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喜气洋洋,这对于祝南镇来说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祝南镇第一届旅游节暨全国兰花展将在这一天盛大开幕。

  来自云东市的领导,祝南镇的领导,全国兰花爱好者,以及特别邀请来的嘉宾,齐聚在了祝南镇第一旅游大村雁湖村。

  今天的雁湖村和他们的书记缪易盛,也都是春风得意。

  这不光是祝南镇的盛会,更是雁湖村的盛会。

  镇里的几把手都到了,而且云东市的几个重要领导也都受邀出席,这对于雁湖村来说是破天荒的。

  无论如何都要借助这次机会,在领导们的面前好好表现表现自己。

  雁湖村最大的幕后老板江胜利和他的家人,多途旅游的老总吴蕴闲这些人也都早早的到了。

  吴蕴闲同样对这次旅游节特别关注。

  做为雁湖村唯一旅游合作单位,这同时也是多途旅游是否能够打破奔腾旅游垄断性地位的一次重大机会。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江总,应该万无一失了吧?”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特别熟悉的吴蕴闲问道。

  “放心吧,吴总,除了云东方面的几个领导,基本上都到齐了。”江胜利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一段时候才正式开幕呢。奇怪,怎么朱国旭和熊伟林还没有到?那么重要的场合他们可不会缺席。”

  吴蕴闲对朱国旭没有什么印象,但听到熊伟林的名字却情不自禁的皱了一下眉头。

  这可是自己一生最大的对手。

  正在那里说着,就看到几辆轿车停了下来,朱国旭、熊伟林一批人陆续走了下来。

  随即看到和他们一起走下来的一老一少时,吴蕴闲的眉头一下便皱了起来:“见鬼,他们怎么和熊伟林在一起?”

  “谁?”江胜利问了一声。

  “项岳明和他儿子,步行者网的ceo项均艾。”吴蕴闲略有一些不安:“这父子两个,一个是传统旅游媒体的领袖,一个是旅游网点评的老大,都是业内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完全能够左右一个景点的评分和未来走向。江总,我不是再三说一定要邀请到他们吗?”

  江胜利苦笑了一下:“吴总,你这可不能怪我,为了请到他们,我已经三顾茅庐了。甚至在去天南市之前,还抽空专门上门了一趟。可我连人都没有见到。”

  “先生,麻烦问一下这里……”

  一个大概在70岁左右,穿着简单朴素,净胜矍铄的老人来到了他们身边。

  可是他才一张口,忧心忡忡的吴蕴闲已经推开了老人,快步朝着项岳明迎去。

  老人并不死心,又对江胜利和缪易盛说道:“先生,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有什么事情问服务员去。”江胜利和缪易盛更是迫不及待,根本没有理会便跟在了吴蕴闲的身后。

  “服务员?”老人迷茫的朝边上看了看。

  到底上年纪了,自己可怎么找都找不到服务员……

  ……

  “哎呀,项老,项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吴蕴闲满脸带笑的来到了项家父子面前:“你们能够亲自前来,这次旅游节可就算是完美了。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雁湖村的书记缪易盛。”

  “你好,缪书记。”项岳明和缪易盛握了一下手。

  缪易盛有些紧张:“项老,项总,里面请。”

  旅游方面的大人物,江胜利是不认识几个的,不过他和朱国旭可是老相识了:“朱总,了不起啊,居然把项老和项总都请来了。”

  朱国旭笑了笑:“你江总搭台唱大戏,我是肯定要捧下场的。江总,不是我故意在你面前表功啊,本来项老和项总是不愿意来的,但我再三恳求,他们这才给了一个小小的面子。”

  这话虽然说的客气,但却等于狠狠抽了江胜利一个巴掌。

  他三顾茅庐,却连项家父子的面都没有见到,可是朱国旭却成功的办到了。

  这不是故意给自己难堪吗?

  其实朱国旭邀请项岳明的办法也非常简单,他在电话里对项岳明的秘书说:“请您转告项老,那个仙桃村的雷欢喜又弄出了几个好玩的东西,请您参观完雁湖村后一定要去他那里转转。”

  当秘书转告了朱国旭的这句话后,项岳明没有一秒钟的迟疑就答应了下来。

  又是一辆轿车停下,很普通的家用轿车。可是当看到轿车里走出的人,江胜利的脸色变了变。

  贺建军和他的妻子燕姐。

  早听说燕姐也参加了这次兰花展,难道你还能赶他们走?

  江胜利立刻连带微笑:“军哥,欢迎来到雁湖村啊。”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不久前才被贺建军打过。

  贺建军却好像也忘记了:“江总,打扰了,我们阿燕不知天高地厚,养了一盆兰花,非要来和全国各地那么多养兰花的高手较量较量,我都对她说了,别到时候输了哭着回家。”

  “军哥说笑话了,燕姐养的兰花肯定是好的。”江胜利打了一个“哈哈”:“你们随意,我还要去招呼几个客人。”

  贺建军微微点了点头,转向了朱国旭:“朱总,你好。”

  “贺兄,你好。”朱国旭从容地说道:“上次见面,还是几年前了吧?”

  “三年前。”贺建军的记性非常好:“朱总是大人物,生意越做越大,我们这些社会上的闲杂人等是不敢高攀朱总的。”

  “哪里哪里,贺兄不也是办了个投资公司,做的风生水起吗?”

  “我那个投资公司,是小打小闹。但放心,朱总,我绝对不会来麻烦你的。我知道您事情忙,也没有什么事要我帮着办的,所以我们是君子之交。”

  “君子之交,君子之交。”

  两个人言语里非常客气,但也非常冷淡。

  三年前,朱国旭下班后没有要司机送,一个人散步着回家。

  但走到一条僻静地的时候,却被两个小混混拦住了要打劫。

  朱国旭是想给他们几个钱破财消灾的,但就在这个时候贺建军出现了。

  贺建军当时也不知道被打劫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君诚集团老总朱国旭,看到有小混混在自己的地头上闹事,就出手赶跑了他们。

  朱国旭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不愿意和这样的人有过多的牵扯,派人送去了三万块钱表示感谢。

  但没有想到的是贺建军不但没有收,反而还让朱国旭的手下带回了几句话:

  “出手帮忙很是偶然,不敢高攀。君子之交,如此而已。将来在路上遇到,能够点个头,打声招呼,我也就很满足了。”

  果然,这件事后贺建军再也没有找过朱国旭。

  而朱国旭对贺建军这样的人特别反感,也是有原因的。他年轻时候才开始创业,可没有少吃这些混混的亏。

  他把贺建军和小混混归为了一类人……

  ……

  “欢喜哥,到喽。”

  一群人从几辆车里下来,安妮欢呼一声。

  有热闹看,是她安妮大小姐最开心的事情了。

  “哎哎,看,看。”莫胖子忽然指着前面叫了起来。

  一辆大众高尔夫停在了那里。

  江斌和徐燕燕从车里走了出来。

  有打江斌脸的机会,安妮大小姐怎么可能放过?

  曾经得罪过欢喜,她安妮大小姐从此就阴魂不散了。

  “江斌。”安妮主动和江斌打起了招呼。

  一看到安妮和雷欢喜这群人,江斌立刻脸色阴晴不定。

  自己招谁惹谁了?怎么到哪里都能碰到这些家伙?

  “你不是吧。”安妮围着高尔夫转了一圈:“你的奔驰呢?”

  这不是明知故问?

  偏偏莫胖子向来和安妮臭味相投:“不是输给你了?”

  “对啊,我都忘记了。”安妮连连摇头:“江少,你这也太不讲究了。这是高尔夫1.4t旅行版吧?20几万来着?车其实挺不错的,但不配你江少的身份啊。江少出门,大奔是最低配置啊。是不,胖子?”

  “是,是。”莫胖子一迭声地说道:“江少曾经在一次宴会上说过,他出门低于100万的车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你们不去说相声太可惜了。”江斌气的脸色发青,可又无可奈何。

  自从他一再闯祸,把自己的奔驰都输了以后,大概是江胜利为了给自己儿子长长教训,把公司的一辆高尔夫给了江斌。

  江斌自然是不情愿的,可是这是老子的安排,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被安妮和莫胖子这么一说,又气又急。

  “欢喜哥。”偏偏安妮火上浇油,挽住了欢喜哥的胳膊:“你看人家江少怪可怜的,要不把你的奔驰借给他开几天吧。”

  我擦,你们的事少牵扯到我,欢喜哥可不想趟这趟浑水。

  可是他不想插手,偏偏事情找到他。

  江斌被安妮这么夹枪带棒的一通嘲风,真的急了:“安妮,你还敢不敢再和我赌一次了?”

  “赌什么?”以安妮大小姐的脾气,怎么可能示弱?

  “用我的这辆车赌我输掉的奔驰!”

  安妮怔在了那里,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江少,你没什么事吧?你是不是输糊涂了啊?”

  “还有我脖子上的这块玉也拿出来和你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