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而边上病床上躺着的,是雷欢喜。

  帮安妮输了那么多的血,身子却没有任何的疲惫不适,这也让雷欢喜更加确定了一件事,自己的身体素质绝对已经不是往日可以比拟的了。

  这次真的是万幸,如果不是能够和小胖建立心灵上的交流,如果不是自己的血是真正的“万能血”,安妮这次只怕凶多吉少了。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难道自己真的要和安妮、和朱家有缘分?

  先救了朱晋岩,接着又接连两次救了安妮,是不是冥冥中真的在预示着什么?

  安妮还没有醒来,依然躺在床上沉睡,和过去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大小姐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雷欢喜侧过了身子,他第一次这样仔细的看过安妮。

  真的很美,美的让人心动,尤其是在她沉睡的时候。

  自己知道安妮很美,但却没有想到当凝神观看的时候会如此的美。

  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秀美的嘴唇……一切的一切在安妮的脸上搭配在一起都是如此的完美……

  其实有这样的一个女朋友也是不错的……

  看着看着,雷欢喜的眼睛渐渐的合了起来……

  ⑩,..

  他睡着了……

  ……

  一辆小车疾驰着朝自己冲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小车将自己整个撞飞……

  然后耳边传来路人的惊呼,传来欢喜哥的大声呼唤。

  自己就躺在欢喜哥的怀里,这种感觉真好。

  除了在大海里的那次,欢喜哥这是第一次抱着自己吧?

  可是自己很快就要死了。

  不过没有关系,能够死在欢喜哥的怀里也是好的。

  救护车来了,自己来到了医院。

  她隐约听到医生护士在说什么Rh阴性血。

  啊。对了,自己是Rh阴性血,传说中的熊猫血。

  完了,这次真的没有救了,真的要死了。

  还有那么多漂亮的衣服没有穿……而且,而且自己还没有成为欢喜哥的新娘……

  安妮觉得自己的脸都红了……

  恩?医生在那叫什么?找到熊猫血了?

  欢喜哥?欢喜哥竟然也是Rh阴性血?

  自己和欢喜哥真的好有缘分

  血从欢喜哥的身体里输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一滴一滴、一滴一滴……

  身体里暖洋洋的。好舒服。

  欢喜哥又救了自己一次……

  那是什么?

  自己从医院里出来了?这是哪里?

  自己成了新娘了?好多好多的朋友都在那里祝贺。

  莫胖子、叱咤战刀、还有甜甜和彤彤……

  新郎呢?

  安妮一转身,就看到了穿着新郎服的欢喜哥。

  好土鳖啊!

  欢喜哥居然穿着长袍马褂!可自己居然穿的是婚纱!

  欢喜哥,你这个大土鳖啊!

  可是,欢喜哥一句话就彻底融化了安妮:“你愿意嫁给我吗?”

  安妮连连点头,愿意,愿意。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欢喜哥的手伸到了口袋里……

  婚戒,欢喜哥肯定是要给自己戴上婚戒了。

  欢喜哥的手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安妮的眼睛忽然直了……片刻,凄厉的惨叫一声:

  “好大的一条毛毛虫啊!”

  ……

  小胖的身子一个哆嗦。

  画个圈圈诅咒你们,又在骂我是毛毛虫!

  人家是龙。真的是龙。

  你看这漂亮的爪……肥了点;可你看看这威武的犄角……小了点。

  但人家真的不是毛毛虫啊。

  该死的欢喜哥,该死的安妮啊!

  欢喜哥把血输给了安妮,血里对安妮的影响要过几个小时才会彻底消除。

  所以在这几个小时里,安妮脑子里的影像小胖也能接收到一些。

  几个小时之后,欢喜哥血液带来的幻觉才会消失。

  小胖肥肥的小爪子在地上不断划着。

  画个圈圈诅咒欢喜哥,画个圈圈诅咒安妮……

  ……

  好大的一条毛毛虫啊!

  安妮一下睁开了眼睛。

  没有婚礼的殿堂,没有婚纱,没有长袍马褂。更加没有拿条肥肥的毛毛虫。

  自己正躺在医院里。

  真的被汽车撞了。

  一侧头,看到欢喜哥正在甜甜的睡着。

  是欢喜哥给自己输了血。是欢喜哥救了自己。

  安妮就这么一直看着熟睡中的欢喜哥,一滴眼泪悄悄的从她的眼角涌出……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护士走了进来。

  一看安妮,怔了一下,接着惊喜的叫了出来:“你醒了!”

  ……

  “朱先生,虽然您女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这次撞击的非常严重,要醒来根据我们的估计至少需要三天时间。”医生仔细的介绍了一下情况:“而且有可能留下一些后遗症。”

  朱国旭点了点头,只要能把女儿的命给救回来就可以了。

  “陈主任,陈主任,病人醒了。病人醒了。”护士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不可能,应该是一些身体上的反应。”陈主任非常肯定。

  “真的醒了,真的醒了。”

  陈主任一点都不相信……

  ……

  安妮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朱国旭几乎要欢呼起来。

  “这个……还是比较罕见的。”陈主任还没有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这才多少时候?病人那么重的伤势怎么可能醒?

  真的太罕见了。

  看到安妮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朱国旭握住了医生的手:“陈主任,谢谢你,谢谢你。”

  “救死扶伤是我们应该做的。”陈主任接口说道:“病人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里苏醒,让我非常惊讶。但是暂时还无法开口说话……”

  “爸,我饿了。”安妮脱口而出。

  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真的说不了话,可是她居然能够感觉到血液在身体里缓缓流动,非常非常舒服,然后心里想什么嘴里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

  陈主任张大了嘴。

  小姑娘,你在玩我吧?你是不是被汽车撞了啊?

  “这……陈主任……我女儿她……”朱国旭也有些发懵。

  即便不是医生,从正常思维来考虑。安妮才醒来口齿就那么清楚,而且居然还饿了?这也太古怪了吧?

  “这个……病人……身体机能非常……”陈主任发誓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个好现象,说明病人身体素质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

  陈主任当医生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古怪的事情。

  朱国旭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陈主任,你刚才说的后遗症都有些什么?”

  陈主任恢复了一下情绪:“很多方面的影响,最突出的就是健忘……”

  “不是啊。”安妮却开口说道:“我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楚。”

  “安妮,你刚刚醒,不要说太多的话,注意休息。”陈主任微笑着说道:“朱先生。这样的健忘是需要慢慢治疗恢复的。那辆小轿车撞上您女儿的时候,她的头部在地面受到了沉重撞击……哎,那辆车的驾驶员其实……”

  “那辆车的车牌是云A0299。”安妮忽然开口说道。

  恩?记得?朱国旭和陈主任的目光同时落到了安妮身上。

  奇怪,自己怎么记得那么清楚?安妮也觉得怪了。

  “你还记得撞你的时间不?”陈主任瞪起了眼睛。

  “记得,我最后一次看表是晚上7点20。”

  “当时附近有什么?”陈主任就不信邪了。

  “前面有个20多岁的年轻妈妈抱着一个孩子……我的左面商场里在做活动,我记得第一个获奖的是个中年人,穿着灰色的上衣……路对面有个穿西装拎公文包的男的正在打电话……”

  安妮一口气说了出来。

  陈主任傻眼了。

  朱国旭咽了一口口水:“陈主任,后遗症真的是健忘?”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是幻觉!”陈主任艰难地说道。

  安妮立刻开口:“真的不是幻觉。我记得进医院的时候,模糊中看到我的急救推车边上护士口袋里别着两枝笔,陈主任你到的时候大褂的扣子还没有全扣好……对了,还碰到了一个病人……再以后我就昏过去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昨天中午11点10分发生了什么事?”陈主任咬牙切齿。

  “我正开车回仙桃村,路上还停下来买了几斤水果。一共付了39块5毛。”

  “去年过年的时候你在哪里?”陈主任握紧了拳头。

  “新加坡啊,爸爸,你记得吧,我们一起去的,你还遇到了你的老朋友。叫,对了,车叔叔。”

  “你10岁生日那天发生了什么?”陈主任快要陷入崩溃。

  “弟弟偷吃了我的蛋糕!被我追了几个房间!”

  见鬼了,安妮之间都觉得见鬼了。

  10岁时候的事情自己其实早忘记了,但现在怎么全记得那么清楚?好像脑海里储存着,想要只要一抽出来就行了。

  “好好养病,早日出院。”陈主任失魂落魄。

  病人自己见的多了,这样的病人他发誓是第一次遇到。

  这特么的还是个病人吗?

  这特么的简直就是妖怪!

  大小姐,你被汽车撞伤了,而且伤的很重,你明白这一点吗?

  你这特么的那么健谈那么活泼,还特么的占住了一个病房做什么?

  一贯温文尔雅的陈主任心里终于忍不住骂了脏话。

  这绝对是在特么的挑战医学常识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