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入住方寸大酒店了。

  都是来参加慈善晚宴的富豪们。

  房价在“英明的”雷总的示意下,涨了很多。

  不过这些富豪们也并不在意。

  而且很快还有一条消息传出:

  市里的凤书记和娄书记都会来参加晚宴的。

  而且入住的就是这家大酒店。

  这一来更加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尤其是那些没有买到门票的。

  预定房间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得到这个消息的雷欢喜笑眯眯的,心里对自己简直是佩服到了极点。

  凤书记和娄书记知道后会怎样?

  管他们会怎样呢。

  反正自己做都坐了,怎么着?

  瞒是肯定瞒不住的,凤书记和娄书记早晚都会知道啊。

  可谁让是你凤书记先让我上了一个大当啊?

  其实也不算上当,还是做了一件大好事的。

  纪德诚的电话已经打来了,他今天就会到酒店。

  雷欢喜特意一早就来酒店等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纪德诚出现了。

  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秦力法居然和他在一起。

  不用顾虑什么了?

  一看到纪德诚和秦力法在一起,雷欢喜心里很快便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难道准备对朱国旭动手了?

  这可是雷欢喜最不愿意看到的。

  “纪总,秦总。”

  “雷总,你好你好。”

  “早上就来在这里等你们了。”雷欢喜笑嘻嘻地说道:“纪总,秦总,先办入住手续吧,帮你们留的是套房,两间。”

  “不是吧,我们两个人要住两家套房做什么啊?这次我们助理秘书一个都没有带。”纪德诚怔了一下。

  “宽敞,宽敞。”雷欢喜不怀好意的笑着。

  可等一办理入住手续,纪德诚和秦力法同时叫了出来:

  “啊,这么贵?涨价了?雷总,咱们有协议价没有啊?”

  “没有,没有。”雷欢喜笑的那叫一个贱啊:“绝对不可能有协议价的,听说你们来了,我特意临时涨价的。”

  “凭什么啊。”纪德诚瞪大了眼睛。

  “你们都是大老板,我不宰你们宰谁啊?”

  雷欢喜居然这么理直气壮地说道:“哎,别愣着了啊,所有的房费全部是当做慈善基金的。”

  “我算是服了你了。成,成,你做好事我们掏钱,我们认了。”纪德诚一边嘀咕着一边办理了入住手续。

  服务员抿着嘴强忍着自己才能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能把这么无赖的事情做得那么理直气壮的恐怕也只有他们的雷总了。

  “哎,这房我开了,宰也被你宰了。”纪德诚挥动着手里的房卡说道:“你好歹是东道主,总得请我们吃顿饭吧。”

  “那当然了,你当我雷欢喜是那么小气的人?”雷欢喜拍了拍胸脯说道:“你们先把行李放到房间里去,我在这里等你们。”

  “这还差不多。”

  纪德诚和秦力法一起把行李放到了房间,重新下来:“走吧,吃饭去。”

  “哎,去哪呢,这边。”雷欢喜急忙朝门口指了指。

  “啊,不在你饭店里吃啊?”

  “哪能呢,请你们吃云东的特色菜。”雷欢喜神秘兮兮地说道。

  特色菜?

  这一来可把纪德诚和秦力法的好奇心给调出来了。

  雷欢喜带着他们出了方寸大酒店。

  左拐,前行300米,右拐。

  “雷总,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里啊?”

  “别急,别急,马上就要到了。”

  左拐右拐的,雷欢喜在一条巷子里停了下来:

  “就这里。”

  纪德诚和秦力法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

  “贞贞饭店”。

  恩,没看错,就是贞贞饭店。

  门面又破又小。

  里面总共就放着四张小方桌,一个客人也都没有。

  饭店里又破又旧,一个中年妇女坐在账台后面无聊的看着电视。

  “老板娘。”

  雷欢喜豪气干云的叫了一声。

  老板娘很不乐意的把目光从电视上挪开,可是等看清了来的人,立刻叫了出来:

  “哎哟,这不是欢喜嘛?”

  “是我,老板娘。”

  “你毕业后可就再也没有来过了啊?”

  “我这不是来了嘛?”

  雷欢喜明显以前是这里的熟客了:“我带两个朋友来吃饭,老板娘,有什么好菜尽管拿出来。”

  “你少来了,大学毕业这么久了,还来这这个小破饭店吃饭,一看就是混的没出息的。”老板娘笑着说道,也不顾忌什么:“你和你朋友先坐,我进去给你们弄吃的。”

  纪德诚和秦力法面面相觑的坐了下来。

  纪德诚连连摇头:“雷总,你用得着这样嘛,这就是你要带我们来吃的特色菜?”

  “这还没有特色?”雷欢喜眼睛瞪得老大:“看看这古老的房子处处透露着历史的气息,你们平时到哪去找那么有特色的饭店啊?”

  “雷总啊,我算是服了你了。”

  秦力法连声叹息着:“见过小气的,可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

  他们可不知道,雷欢喜的小气在他的朋友圈子里那可是出名的。

  “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几个好朋友经常带我来这些小饭店吃饭。”雷欢喜笑着说道:“他们请我的多,我那时候穷的要命,没钱,我印象里好像都没请过几次客。这家饭店的老板娘就叫贞贞,老板、厨师、打杂的,她都一个人包了,人特别好,所以那段时候我们经常来这里吃饭。”

  “都包了?”纪德诚看起来不是特别理解的样子:“那万一她在里面做菜,外面吃饭的客人趁机跑了怎么办?”

  “跑了就跑了啊。”雷欢喜说到这里赶紧解释了一下:“这可不是我说的啊,是老板娘说的。她说啊,就算客人逃单了,也损失不了几个钱,就当是请客好了。再说了,能来这里吃饭的,一个都是熟客,一个都是没钱的人,要不然口袋里钱多谁会来这啊。既然又是熟客又是口袋里没钱的,逃单?逃就逃了吧。”

  “这个老板娘有点意思啊。”纪德诚点着有说道。

  “可是那么久了,真正逃单的还真没有几个人。”雷欢喜兴致勃勃地说道:“反正我们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怎么样,两位大老板,我这也算是带你们微服私访,来体察民情了吧?”

  纪德诚和秦力法互相看了一眼。

  服了,这次真的是彻底的服了。

  那么小气的请客居然能够被这位雷欢喜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