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报警吧。”

  当江胜利说出了这句话,缪易盛掏出手机的时候,保安围起的外围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等一下。”

  然后一个人微笑着朝江胜利挥了挥手。

  穿着一身有些旧的休闲西服,但非常的干净。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

  可是江胜利一看到这个人脸色就变了。

  在那迟疑了一下,还是对保安说道:“让他进来。”

  “江总,你好。”

  “军哥,你好,有段时间没有见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贺建军!

  来的居然是贺建军。

  贺建军永远都保持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我没有什么事,就是到处转转而已,正好看到这里有事,就下来看看。你也知道,人嘛,总是喜欢凑热闹的。”

  他和江胜利之间本来是死对头,但此时见面两人都好像没事人似的。

  “军哥,去里面喝口水吧。”

  “啊,不用,不用。”贺建军连连摆手:“江总,上次和你儿子之间有点矛盾,真是抱歉,我先向你道歉了。”

  那天在欧阳迟的画廊里,江斌和他正正反反的抽了那么多巴掌,不但被江斌视为奇耻大辱,江胜利听完了也差点爆发。

  可是此刻面对贺建军,他却迅速冷静了下来:“孩子嘛,淘气,不懂事。你这个当叔叔的帮我管教一下也是应该的。”

  “江总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有担当。”贺建军一竖大拇指,随即指了指边上的保安:“这么多保安站在这里影响多不好?先撤了吧,有什么事情我们私下谈。”

  缪易盛也不认识贺建军是谁,而且这里一贯被他视为自己的地盘,眼看这个戴眼镜的家伙大大咧咧的,正想发作,却被贺建军阻止,而且居然真的示意他先让保安散去。

  这戴眼镜的家伙到底是谁?

  “江总就是江总。”贺建军又奉承了一句:“这个人是叫宏哥吧?跟着雷欢喜的?我猜猜看啊,刚才他的口袋里多了一支钢笔……啊,是你的,你江总的。你江总会怎么做呢?我猜到了,让他出卖雷欢喜?宏哥,你真笨,居然没有答应,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江总会把你送去蹲大牢,让你下半生就毁了的吗?”

  宏哥也不认识贺建军,可看他和江胜利如此客气,料定了他们是一伙人,咬着牙说道:“我乐意,你管我!”

  “义气,义气!”贺建军一点都不生气,又是竖起了大拇指:“江总,这时代那么讲义气的傻瓜可不多了,您给我一面子,放他一条生路吧。”

  江胜利笑了笑:“凭什么?我听说你和雷欢喜的关系不错,可是我犯不着给你这个面子是吗?军哥,之前你可没有给过我面子,坏了我很多的事情,现在为什么我要给你面子?”

  “真的不给?”

  “真的不给。”江胜利还在那微笑着:“我知道你是军哥,有身份,有地位,说话呢也是说一不二的,可是我呢?我有钱对吗?有钱可以办到很多事情。我之前不愿意和你发生冲突,不是我害怕了,而是我不愿意。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我不愿意。”

  贺建军也没有生气,他朝前走了两步,然后居然勾住了江胜利的肩膀,就如同勾住了自己的一个老朋友一般。

  江胜利的身子稍稍的抖了一下,但随即便镇定了下来。

  “咱们兄弟好久没有这么亲热过了。”贺建军叹息一声:“真怀疑以前的日子啊,无拘无束,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那时候你叫我军哥,我叫你阿利,现在你成江总了……阿利啊,做人还是留一线的好啊。”

  “我要是不愿意呢?”

  “阿利,什么事情都不要回答得那么肯定。我知道你有钱,你可以请保镖,平常人不要说靠近你了,就连见都见不到你。可是你看到这颗树了吗?树干虽然粗壮,但却总有有很多枯枝的。”贺建军指了指面前的一颗大树:

  “你的儿子江斌就是大树上的枯枝啊。他喜欢买名牌,也喜欢逛夜场,一个人的时候很多啊。你说,要是他半夜里出来,忽然被人打断了一条腿怎么办?人心都是肉长的,当爹娘的总会心疼是不?所以我看放了宏哥算了。”

  江胜利居然一点笑容都没有减少:“军哥,你在威胁我吗?我会回去警告我儿子少出去的,如果他不听,被人打断了一条腿,那是他活该,欠管教,谁让他不听大人的话呢?”

  “阿利啊,你翅膀硬了,高飞了。”贺建军似乎有些无可奈何:“我还能怎么办呢?连威胁你儿子都不起作用了……啊,你身上的衣服很值钱吧?”

  “是的,军哥你要是喜欢……”

  江胜利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贺建军一只手环抱住了他的身子,另一只猛的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一下就朝着面前的大树上撞去。

  一下、一下、接着又是一下……

  不远处不光是宏哥看傻了眼,连缪易盛也看傻了,甚至都忘记了要叫保安。

  一连撞了七八下,贺建军这才住手,此时的江胜利已经是血流满面。

  他的力气本来很大,差点把宏哥的手都捏断了骨头,可是在江胜利的面前却一点反抗的能力也都没有。

  贺建军却和个没事人一般,掀起江胜利的衣服帮他擦去了一些血迹:“阿利啊,你军哥永远是你军哥,你就算变成了世界首富,军哥让你做什么你都必须要去做,不能不听军哥的话,不能和军哥顶嘴,知道了吗?”

  一边的缪易盛这才反应过来,正想呼喊保安过来帮忙,却看到江胜利朝自己这里摆了摆手。

  血迷蒙住了江胜利的眼睛,他能够感觉到贺建军松开了自己。

  擦去了蒙住眼睛的血:“军哥,满意了吗?你现在下手可比以前轻多了,老了吗?”

  “军哥老了,下不了狠手了,可是如果有必要,军哥还是会变得年轻的。”这次轮到贺建军笑了笑:“阿利啊,可以放人了吗?”

  “放人!”江胜利大声说道。

  放人?就这么把自己放了?

  宏哥懵在了那里。

  这个戴眼镜的人是谁啊,看起来如此斯斯文文的,可是下手怎么那么狠?

  被他打的,那可是赫赫有名的溪海集团的老总啊!

  可是在贺建军的面前,他居然连还手的勇气也都没有?

  “阿利,谢谢你啊,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了。”贺建军很客气地说道,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百块钱塞到了江胜利的口袋里:“阿利,和以前一样,拿这钱去看看医生。”

  这让人该哭还是该笑?

  贺建军居然给了溪海集团董事局主席江胜利一百块钱?

  “走吧。”来到宏哥面前,贺建军停下了脚步:“把钢笔还给人家,傻乎乎的真以为自己了不起?被人害了一次还不够?”

  宏哥赶紧把钢笔放到了地上……

  ……

  “江总,赶快报警吧。”

  在村医院里,缪易盛一脸惶恐地说道。

  江胜利在自己的地盘上挨打了,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啊。

  本以为江胜利会勃然大怒,谁想到江胜利却一言不发的沉默在了那里。

  难道被打傻了吗?这可不是江胜利的脾气啊。

  过了一会,江胜利才说道:“那个人叫贺建军,大家都叫他军哥。以前他有个仇人,外号叫光头华……”

  光头华人多势众,那时候的贺建军却还没有出名,一次双方起了冲突,被光头华靠着人多狠狠的打了一顿。

  贺建军的一条左胳膊都被打断了。

  本以为把对方打进医院里太平无事了,谁想到当天夜里,光头华带着一帮小弟在那吃宵夜的时候,断了一条胳膊的贺建军却鬼魅一般的出现了。

  一只完好的手里握着一块砖头,众目睽睽之下接连砸了光头华6下。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光头华,贺建军把满是血迹的砖头朝地上一扔,对那帮小弟说道:“来吧,用这块砖头帮你们老大报仇吧。最好打死我,不然我会一个个记得你们每张脸的。”

  结果是,没有一个小弟敢动的。

  缪易盛听的目瞪口呆:“后来呢?那个叫光头华的死了吗?”

  “没有死,在医院住了大半年才出院,贺建军也因为伤害罪蹲了两年大牢,一出来就成了大哥级的人物。”江胜利苦笑了一下:“所以这样的人你惹得起吗?你要是不能一次性的整死他,他一出来就会找你报仇,都不带隔夜的。”

  缪易盛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江胜利这样的人居然也有害怕的对象。

  可还是有些不太甘心:“江总,难道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算了?他打了我儿子,又打伤了我,就这么算了吗?”江胜利站了起来:“算不了,但对付贺建军,得慢慢的等。他是人,总会有疏忽的。”

  缪易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他其实是想和江胜利说,你现在是家大业大,真的和贺建军这样的人死磕到底好吗?

  但是在江胜利的面前还是少开口为妙。(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