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拍卖已经进入到了尾声。

  这是一次大获成功的拍卖会。

  募集到的资金还在不断的上升着。

  每个人都想看到最终会以一种什么样的结局结束。

  “现在是倒数第三件拍品。”

  当祁秋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张桌子上的客人却忽然举起了手。

  亚德里恩!

  “请说。”

  祁秋水的手伸向了亚德里恩。

  “请求进行电话拍卖。”

  亚德里恩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本次慈善拍卖是通过视频直播的,也同样接受网络和电话拍卖。

  当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任何一次的网络或者电话拍卖。

  亚德里恩的请求一下让雷欢喜产生了好奇。

  要知道,在他今天刚刚进来的时候,就说过了有“神秘人”会出现。

  难道打来电话的就是那个神秘人?

  “当然可以。”

  祁秋水接受了对方的请求。

  雷欢喜看到亚德里恩打通了一个电话。

  “各位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这是倒数第三口箱子。”

  祁秋水让工作人员抬上了一口箱子:

  “大家知道,本次的慈善拍卖已经进入到了尾声,让我们在为孩子们做最后的一点贡献,拿出我们全部的爱心来吧。”

  “1ooo万!”

  祁秋水的话音刚落,亚德里恩已经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这个价格。

  “轰”的一下,整个现场都沸腾了。

  1ooo万!

  竟然有人直接出价1ooo万了!

  天啊!

  本来这次拍卖的最高价是45o万,现在1ooo万的价格直接翻了两倍不止啊。

  祁秋水也怔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9号桌的客人,您说的是1ooo万吗?”

  “是的,1ooo万!”亚德里恩微笑着进行了确认。

  “9号桌的客人。”祁秋水看起来还是不太相信的样子:

  “本次的拍卖是慈善性质的,虽然拍卖成功后不汇款并用承认任何法律效应,但这对孩子们是很大的打击,同时对您的委托人的声望和名誉也是有影响的。”

  也难怪他会迟疑。

  刚才亚德里恩的确是捐献了1ooo万,可现在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又是一个1ooo万买下了这口箱子?

  “我为9号桌的客人担保。”

  雷欢喜这时候笑着说道:“如果款项无法按时到位,全部的损失由我来承担。”

  开什么玩笑啊?

  这可是红珊瑚资本的管理者啊。

  1ooo万对其他人来说是巨款,但对于亚德里恩来说根本不算回事。

  而正在和他通电话的人肯定也是一个巨富啊!

  只是到底是谁在那么的帮着自己呢?

  “好的,那我必须要代表所有的孩子们谢谢9号桌客人的委托人的慷慨了。”

  祁秋水也再度变得兴奋起来:

  “1ooo万,现在有人出价1ooo万,还有人再次加价吗?”

  没有了。

  肯定是没有了。

  “1ooo万第一次……1ooo万第二次……1ooo万第三次——成交!”

  祁秋水手里的拍卖槌落了下来:

  “恭喜9号桌的客人,成功的竞拍到了这件作品。”

  “我们也不需要打开了。”亚德里恩淡淡地说道:“我的委托人让我转告大家,这口箱子里的作品将捐献给环江区民工子弟学校。”

  雷欢喜第一个带头送出了掌声。

  不管箱子里是什么,不管箱子里的作品是否值钱,这都是一份心意。

  “感谢9号桌客人以及他的委托人的慷慨。谢谢,我代表本次慈善晚宴的组委会和环江区民工子弟学校由衷的表示感谢。”

  祁秋水接着说道:“那么,我们开始拍卖倒数第二口箱子。”

  “15oo万!”

  祁秋水的话还没有说完,亚德里恩已经再次报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傻了。

  祁秋水傻了。

  在座的所有的客人们也都傻了。

  刚刚才出了1ooo万,下居然又是一个15oo万?

  “15oo万!”亚德里恩重新重复了一下。

  祁秋水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

  “1、15oo万,9号桌的客人出价15oo万,还有人出价更高吗?”

  没有了。

  绝对的没有了!

  所有这口箱子又成为了亚德里恩先生的囊中物。

  “我的委托人告诉我。”

  亚德里恩先生的脸上始终都带着笑容:

  “这口箱子也不必开了,里面无论是什么,都将捐献给洪尧儿童福利院。”

  所有人都在鼓掌,只有雷欢喜没有鼓掌。

  亚德里恩的委托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他?

  也许吧。

  最后一口箱子也搬了出来。

  现在,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亚德里恩先生的身上。

  他还会在座什么?

  还会有什么奇迹生吗?

  果然,这一次的亚德里恩先生更加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

  “2ooo万!”

  祁秋水已经没有那么吃惊了。

  1ooo万、15oo万、2ooo万。

  亚德里恩先生今天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

  每一个人都在好奇电话那头的那个家伙到底是谁?

  电话那头的那个家伙到底有多少的财富?

  最后的三口箱子,竟然直接拍卖出了45oo万的天文数字!

  而且居然全部是被一个人给买走的。

  偏偏这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

  “9号桌的客人,这口箱子您的委托人又准备送给谁呢?”

  祁秋水居然这么问道。

  第一口箱子是送给环江区民工子弟学校的,第二口箱子是送给洪尧儿童福利院的。

  第三口箱子呢?

  果然,亚德里恩先生继续微笑着说道:

  “我的委托人告诉我,第三口箱子,将送给他的一位朋友。”

  然后,他的目光落到了雷欢喜的身上:

  “雷欢喜先生,你愿意接受这份礼物吗?”

  “我不接受行吗?”雷欢喜居然好像很不乐意的叹了一口气:

  “是那个家伙吗?”

  “当然。”亚德里恩先生的笑容非常灿烂:“只有您敢叫他那个家伙,您愿意和他通话吗?”

  “等到晚宴结束之后吧。”

  雷欢喜知道自己猜对了。

  亚德里恩先生人笑着挂断了电话:

  “所有的钱款在明天就会打到慈善拍卖组委会的账上,我的委托人让我转告组委会,这些善款,都是他代表雷欢喜先生捐献的,因为他们是朋友。”

  现在,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雷欢喜的身上。

  雷欢喜有一个什么样的朋友啊,谁不希望有这样的朋友呢?

  除了朱晋岩。

  这个时候的朱晋岩是无比嫉妒而愤怒的。

  是谁?

  雷欢喜到底有着一个什么样的朋友啊!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