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大酒店举办的慈善晚宴就这么轰轰烈烈的落幕了!

  这次的慈善拍卖取得的成就让人震撼。

  在最后时刻亚德里恩先生的神秘委托人强势出现后,本次募集到的慈善捐款竟然接近8000万!

  这是之前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一个结果。

  当这个数字由祁秋水报出后,全场都沸腾了。

  每个人都用最热烈的掌声表达着自己的祝贺。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让人振奋的事情呢?

  “谢谢,谢谢。”

  凤书记握着雷欢喜的手说道:

  “我代表所有的孩子们,代表云东市委谢谢你啊。”

  “不客气,凤书记。”

  雷欢喜摸了摸脑袋说道:“其实说老实话,我都没有想到会募集到这么多的善款。”

  “那是你雷欢喜的面子啊。”娄书记也在一边笑道:“我看以后这样的慈善拍卖,都可以由你来出面了。

  “别啊,娄书记。”雷欢喜赶紧说道:“您可就饶了我吧。”

  凤书记和娄书记一起笑了出来。

  凤书记再次和雷欢喜握了一下手:“好了,今天我们在这里留了那么长的时间,也该要告辞了,我还是要再次的感谢你啊。”

  雷欢喜把凤书记和娄书记送了出去。

  一转身,看到爸爸妈妈也出来了。

  这次梁雨丹也帮自己的儿子捧足了场,花费120万拍卖下了一口箱子。

  至于箱子里是什么?

  那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一份心意。

  “儿子,我们先走了。”梁雨丹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别整天的忙,多带安妮回来吃饭。”

  “知道啦,妈。”

  乔远帆没有说什么。

  此刻他的心情也许是最复杂的。

  他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

  这次成功的慈善拍卖已经证明了自己儿子的实力。

  他同时也为自己的儿子感到担忧。

  他同样知道亚德里恩的那个神秘的委托人是谁。

  委托人给了雷欢喜那么大的面子,其实也让雷欢喜更加朝着危险进了一步。

  这时好时坏?

  乔远帆也说不清楚。

  可有一件事情他是可以肯定的:

  一些事情也到了逐渐让自己儿子知道的时候了。

  “朱总,这就走了。”

  刚送走自己的爸爸妈妈,雷欢喜一转身看到朱国旭和师若雅走了出来:“我和安妮请你们吃宵夜吧。”

  “不必了,不必了。”朱国旭摆了下手:“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忙呢。”

  他今天的心情很不开心。

  在纪德诚面前吃了那么大的一个瘪。

  虽然自己的妻子并不知道实情,但依旧让他非常的不开心。

  他不希望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而更加让他意想不到的是:

  雷欢喜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能请来凤书记和娄书记也就算了,更加重要的是:

  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

  雷欢喜怎么认识这么有能量的朋友?

  那可是整整的4500万啊。

  雷欢喜的这个朋友居然眼睛不眨的就捐献出来了。

  即便在自己的全盛时期,也都无法做到这点。

  现在君诚集团正面临着资金上的紧张,如果雷欢喜能够让他的朋友帮忙,那么什么的困难都不再是困难了。

  问题是:

  以现在自己和雷欢喜的关系?

  他实在是开不出这个口啊。

  “国旭兄,这就走了?”

  纪德诚和秦力法也走了出来。

  “啊,走了,走了。”朱国旭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

  其实这个时候的他是很不愿意看到这两个人的。

  “有空一起喝一杯,好好的聊聊。”纪德诚笑着说道。

  “啊,好的,好的。”

  “纪哥,什么时候到家里来吃饭。”师若雅却热情地说道。

  “一定,一定。”纪德诚满脸带笑。

  朱国旭一分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了,急匆匆的带着自己的妻子离开了。

  他们刚走,纪德诚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

  “我和老秦今天见识到了。”

  “见识到了什么?”。雷欢喜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亚德里恩和他身后的红珊瑚资本。”纪德诚的眉头紧锁:

  “你之前和我们说过他们的可怕,但老实说,我和老秦心里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可今天我们真的看到了。4500万我们也一样拿的出来,但对方却根本就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就好像,怎么说呢?就好像在那做着一场游戏而已。”

  雷欢喜的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何止是就好像?

  这些钱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场游戏。

  “最可怕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露面。”秦力法接口说道:“今天来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是带着一些目的性而来的,可是对方呢?他们表现的完全就是不在乎。那个亚德里恩,当他第一次捐献出来1000万的时候,那份自信,即便我在远处也能够感受到。”

  雷欢喜知道他们已经真的感受到了危险了。

  一份巨大的危险。

  “所以我告诉你们,现在不是和朱国旭清算私人恩怨的时候。”雷欢喜同样面色凝重地说道:

  “还有很多可怕的人和事都没有出现。他们现在已经对君诚集团动手了。纪总、秦总,我拜托你们的事做了吗?”

  “做了。”纪德诚点了点头说道:

  “如果说我之前还不是特别重视的话,请你相信,明天,对,就是明天,我立刻会去办你让我做的事。”

  “不是私人恩怨,不再是私人恩怨了。”

  秦力法喃喃重复着这句话:

  “我依然恨朱国旭,可是现在这份私人恩怨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了,不是因为同情他,而是因为我们自身的利益。他多坚持一分钟,也等于是多为我们争取到了一分钟的时间。”

  雷欢喜还是有些欣慰的。

  起码纪德诚和秦力法已经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必须要他们亲眼看到才行。

  “那就拜托你们了。”雷欢喜非常认真地说道:“目前为止我和亚德里恩的关系还算融洽,那边有什么情况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还有,朱晋岩这个人,你们也要密切注视,他虽然蠢笨了一些,但我担心的是,他的丧心病狂。”

  没错,就是丧心病狂这几个字。

  很多时候一个丧心病狂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比如当年的江斌。

  而现在的朱晋岩?

  也许比当年的江斌会变得更加的疯狂。

  因为这个时候的他已经不容许自己再失去任何的东西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