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玉秋弄了一桌特别丰盛的饭菜。

  喝的是前段时间雷欢喜让人带来的梨花酒。

  左书记的酒量不大,可是只要雷欢喜在这里,他是一定要陪着喝上几杯的。

  晓婷一口一个的“欢喜叔叔”的叫着,小姑娘已经很懂事了,知道自己的这条命是欢喜叔叔救的。

  巩玉秋只是微笑着陪着,偶尔吃上一口菜。

  其实今天来,雷欢喜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在那喝了几杯之后,雷欢喜看似不经心的问道:“嫂子,还没有上班啊?”

  巩玉秋面色略略黯淡了一下,但随即便重新露出了笑容:“还没有,现在年纪大了,又一直在家陪着晓婷,和社会都已经脱节了,谁还要我啊。”

  她这话倒说的是实话。

  自从晓婷被检查出“尼曼匹克病”后,巩玉秋便辞职在家专职带起了孩子。

  这一带就是那么多年。

  现在晓婷的病正在康复中,已经完全能够自理了。

  甚至左书记都为晓婷联系好了愿意接受晓婷的学校。

  晓婷一旦上学,巩玉秋也就空闲下来了。

  她的确是想找份工作,但当试探性的投入了几分简历后,却都泥牛入海没有回音。

  她本来是个老师,后来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那么多年,的确很难有单位愿意给她一个机会了。

  “没事。”左书记对这一点倒是看得很开:“实在找不到,那就卖菜去,没准赚的钱还比上班多呢。”

  这话半是玩笑,半有几分心酸。

  左书记这个人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为人非常清廉刚正。

  他从不愿意为了自己家里的事情去求人。

  这点在祝南镇的时候雷欢喜就已经领教过了。

  “嫂子,是这么回事。”雷欢喜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呢,在云东弄了一家五星级的酒楼,现在非常缺人,所以我想请嫂子去我那里帮一段时间的忙。”

  “啊?”

  巩玉秋朝自己的丈夫看了一眼,发现左书记也有些不知所措,她随即有些为难地说道:

  “欢喜,我知道你是想照顾我,可我什么都不会啊,对酒店什么的更加是外行了。”

  对于这一点雷欢喜倒是早就考虑过了:“嫂子,其实就是做点行政方面的工作,不会没关系,学啊。这和你当老师的时候差不多。在学校你管理的是学生,在酒店你管理的是员工。员工相对来说总比孩子要好管理吧?”

  其实在有这个想法之前,他已经和马一冰商量过了。

  本来马一冰是坚决反对任何没有酒店工作经验的人进入管理层的,但当雷欢喜和他说了左书记一家的实际情况后,马一冰在经过长时间的考虑之后是这么说的:

  “那就让她来吧。不会我教她,不过可别怪我严厉不讲人情啊。”

  有了马一冰的这句话雷欢喜这才敢向巩玉秋提出了邀请。

  “那就去吧。”左书记终于开口说道:“反正咱们欠欢喜的也够多了,也不在乎再多欠一次了。欢喜,要是玉秋适合,那就留在那里,要是不适合,那就赶她回来,我老左是绝对不会怪你的。”

  “说定了。”雷欢喜也算是又了结了一件事:“嫂子,你明天就去方寸大酒店,直接找总经理马一冰,具体的工作他会帮你安排的。”

  “来,玉秋,倒上酒,我们夫妻一起敬欢喜一杯。”

  “还有我,还有我。”晓婷不乐意的看着手里的饮料叫了起来。

  “好,好,还有我们的宝贝闺女。”左书记一家三口人举起了酒杯:

  “欢喜,我们谢谢你。”

  “左书记,我们是一家人。”

  雷欢喜一口就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人和人的相识也是一种缘分。

  左书记自从就任祝南镇后,处处讲究原则,为了祝南镇的事很多次都和雷欢喜闹得很不愉快。

  而他最终的辞官不做,其实和雷欢喜也有很大的关系。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两人之间的私*******喜,其实我和你之间有一点特别像。”左书记放下酒杯说道:“我们的性格都太急,想到一件事了恨不得立刻就能办好。可我们之间又有一点最大的不同,你能听取部下的意见,不坚持自己的看法。我呢,一定要所有人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左书记是在那里反省自己吗?

  “到了学校,我的心也静下来了,也仔细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进行了长时间的思考。”左书记说到这里轻轻叹息了一声:

  “在祝南镇的时候,如果我能多听取一些部下的意见,遇到事情多和人商量商量,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左书记,其实你这样挺好的。”到了这一步雷欢喜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了:“你还记得你在离开祝南镇的时候和我说的话吗,你不适合当官。真的,我也觉得你不适合当官,现在这样的生活挺好的。悠闲自在,什么都不用操心。”

  “你这小子,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呢。”左书记笑着说道:“喝酒,喝酒。”

  两个人这顿酒喝了差不多有三个小时,一直到左书记醉醺醺的了,雷欢喜这才起身告辞。

  晓婷早就去睡了。

  巩玉秋把左书记搀扶到了屋子里,然后开始收拾桌子。

  左书记正准备上床睡觉,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妻子的叫声:

  “老左,你快来看。”

  还没有等左书记出去,巩玉秋已经急匆匆的进来了,而且手里还拿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小根的金条。

  金条外还包着一张纸,纸上是雷欢喜留下的话:

  “左大哥,我终于可以叫你一生左大哥了。你现在不当官了,这不算是贿赂了。这金条你们一定要收下,哎,先说好,不是给你们的,是给晓婷的啊。晓婷的病快好了,将来要上学,没准还要去国外留学呢,要花钱的地方多。金条你们收下,当我这个欢喜叔叔的一分心意,你们要不收,我可不高兴了。”

  “老左,怎么办啊?”巩玉秋有些六神无主。

  要知道自从丈夫当官后可从来没有收过别人的任何财物。

  左书记拿过了那根金条,在那看了很久这才说道:

  “暂时先收好,找到机会再还给欢喜吧。”

  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人走茶凉这句话在雷欢喜的身上是绝对不适用的!(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