的,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啊。

  “野泽家族传到现在,只剩下了我这么一个女儿。”野泽香惠子的声音里多少带着一些悲哀:“所以我们的报仇计划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呃。

  欢喜哥这次真的是无语了。

  人家又是什么日本大富豪的,又是什么政议院的,还是什么大使的,这报仇未必就那么容易了啊。

  “我们决定先从德川家族的外系家族入手。”野泽香惠子的声音坚定无比:“那就是井上家族,目前是日本最大的金枪鱼供应商。”

  啊?

  什么?

  是你家欢喜哥听错了吗?

  井上家族?

  日本最大的金枪鱼供应商?

  欢喜哥的嘴巴张的老大:“他们是不是曾经有个对手叫什么松口家族的?”

  “是的,欢喜哥,你怎么知道的?”野泽香惠子没有想到欢喜哥居然也知道井上家族和松口家族。

  欢喜哥苦笑一声:“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保田光的?”

  “我不认识,但是我的父亲认识。”

  好吧,很好,非常好。

  欢喜哥叹着气把保田光来找自己合作的事情说了一遍。

  “真的吗,欢喜哥?”野泽香惠子一下变得异常的兴奋起来:“这么说,你准备帮我们对付德川家族了吗?”

  “等等,等等。”欢喜哥赶紧打断了这个兴奋的小姑娘:

  “第一,我对报仇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第二,我刚知道你们这两个家族的什么恩恩怨怨。第三,我就是答应了保田光帮他们夺回鱼王的位置而已,没有其它任何的想法了。”

  “可是,欢喜哥,你已经被牵进来了。”野泽香惠子的眼中闪烁中聪慧的目光:

  “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但你肯定已经被牵扯进来了。”

  井上家族是德川家族一个非常重要的外系分支。

  他们为德川家族打理着很多生意和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德川家族对井上家族也是非常的重视。

  在野泽家族的计划里,想要打击德川家族,就必须先干掉这个井上家族。

  绕口令!

  这绝对是在那里绕口令啊。

  这个家族那个家族的。

  你家欢喜哥的脑袋都要晕了啊。

  不过他很快想到了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些事情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保田光来找自己对付井上家族,野泽家族和德川家族的恩怨。

  这当中似乎有一条隐隐的线索啊。

  也许是谁把这些串联在了一起。

  然后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牵扯进来了?

  “欢喜哥,拜托了。”

  野泽香惠子的头深深的低垂下来:

  “我只是一个女人,要凭借我一个人完全没有可能完成那么大的事情。欢喜哥,只有你的帮助,才能够让我成功。请你无路如何都帮助我吧,你是我野泽家族的大恩人。”

  欢喜哥现在特别的心烦。

  他是最怕牵扯到这些恩恩怨怨里面来的。

  平时遇到了这些事情他绝对是绕道走的。

  和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自己帮着做了有什么好处啊。

  可问题是,自己越是想避免发生这些事情,事情却越偏偏的要找上自己。

  “我不知道怎么办。”欢喜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等过新年的时候我去了日本再说吧。”

  还能怎么样呢?

  自己还能够多说什么呢?

  说特么的愿意做这事谁特么的就是个孙子啊。

  但现在的问题是就算自己一万个不愿意也被给牵扯进来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