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欢喜哥觉得自己的末日就快要来到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们的欢喜哥在大森林里快乐的和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过着幸福的日子——

  不是,和安妮以及自己的朋友们过着幸福的日子。

  他们开着没心没肺的玩笑。

  他们一起打闹。

  他们一起吃饭。

  只要在仙桃村他们总是会在方寸饭店里一起吃饭的。

  8个小时之前。

  今天来吃饭的人有欢喜哥、安妮、莫胖子、关宝方等人。

  关宝方嘛,总是那么的无趣,开口闭口就是自己的兰花。

  他本来是不会来参加这样场合的,可是听说自己的恩师乔远帆和师母梁雨丹也要来。

  所以关宝方就没有一秒钟的迟疑来了。

  在那刚等了一会,乔远帆和刚参加完云东市优秀企业家年会没有多久的梁雨丹就到了。

  在这次的年会上,因为自己儿子的缘故,梁雨丹可是出尽了风头啊。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

  居然是野泽香惠子带着他们一起来的!

  表现得特别恭敬,一口一个“伯父伯母”的叫着。

  “香惠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安妮又惊又喜。

  “啊,欢喜哥没有和你说吗?”野泽香惠子有些惊讶:“现在我也在云东了,我在云东开设了一家公司。”

  恩?

  安妮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

  第一,野泽香惠子在云东开公司的消息欢喜哥从来都没有告诉过自己。

  第二,难道欢喜哥那么急着重新杀回云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第三,才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过去安妮一直都知道香惠子喜欢欢喜哥。

  可一个在日本,一个在中国,基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所以安妮和香惠子依然还是好朋友。

  但现在香惠子居然杀到云东来了?

  这不就等于可以和欢喜哥朝夕相处了吗?

  最可气的是欢喜哥居然还瞒着自己这些。

  再看看香惠子对待欢喜哥爸爸妈妈的那态度。

  太亲热了。

  那可是自己未来的公公和婆婆啊。

  威胁啊。

  绝对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啊。

  香惠子居然在欢喜哥的另一侧坐了下来。

  而且那亲昵的样子,绝对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啊。

  “欢喜哥,吃鱼。”

  郭宇康正好上了一条鱼,香惠子居然夹了一筷子的鱼给欢喜哥。

  要说还是郭宇康聪明呢?

  一来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上完菜赶紧就溜了。

  “欢喜哥不太喜欢吃鱼,欢喜哥喜欢吃肉。”

  安妮夹了一块咸肉放到了欢喜哥的碗里。

  本来想说话的关宝方不说话了,闷头吃菜。

  本来想说话的莫胖子不说话了,闷头吃饭。

  本来想说话的梁雨丹只能说:“老乔,今天你可以喝点酒。”

  本来想说话的乔远帆只能说:“嗯,喝点酒好,喝点酒好。”

  本来想说话的欢喜哥屁都不敢放了。

  气氛很是有些尴尬啊。

  可你以为这就是欢喜哥今天遇到的麻烦吗?

  错了,错了。

  欢喜哥今天的麻烦事才刚开始了。

  客人都到齐了,菜一道接着一道的上来。

  酒桌上没人说话,可安妮和香惠子比拼似的不断夹着菜给欢喜哥。

  不一会,欢喜哥的空碗里已经堆积成了小山。

  他唯一能够做的,只是拼命的吃菜,也根本吃不出菜味道的好坏来。

  “他吃那么多的荤腥不健康。”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每个人都抬起了头。

  然后每个人都看到了:

  丁丁!

  没错,是丁丁回来了!

  “丁丁?”欢喜哥失声叫了出来:“你不是在美国吗?你怎么来了啊?”

  丁丁的笑容永远都是那样的迷人:“我在美国的项目做完了,所以回来了。”

  “啊,快坐,快坐,正好一起吃饭。”

  丁丁也没有客气,坐了下来:“欢喜哥,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约定?

  什么约定?

  每个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欢喜哥。

  欢喜哥也是一头的雾水啊。

  “你说,你让我来做你的渔民。”

  欢喜哥恍然大悟。

  那还是自己在晋东市自己第一次参加游泳全国大赛的时候给丁丁做出的许诺。

  “那天,我们喝着红酒,我还光着脚。”丁丁似乎在那里回忆:

  “我说,总有一天我会来仙桃村当你的渔民,你答应我了,你还记得吗?”

  记得,当然记得了。

  问题是你在这里提出来做什么啊?

  安妮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这个该死的欢喜哥,居然还和丁丁一起光着脚喝过红酒?

  喝红酒要光着脚做什么啊?

  亏自己还把丁丁当成是好朋友呢。

  欢喜哥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自己的啊?

  “后来,这个约定一直都没有实现。”

  丁丁笑得是如此的灿烂:“现在好了,我在美国的研究结束了,我也拒绝了我的导师的继续挽留,我回来了,我来兑现和你之间的约定了。”

  “关兄,吃菜,吃菜。”

  莫胖子夹了一大筷子的菜给关宝方。

  “莫兄,你也吃菜,多吃点。”

  关宝方夹了一大筷子的菜给莫胖子。

  “凉拌马兰。”

  郭宇康几乎是把菜盘子扔到桌子上就跑了。

  “老乔,马兰明目,多吃点。”

  “对对,明目,明目,你也多吃一点。”

  没一个讲义气的人啊。

  你家欢喜哥我现在那么被动尴尬,都没有人挺身而出帮自己解围的?

  “欢喜哥,你准备把丁丁安排在哪里啊?”

  安妮的话里醋意是个人就能听的出来:“要不给你们弄条船?”

  “战刀,这菜怎么那么咸啊?”欢喜哥没话找话?

  “欢喜哥,我在问你话呢。”安妮绝度没有要放过欢喜哥的意思。

  乔远帆和梁雨丹面面相觑。

  虽然说自己早就盼望着儿子能够早点结婚,早点给自己抱个大胖孙子了。

  但是——

  但是三个儿媳妇也未免太多了吧?

  自己的儿子可绝不能开后宫啊。

  要说吧,这三个都是好姑娘,当然他们的心里最喜欢的还是安妮。

  可另外两个姑娘该怎么处理呢?

  麻烦了。

  自己的儿子这次绝对的麻烦了?

  可难道这就是欢喜哥今天的麻烦吗?

  错了。

  又错了。

  欢喜哥今天的麻烦依旧刚刚开始呢。

  “我的英俊的帅哥,你想我没有?”

  当这个声音在饭店外响起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个女人欢喜哥立刻摔倒在了地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