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热热闹闹的酒宴结束了。

  下面就是该重头戏上场了:

  第一台安装好的流水线设备试运行正式开始。

  客人都被请到了生产车间。

  负责这次试运行的总指挥毫无疑问是陈远华陈工了。

  “由于大家的时间紧张,所以前置工艺我们已经提前做完了。”

  陈工拿出了一块已经初加工完成的羊毛毯:

  “下面我们要向大家展示的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大家可以看到这台设备是如何完美的加工出一块羊毛毯的。”

  蒋桂忠亲自按下了机器启动按钮。

  羊毛毯被放了进去。

  趁着这段时间,陈工给大家解释了一下流水线的运行原理等等。

  雷欢喜在那微笑的听着。

  安妮在那微笑的听着。

  严德平也在那里微笑的听着。

  好戏一会就要开始了。

  “对了,严总,你是怎么和蒋桂忠认识的?”

  雷欢喜低声问道。

  “他转作正行的时候,蒋桂忠很偶然的帮了我一个忙。”

  那次之后,严德平认为蒋桂忠的为人还不错,所以就和他交了朋友。

  但是当他的师父老华知道后,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好友罗家父子的遭遇。

  老华不动声色,让严德平继续和蒋桂忠做“朋友”。

  当然,主要目的就是想办法调查出蒋桂忠和那笔让罗晓光自杀的贷款之间的联系。

  还有,每年都存放一笔周转用的资金在蒋桂忠那里。

  年底别人资金最紧张的时候放进去,让蒋桂忠放贷出去赚取利息,年初的时候再拿出来。

  利息其实并不是最主要的内容。

  最主要的是,在必要的时候再给蒋桂忠狠狠的来上一刀。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

  雷欢喜听到这里算是完全的明白了。

  而在这个时候,那块用来展示用的羊毛毯也已经完成了。

  色泽透露着奢华,陈工让客人们摸一摸的时候手感特别的柔顺。

  一片赞誉之声。

  蒋桂忠更加的得意了。

  自己的这笔投资没有白花啊。

  现在客人们都亲眼看到了,这还只是第一台最小的设备而已。

  等到自己的设备全部安装完毕,自己那就是国内家具行业的领军人物了啊。

  “各位尊贵的来宾。”

  陈远华清了一下嗓子:

  “在色泽和柔顺度上,已经非常让人满意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质量是否能够过关。大家都是业内的行家了,知道该怎么来检测,拉伸机。”

  他带着客人们来到了拉伸机前。

  羊毛毯被一边一头固定住了。

  “刚才的生产设备是意大利的进口设备,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其生产出来的产品在质量上是完全有保证的。”

  陈远华自信满满的这么说道。

  然后他用力的一挥手:

  “拉!”

  拉伸机被启动了。

  “嚓”——

  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

  陈远华面色大变。

  那块羊毛毯竟然被拉开了一道裂缝。

  “不可能,不可能!”

  陈远华大惊失色:“可能出现一点意外了,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再来一张羊毛毯。”

  这一次的加工速度比之前快多了。

  然后羊毛毯又被放到了拉伸机上。

  刚才还自信满满的蒋桂忠也开始紧张起来了。

  见鬼,不会再出事吧?

  “拉!”

  “嚓——”

  羊毛毯再一次的被拉裂了。

  这一次客人们的议论声开始纷纷响起。

  怎么了?

  到底是怎么了?

  雷欢喜和严德平却同时露出了微笑。

  好戏现在才算是正式上演了!

  蒋桂忠满头的汗水都流了下来,他冲到了陈远华的面前:

  “陈工,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再试验一下。”

  可是不管试验多少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而已。

  蒋桂忠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

  陈远华也是目瞪口呆。

  猛的,陈远华叫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出现这样的问题只有一种可能。nk8胶,是nk8胶。”

  “什么?nk8胶?”

  蒋桂忠也是曾经听到过这种nk8胶名字的:“你胡说,我请周博士亲自检测过机器的。”

  “蒋总,只有这种可能。”

  陈远华的面色苍白:“不然我实在想不出合理的解释了。可是具体是不是这样,只有开机做一个详细的检测才可以。还有,蒋总,我建议对其它的设备也都立刻做一次最仔细的检查。”

  蒋桂忠此时的心情就好像从天堂一下子跌到了地狱里。

  天啊,这可怎么办啊?

  “蒋总,你看我厂里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一个和江东家具公司有常年合作关系的业务单位老总说道:

  “啊,对了,我们厂子里现在有点困难,麻烦蒋总把今年的款子先给我结了吧。不急,不急,我明天再来盘账。”

  说完这位老总就急匆匆的走了。

  业内人人知道,蒋桂忠为了这批设备,大举借债,问银行也贷了一大笔的款。

  现在机器出了问题蒋桂忠的江东家具公司那是说倒就倒的啊。

  还不赶紧的把自己的钱拿回来?

  “蒋总,我厂里也有点事要先走了。”另一个江东家具公司业务合作单位的老总也说道:“对了,蒋总,我们准备签署的那份合同我决定再缓缓,再缓缓,您看,您这单位里出了这么件事,我也有些不太放心是不是?别送了,别送了。”

  这人未走茶就凉?

  那些客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告辞了。

  严德平走了过来:“老蒋啊,我看你这设备有问题啊。咱们哥俩这么多年的关系了,我和你说实话吧,你资金上肯定要出问题了,我放在你这里的这笔钱呢,我也不太放心了。我看这样吧,明天,明天我派我们的财务总监来和你对账,过年前给我把钱结清了。”

  “老严,老严。”蒋桂忠这次是真的急了:“老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里的情况啊,我现在哪里能够拿得出钱来啊?过完年,咱们不是一直都是过完年才结账的?”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严德平冷冰冰地说道:“老蒋,我现在是客气的和你说话,可要是我看不到我的钱,那到时候说话就不是那么客气了。”

  说完,对雷欢喜微笑着说道:“雷总,安妮小姐,我就先告辞了,改天请你们吃饭。”

  说完严德平就悠然潇洒的离开了这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