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欢喜哥吃的最热闹的一顿年夜饭,也是他吃的最悲催的一顿年夜饭。

  年夜饭不管好坏,最起码得吃饱肚子吧?

  可惜的是,他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一群朋友在那里嘻嘻哈哈的,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那里,宏哥、孙水根、叶添龙三个人已经在吆五喝六的划着拳拼起了酒。

  安妮腻着欢喜哥,问他明天上午一醒来给自己多少的红包。

  董爷爷笑眯眯的看着,这帮孩子啊。

  年轻真好。

  门外传来了汽车停车的声音,大概又是哪个村民连夜赶回来吃团圆饭了吧。

  “欢喜哥,起码1万啊。我今年年终奖才100块,明天红包你怎么都得给我1万。”

  “少来,少来,我凭什么给你红包啊。”

  欢喜哥和安妮两个人在那嘻嘻哈哈闹着,饭店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先生,今天我们这里不营业。”甜甜赶紧站起来说道。

  进来的是一个陌生的中年人,一进来便说道:“这里怎么变成饭店了?”

  这谁啊?

  众人目光纷纷看向雷欢喜,雷欢喜也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大叶子?”董山北却失声叫了出来。

  大叶子?这个人叫大叶子?

  中年人一看到董山北,微微一怔:“哎哟,董叔,您怎么在这?我还想明天去拜访您了。您瞧,我一直在外地,父亲走了也没有人通知我,我还是前几天偶然才知道的。”

  “轰”的一下,雷欢喜的脑袋炸开了。

  这……这难道是自己的父亲?

  大叶子?大叶子!

  自己的爸爸叫雷海叶,大叶子难道是他的外号?

  在雷欢喜还是很小很小孩子的时候,他的父母便离开了他,扔下了他和爷爷两个人相依为命。

  爷爷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父母的事情,也从来没有给自己看过任何照片。

  每次当雷欢喜问起,爷爷总是这么告诉自己:

  “欢喜,爷爷错了,爷爷没有把你爸爸教育好,那两个狠心的夫妻,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记得,你没有爸爸妈妈,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怕,有爷爷在,饿不着你冻不着你。爷爷就是卖血,也要供你念完书。”

  爷爷说到做到。

  再苦再累,爷爷也总是保证小欢喜要吃饱穿暖。

  而那时候的小欢喜也确信自己从来没有爸爸妈妈,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渐渐的长大了,他懂事了,知道每一个人都有父母,没有谁是真的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有的时候他也会向,自己的爸爸妈妈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可是这个念头一起,他就会强迫自己压回去,然后很肯定的告诉自己那个美丽的谎言:

  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但现在,父亲却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雷大哥。”孙水根和卢姐也终于认出了这个人,惊喜的站了起来:“雷大哥,你这么多年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一点消息也都没有?”

  雷海叶笑了一下:“尽在外面做生意呢,发了一点小财,听说我老爷子走了,回来看看。这是你们孩子?我走的时候,你们都还是孩子呢,现在都有两个儿子了。来,叔叔给你们压岁钱。”

  大刚小刚正兴高采烈的想要去拿,孙水根和卢姐夫妻却心有灵气的一人拉住了一个:“雷大哥,别了,你在外面不容易,自己留着吧。”

  “瞧你们,我都说我发财了,这钱给孩子们买糖吃。”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雷大哥你回来就好了。”

  雷海叶有些尴尬的收好了红包:“哎,你们说这老宅子怎么变成饭店了?谁弄的?我还寻思着把它变成一个农家旅馆呢。你说雁湖村现在免费开放,这可是个商机啊……”

  “我弄的。”

  一个声音飘了出来:“这房子是我的,和你一点关系没有。”

  雷欢喜!

  安妮大概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紧紧握住了雷欢喜的手。

  雷海叶一怔:“你是?”

  “大叶子,这是老雷的孙子……雷欢喜。”董山北好不容易才组织出了一个委婉的说法。

  雷海叶真的怔在那里了。

  雷欢喜?雷欢喜!这是自己的儿子啊!

  “欢喜?你是欢喜。”雷海叶惊喜的叫了出来:“你都长这么大了?”

  雷欢喜却冷冷地说道:“叫我雷欢喜。”

  “欢喜,我,我是你爸爸啊。”

  雷欢喜笑了笑:“爸爸?我居然还有爸爸?爷爷一直告诉我,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西游记你看过没有?我和齐天大圣一样,天造地设,无父无母。”

  雷海叶明显的不自在起来:“欢喜,你爷爷那是在骗你呢……”

  “爷爷不会骗我,从来都不会骗我的。”雷欢喜平静地说道:“爷爷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信,爷爷说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那我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孙水根咳嗽了几声:“董大哥,大过年的,难得你也回来了,坐下来一起喝杯酒吧。”

  雷海叶正想坐下,雷欢喜却忽然问道:“安妮,你爸爸公司的那个韩律师你有电话吗?”

  “有啊,怎么了?”安妮有些莫名其妙。

  “我有爷爷留下的遗嘱,在村委和公证处也都公证过了,这房子能不能够证明是我的?”

  安妮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迟疑了好大一会才勉强点了点头。

  “我的房子。”雷欢喜又笑了:“我叫雷欢喜,所以我喜欢的人才可以呆在这里,我不喜欢的人,出去。”

  “雷欢喜,我是你爹!”雷海叶终于忍无可忍叫了出来:“我知道我过去是有不对的地方,我也不是来和你抢房子的,我现在有钱了,发财了,我是回来找你的。只要你肯认我这个爹,看到没有,我外面的林肯车立刻送给你!”

  雷欢喜手肘撑着桌子,手托着下巴:“还有呢?”

  “我的公司也让你参与经营,我再给你50万!”

  雷欢喜笑嘻嘻的:“你忽然离开了那么多年,就给我补偿那么点钱,恐怕不够吧?”

  “我知道,我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董海叶一看有门,赶紧接着说道:“还有,只要你和我签一份合约,我立刻给你200万。欢喜,那可是整整200万啊。”

  莫胖子立刻警觉起来。

  雷欢喜的爸爸忽然出现,而且还有签一份合约?是什么样的合约?

  “200万啊,好大的一笔钱。”雷欢喜叹息了一声:“什么样的合约?雷总?”

  雷海叶不在乎对方怎么叫自己:“把仙女山的经营权转包给我,或者我们共同经营,这钱我立刻打到你的账上。啊,对了,你和君诚集团签署了合同,没关系,撕毁合同的赔偿爸爸来帮你出。”

  “雷总,你现在经营的是什么公司?”

  “春明旅游公司。”

  莫胖子立刻掏出了手机搜索。

  雷欢喜好像表现的很有兴趣:“雷总,你今天忽然出现在这里,听到我是你的儿子,那份惊喜表现得真好,我差点就相信了。可是我忽然就又明白了,你怎么知道我承包了仙女山?你怎么知道要参与进仙女山的经营只要找我就可以了?你怎么知道君诚集团和我签订合同的事情?”

  莫胖子捅了捅他,把手机搜索到的内容给他看了下。

  一连串的追问,让雷海叶表现得越来越不自在了。

  看了一下搜索出来的内容,笑容重新浮现到了雷欢喜的脸上:“怪不得呢,雷总。春明旅游公司原本只是个小公司,最近刚被多途旅游公司给收购了。啊,我想想,肯定多途方面在收购的时候提出了什么特别条款吧?比如必须说服我把仙女山的经营权转包给你?其实就是多途公司的?”

  雷欢喜猜的一点都没有错。

  雷海叶本来经营的公司很小,也不过是勉强支撑而已。可是谁想到国内的旅游巨头多途公司居然找上了自己,而且开了一个自己无法拒绝的价格收购春明旅游公司。

  不过多途方面在收购的时候,还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也就是雷欢喜所说的,必须要说服雷欢喜,无论是转包也好,还是让多途参与经营也好,总是要雷欢喜答应分享仙女山的经营权,把君诚集团和奔腾旅游踢出局。

  雷海叶满不在乎的答应了下来。

  雷欢喜可是自己的儿子,虽然这么多年不闻不问,连个面都不愿意见,可儿子到底是儿子,哪有儿子不听老子话的?

  当然,为了让事情进行的顺利些,他还是上演了一出认子的好戏。

  雷欢喜那么多时间都没有父母,大年夜的,忽然看到自己的父亲出现,能不激动的眼泪直流吗?

  到时候再让他答应什么事情,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只不过雷欢喜的反应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

  实在太冷静了。

  甚至都有一些冷酷。

  “雷总,我们在吃年夜饭了。”雷欢喜淡淡说道:“所以现在我请你出去好吗?”

  “欢喜,别冲动,那么多年我不在你身边,的确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请你能够原谅爸爸。”

  雷欢喜抬起了头:“雷总,难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