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这次的运气实在好的逆天!

  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办法救过神龙。

  给一条龙做手术和后面做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割不破自己的手腕,居然想到沾了龙血的办法?你丫的真的是活腻味了。

  如果不是你的特殊体质,从小胖身上得到了太多好处,你早就变成死人了。

  还有,麻烦问一下,你以为一个人类的血液给龙吃了有用吗?

  好吧,好吧,你赢了。

  你的身体里蕴含着太多龙王的灵力,就连你的血液也都被改变了。

  结果这么误打误撞,真的把小胖给救了。

  可即便是救了小胖,那你自己呢?

  沾上龙血的水果刀啊,割出来的伤口,人类根本没有办法止血。

  总算有个小胖。

  在那直径30公分的泥地上,有龙的血、有雷欢喜的血、还有那颗血红色珠子的粉末,这三样混在一起,已经形成了特殊的能量。

  而这些能量通过小胖种植出来的植物,其中的90%都进入到了雷欢喜的体内。

  至于这些能量能让欢喜哥拥有什么样的新的能力?恐怕只有等他自己在未来慢慢的开发了。

  还有这一小块泥地,虽然只留下了不到10%的能量,但已经足够产生很多神奇反应了。

  因祸得福?

  我呸!根本就是狗屎运太强大了!

  小胖愤愤不平的想道。

  他本来就已经拥有了龙王遗留灵力的绝大部分,现在在得到了这些古怪的能量?

  恩,将来定身法对这个家伙还有没有用可就难说的很了。

  可是,欢喜哥舍身救自己,还是让小胖有一丢丢、一丢丢感动的。

  算了,说实话吧,真的还是非常……感动的……

  小胖成功的渡过了这次原本看起来不可能渡过的劫难,从此后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它生命的因素了。

  从这一点上来考虑嘛……欠你一条龙命总可以了吧?

  大笨蛋欢喜哥对这一切都茫然无知。

  在他看来,小胖被自己救活了,自己的命也保住了,这两点达到就算非常满意的结局了。

  至于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神奇的改变?这谁知道呢?

  眼睛落到了那块泥地上。

  恩,什么时候找点水泥来把它给修补上。

  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小胖,打雷下雨和你有没有关系?”

  小胖老实的点了点头。

  “你瞧你做的……龙大圣,赶紧收了神通吧……”

  小胖摇了摇头。

  自己能够呼风唤雨,还是借助着那颗足以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的血红色珠子做到的,要自己立刻让风停雨静?

  这谁有那个本事啊?

  “这就没意思了。”欢喜哥嘀咕着朝外走去:“会刮风下雨不告诉我也就算了,还不带收回去的。算了,不理你了,看打牌去了。”

  到了外面,掏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好家伙,38个未接电话。

  安妮、莫胖子、宏哥都打过自己的电话了。

  这都已经中午12点了?

  自己在地下室那么长时间了?

  外面依然瓢泼大雨,不过打雷闪电已经没有了。

  一回电话,安妮的声音已经叫了起来:“欢喜哥,你去哪里了?外面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出事?哪有那么简单,我去仙女山转了趟,手机忘记带了。”

  “怪不得在家里也找不到你,你到仙女山去做什么?”

  “看看雨天仙女山的景色……你们那么急着找我什么事?”

  “奔腾旅游公司的熊总和他妻子都在这等你两个多小时了。”

  啊?奔腾旅游公司的老总?

  熊伟林和他的妻子余芬芳?

  赶紧冒雨急匆匆的回到了方寸饭店,一看一群人正在那里用餐,而熊伟林和他的妻子余芬芳就坐在中间,正和边上的人谈笑风生。

  “小雷,想要见你一面可真难啊。”看到雷欢喜进来,熊伟林笑着站起来说道。

  “不好意思,熊总,让你久等了。”雷欢喜有些尴尬。

  “不要紧,不要紧。”熊伟林笑着说道:“正好看看雨中的仙桃村,还顺着揩了你的油,吃了一顿农家菜。”

  一坐下,熊伟林便说了自己这次来的前后经过。

  江胜利再三邀请他对雁湖村进行考察,碍于自己和对方有不少生意上的来往,再加上自己反正要去趟仙桃村,熊伟林终于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他是昨天携夫人一起到的云东,江胜利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陪他驱车到了雁湖村。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缪易盛居然不在,而且打他手机还是关机。

  雷欢喜听到这,算了一下时间,立刻恍然大悟。

  这个时间段,缪易盛正在镇政府找自己打官司呢。

  缪易盛绝对是头昏的不行了。

  先是得罪了娄书记,接着又把江胜利和熊伟林撂在了雁湖村。

  一个人犯错误,往往都是从这些原本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事一点点开始的。

  缪易盛正在不断的犯着错误,而这在之前的他身上是很难发生的。

  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影响到了他,还是他老了?保守了?糊涂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对自己来说都是好事。

  “我们一直等到晚上6点多,才打通他的电话。”熊伟林一笑而道:“江总虽然特意跑到走廊上去打电话,但我还是能够听到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通缪易盛……”

  说到这,他忽然停住不说,拍了拍肚子:“吃的好饱,走,小雷,陪我去看看仙桃村的雨景。对了,带两瓶啤酒,雨中喝啤酒赏景,不错,不错。”

  这句话有些没头没脑的。

  明明只吃到一半,还有好几道菜没有上呢。而且他也不问问雷欢喜吃了没有。

  可是雷欢喜一秒钟的迟疑也没有,带着熊伟林一起来到了外面。

  在外面的棚子里坐下,雷欢喜打开了啤酒,递了一瓶给熊伟林:“熊总,你担心你的话被泄露出去?”

  熊伟林坦率的点了点头:“是啊,我说过,我和江胜利有生意上的来往,有些话呢,如果传到了江胜利的耳朵里,我看还是会有影响的。我知道里面的人都是你所信任的,但我不认识他们,也无法信任他们。”

  雷欢喜点了点头,完全能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小雷,我刚才说了,江胜利在电话里狠狠训斥了一通缪易盛,你知道这其中代表的含义吗?”熊伟林喝了一口啤酒问道。

  雷欢喜仔细想了下:“真正掌控雁湖村的其实是江胜利?”

  熊伟林点了点头,雷欢喜有些纳闷。

  他听安妮说过关于缪易盛的事情,也说了仙桃村为什么会在竞争中败给雁湖村。可这和缪易盛又有什么关系?

  安妮那天说的,有一个大老板去仙桃村考察过,大老板又请来了一个风水先生,转了一圈说仙桃村的钱眼被堵云云。

  还有安妮也说过,那个所谓的“大老板”,其实是缪书记的一个远房亲戚,两个人合谋了这一出好戏。

  大老板?缪易盛的远房亲戚?

  雷欢喜忽然便明白什么了:“江胜利是缪易盛的亲戚?”

  “你怎么会猜到?”熊伟林“咦”了一声:“哦,是你们村长告诉你的?”

  徐村长?

  雷欢喜哭笑不得。

  这个徐村长啊,肯定看到过大老板江胜利,而且江胜利很早很早以前就到过仙桃村了,那么重要的事情,在仙桃村和雁湖村重新开始竞争的关键时刻,徐村长居然不告诉自己?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徐村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自己把仙桃村开发好了,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吗?

  “其实,准确的说,江胜利和缪易盛不算是远房亲戚。”熊伟林的话更加的出人意料:“缪易盛是江胜利同父异母的哥哥。”

  雷欢喜这次真的是张大了嘴,目瞪口呆。

  让自己好好的整理一下思路。

  江胜利和缪易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干的两个人,居然会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混乱了,脑子真的有点不够用了。

  熊伟林娓娓的把事情的内幕说了出来。

  江胜利的父亲叫江林根,云东市人,曾经在雁湖村呆过几年,就是在那几年里,和雁湖村的一个姑娘生下了缪易盛。

  后来江林根又被调回到云东去了,立刻娶了一位非常有地位人家的姑娘为妻,就把缪易盛母子仍在雁湖村不管了。

  而且还派人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严守口风。

  这以后缪易盛就跟着母亲姓了。

  过了很多年,江林根中风过,被抢救过来,劫后余生,大概是心存内疚,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江胜利,并且叮嘱江胜利一定要想方设法照顾好哥哥缪易盛。

  江胜利这个人对父亲还是非常孝顺的,于是便到雁湖村找到了自己的哥哥。

  再之后就有了以后的故事。在江胜利的一手安排下,缪胜利成了雁湖村的书记,雁湖村成为了祝南镇经济最好的村。

  听到这里时候,雷欢喜已经觉得难以思议了,可是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熊总,这些事情都是隐私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熊伟林却忽然长时间沉默在了那里,许久后才缓缓地说道:“因为江胜利是我嫡亲的表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