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书记居然是这个脾气古怪的老树头的儿子!

  这可真的太让人难以想象了。

  “老树头的确是凤光荣凤书记的儿子。”

  薛校长在边上介绍了一下。

  老树头大名叫风树北,是云东市机械加工厂的老工人了。

  而他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培养出了凤书记这么样的一个好儿子。

  不过老树头从来都不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的这个儿子。

  他怕给自己的儿子带来麻烦。

  老树头在很多年前一次偶尔的机会里,看到了洪尧福利院。

  他的那颗心被这里的孩子们给深深的触动了。

  从此后,他就和洪尧福利院结下了这么多年的不解之缘。

  他一直都在通过个人努力帮着洪尧福利院和里面的孩子们。

  他的工资几乎全部花在了孩子们的身上。

  尤其是在他退休以后。

  在他退休的第三年,老树头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他把自己的房子全部卖了,而他自己则搬进了洪尧福利院内一个偏僻的单人房中。

  而卖房子的钱,用来帮助福利院中几个急需治疗的孩子们了。

  不管任何人劝他都没有用。

  而在他搬来福利院后,他直接把自己的退休工资卡交给了院方,让他们随意支取给孩子们用。

  至于他自己?

  每顿只要给他一口饭吃就够了。

  还有这样的人?

  雷欢喜、贺建军和马一冰全部都听傻了。

  老树头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上简直就要绝种了啊。

  凤书记当然知道他爸爸做的这些事。

  可是凤书记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还在一直默默的帮着自己的爸爸。

  凤书记每个月工资里也有一部分汇到了洪尧福利院的对外慈善账号上。

  这些都是老树头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里说出来的。

  不过,他随后就是告诉薛院长,这事情一定不能往外说。

  因为他的儿子绝对不是那种喜欢沽名钓誉的人。

  而这一次院方和老树头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几个孩子的手术绝对不能够再拖延了。

  可是钱呢?

  钱从哪里来呢?

  洪尧福利院每年的财政资金拨款是有限的。

  万般无奈之下的老树头只能找到了自己的儿子。

  可凤书记也绝对不能公然为福利院下达行政命令拨款啊?

  正好在这个时候雷欢喜出现了。

  成了,就是他了。

  既然雷欢喜在做好事,那顺带着就把另外一件好事一起做了吧。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老树头一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们的出现了。

  到了这个时候雷欢喜算是彻底明白这前后的原因了。

  能把自己房子都卖了做慈善,这是一个什么样境界的人啊?

  雷欢喜自认为自己也是个喜欢做好事做慈善的人。

  可是要达到老树头这样的境界?

  做不到。

  自己可是绝对的做不到。

  服了。

  雷欢喜彻彻底底的对老树头服了。

  这样的人在人品上简直无可挑剔。

  “老树头,300万,我们承担了。”

  雷欢喜也不再去多考虑什么:

  “以后每年,我们帮你筹款的数字都绝对不会低于这个数字的。”

  “恩。”

  老树头还是那么闷声闷气的回了一句,连声“谢谢”都不带说的。

  “薛院长,我有一个想法。”

  马一冰在一边忽然开口说道:

  “我们在方寸大酒店里举办的慈善晚宴,我想邀请这里的孩子们一起参加,然后让他们在当晚再表演一个节目。”

  “这个。”薛院长看起来有些迟疑。

  “我是有目的的。”马一冰坦然说道:“可以让客人们看到这些孩子目前的状况,而且孩子们可以用自己的节目,告诉那些客人们,他们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而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来自于外界的帮助。光靠我们一个方寸公司,很难做到面面俱到,但是如果有更多人的帮助那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略略停顿了一下,马一冰继续在那说道:

  “还有,我也不是让你们免费帮忙的,一个节目,方寸大酒店方面单独为洪尧福利院捐款100万元。”

  虽然方寸大酒店刚刚开业,资金同样有压力,但马一冰在心里大概算了一下,这100万的资金他还是可以挤出来的。

  “我看成。”

  老树头在一边接口说道:“100万,再有100万,让我老树头上去跳舞都行。”

  一句话让边上的人听的都笑出了声。

  “那好吧。”薛院长也下了决心:“我这就准备一下,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准时到达的。”

  “我派车来接你们。”马一冰急忙说道。

  “对了。”老树头这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凤光荣这么做不违反组织纪律吧?”

  “不违反,不违反。”雷欢喜赶紧说道:“我这个当事人都没有说什么,谁还能够说三道四的?对了,我得给凤书记打个电话。”

  可一看时间,还没有到6点呢,只能暂时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成了,薛院长,这里的情况我们也看到了,我们肯定会竭力帮忙的。”雷欢喜又朝那些孩子们看了看:“我们就不打扰了。”

  “等等。”老树头猛的说道:“雷,雷什么来着?”

  我擦,你家欢喜哥帮了那么大的忙,连你家欢喜哥叫什么你都不知道?

  “雷欢喜。”

  “恩,雷欢喜。”老树头点了点头说道:“你身上带钱没有。”

  呃,什么意思?

  “带了啊。”

  “给我100块钱。”

  雷欢喜迷茫的掏出了100块钱。

  “今天你们别走了,我请你们吃饭,就在我住的那地方,打扰不到孩子们。薛院长,可以吗?”老树头居然这么说道。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应该是院里请大家吃饭才对啊。”薛院长急忙说道。

  “不用了,还是我来请吧。”

  雷欢喜哭笑不得:

  “我说老树头啊,你当现在还是什么年代啊?100块钱你就想请我们三个人?不对啊,你请客凭什么要我掏钱啊?要下水大家一起下水。军哥,马哥,你们每人再掏100块钱出来,凭什么让我一个人掏啊。”

  贺建军和马一冰不由得笑了出来,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的无奈。

  雷欢喜就是这么一个家伙,300万都答应出了,偏偏还要去计较这100块钱?

  可你遇到这样的家伙又能有什么样的办法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