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今天起来的特别早。.: 。

  对于他来说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今天是他爸爸挑战维克托教授和他所领导的乔尔布特研究小组。

  乔远帆究竟培养出了什么样的品种?雷欢喜不知道。

  但他一点都不在乎。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爸爸不会输的。

  过去没有输过,今天不会输,未来也永远不会输。

  这是一份信念,一份很难用语言来表达的信念。

  安妮帮他挑了一身淡‘色’的西装。

  她也一样知道今天对于欢喜哥来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日子。

  看着欢喜哥穿好西装,安妮越看欢喜哥越觉得满意。

  恩,真的蛮帅气的。

  自己找的这个男朋友太物所值了。

  “欢喜哥,你爸会赢的吧?”

  安妮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

  雷欢喜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笑了:“可是我对我爸一直都充满了信心。”

  安妮也笑了。

  这就是她的欢喜哥。

  一个从来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却始终无所畏惧的欢喜哥。

  人类和机器的这场战争,现在已经变得举世瞩目了。

  无数的人关注这即将生的这一切。

  雷欢喜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自己:

  “我们走。”

  我们走!

  不管踏出去之后会面对什么:

  我们走!

  当雷欢喜从屋子里走出去的那一刻,他忽然现,整个村子的人都出现了。

  “欢喜,加油!”

  “加油,欢喜!”

  每个人都对着雷欢喜说出了这样的话,似乎今天是雷欢喜要和别人决战一般。

  有这样的村民真好。

  这是雷欢喜心里冒出来的唯一想法。

  安妮的手紧紧的握着欢喜哥的手。

  有这样的男朋友,真好。

  ……

  一大早,已经有大量的人涌入了方寸大酒店。

  尽管这家酒店目前正处在试营业阶段,但知名度却早已经打开了。

  当之前的那次比较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这家酒店的存在。

  一家神奇的酒店。

  国际兰‘花’品鉴大会最终决战的地点居然选择在了这里。

  传奇的维克托教授和他所领导的乔尔布特研究小组。

  以及更加传奇的“乔疯子”乔远帆!

  马一冰显然对眼前生的一切非常满意。

  能够让国际兰‘花’品鉴大会最引人瞩目的一场对决放到方寸大酒店来进行,这本身就是一次巨大的胜利了。

  也许很多人本身对兰‘花’并不是特别的感兴趣,但是人和机器对决的这一噱头却足以引起这些人的巨大兴趣。

  而这就是马一冰所看重的商机。

  当然商机远远不止这些。

  还有那些随处可见的广告牌。

  “赏兰‘花’,喝梨‘花’酒。”

  那是梨‘花’酒业的广告。

  当然,让梨‘花’酒业总经理刘爽恨的牙齿痒的是,同为方寸公司下属企业,在广告费上马一冰居然一点情面不给,寸步不让。

  可不光光是只有马一冰看到商机,刘爽一样能够看到商机。

  本来在他看来,大家都是一家公司的,广告费嘛,总有商量余地的。

  可是一找到马一冰,却根本不是如此。

  马一冰根本就是一个活阎王啊,一分钱都不愿意减免的。

  “大家一个公司的,马总你看总有商量余地吧?”刘爽陪着笑容这么对马一冰说道。

  “刘总,我想给你面子啊,可是人人都这么来找我,我怎么办?”马一冰也同样陪着笑脸说道:“钱,肯定一分都不能少了,顶多这样,我‘私’人请你吃顿饭当成是赔罪了。”

  刘爽的一张脸当场就黑了下来。

  成,马一冰,马总,你有种。一家单位的都这么不给面子,你将来别落在我的手里。

  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的刘爽只能咬着牙答应了下来。

  本来想把官司打到雷欢喜那里的,还是贺建军再三调解,刘爽这才暂时作罢。

  可是他和马一冰的梁子也算是结下来了。

  “马总啊,刘爽可是比较早就跟着雷总的。”站在马一冰的身边,贺建军笑着说道:“面子多少还是要给一些的。”

  “面子?”马一冰不屑的‘抽’了一下鼻子:“他是梨‘花’酒业,我是方寸酒店,两个不同的单位,他要赚钱,我也一样要赚钱,那么好的机会,人人都想要那块最醒目的广告费我,优先给他已经是最大程度的面子了。怎么着,钱还要我倒贴?这世上有那么好的事情吗?随便他把官司打到什么地方去。”

  贺建军耸了耸肩。

  看着吧,马一冰和刘爽两个人针尖对麦芒,将来有的好戏看了。

  “那个人。”马一冰忽然指向前方:“看那个人!”

  哪个人?

  那个人?

  怎么了?

  穿着一件呢大衣,里面一条格子围巾,手里拎着一个轻巧的箱子,年纪估计在四十来岁的样子。

  怎么了?很正常啊?

  “带着一个箱子,眼睛又不是往兰‘花’展区看的,十有**不是专程来看兰‘花’的。”马一冰皱着眉头说道:“住店的客人?也不像,进店到现在没有办理入驻手续,东转西转,一直都在看着服务员,还有那些墙角垃圾箱的地方,好像是在检查什么。贺总,我要是猜的没有错,他是星菁奖的评选员。”

  “啊,真的?”贺建军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他也知道,马一冰入主方寸大酒店后,最看重的就是这个星菁奖,一心要在开业的第一年就拿到这个奖。

  而从马一冰的嘴里,贺建军也知道了星菁奖的重要‘性’。

  这可是对一家酒店最大的肯定。

  现在星菁奖的评选员真的来了吗?

  “星菁奖的评选员都是采用的暗访方式。”马一冰的眉头锁的更紧了:“他们有一套独特的打分制,酒店很多细微的,会被我们疏忽的地方都会被他们记录在案。一旦分数无法达标,星菁奖那是不用想的了。”

  “在怎么办?”听马一冰这么说的那么确定贺建军也有一些紧张起来。

  “我们前期工作做的非常好,不用怎么担心。”马一冰在那想了一会说道:“贺总,你亲自盯着这个评选员,他到哪你到哪,一刻也都不能疏忽。从登记入住到吃饭的地方,全程要有人盯着。总是,怎么对待犯人的就怎么对待他。”

  贺建军哑然失笑。

  什么叫怎么对待犯人的就怎么对待他?

  人家好歹是星菁奖的评选员!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