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南镇第一届旅游节暨全国兰花展终于开幕了。

  按照惯例,各个主要领导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贺词。

  最后一个发言的是娄书记。

  在表达了自己的祝贺和展望后,娄书记出人意料地说道:“有谁知道十八湾镇?”

  这个问题太出人意料了。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衡韩市盐阳县,是全国著名的贫困县。而其中的十八湾镇就是全县去贫困的一个地区。

  祝南镇是十八湾镇的帮扶镇,也可以说是姊妹镇。

  只是娄书记此时忽然提起十八湾镇,未免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他想要说什么。

  “同志们,朋友们,各位亲爱的来宾们。”娄书记开口说道:“我们在这里热热闹闹的办旅游节,但是十八湾镇上的孩子们甚至都没有一个像样的学校。我曾经去看过,苦啊。”

  娄书记给来宾描述了一下十八湾镇学校的状况,和孩子们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依然不放弃学习的精神,听的一些女士眼睛都红了。

  难道是要现场捐款吗?

  “大家不要以为我是来要大家捐款的。”娄书记一句话便打消了所有人的顾虑:“我们经过全体研究投票,决定帮助十八湾镇兴建一所现代化的小学和中学,但是在资金上我们还是有很大的缺口。怎么办?我们决定进行一次现场的慈善拍卖,所得款项全部用于兴建学校。”

  这番话立刻引起了一片掌声,几个云东市来的领导也都频频点头。

  俞镇长亲自客串了一把拍卖师。

  尽管拍卖的程度和动作完全称不上标准规范,但能有这个心已经不错了。

  第一轮的拍卖是十八湾镇小学学生自己画的画。

  有的是画在报纸上的,有的是画在写满字的废纸上的。

  尽管画的非常幼稚,但却很快引起了哄抢,竞价居然一轮高过一轮。

  其中的一副“太阳和我一起去上学”,居然拍卖到了800元的价格。

  这个价格是雷欢喜报出的。

  而他的竞争者竟然是项均艾。

  最后在雷欢喜“哀求”的眼神中,项均艾笑着放弃了竞价。

  做好事,谁做都是一样的。

  这是画在硬板纸上的,硬板纸的两边歪歪扭扭,到处都是缺口,估计是被硬撕下来的。

  画的也非常的幼稚,但是雷欢喜却分明从里面看到了一份童真。

  自己的这800元虽然不多,但却有可能帮助一个孩子完成梦想。

  第二轮拍卖的就比较有价值了。

  是云东市一些书画家、收藏家捐赠的。

  其中赫然还有白厚春的画。

  江胜利力挺自己的连襟,以18万的价格买下了白厚春的画。

  这是做慈善,也没有人说什么。

  朱国旭和熊伟林同样不甘示弱,分别以20万和25万的价格拍卖下了两样藏品。

  而项家父子,也拿出了20多万的价格买下了几幅作品。

  就连贺建军夫妻,也一样拿出了10多万。

  光是这几个人,就贡献出了100万左右。

  慈善拍卖会到现在可以说已经非常成功了。

  云东市的几位领导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高潮往往是留到最后的。

  “最后一项,也是最珍贵的一样拍卖品。”俞镇长说到这,卖关子似的停顿了下:“十八湾镇小学的命名权。竞标获胜者,将以他的名字来命名这所小学,以表彰他为学生们做的贡献。起拍价5万,每次加价不低于1万。现在我宣布,拍卖开始!”

  “5万!”有人第一个报了出来。

  江斌!

  听到自己儿子出价,江胜利微笑着对朱国旭和熊伟林说道:“孩子们想做点好事,我看我们这些当大人们的就不要参与了吧。”

  他很早就知道了这次拍卖,特意叮嘱江斌不要放弃这次机会。

  那么多的领导,那么多的媒体记者,这可是一个塑造名望、打响知名度最好的机会。

  为了自己的儿子,江胜利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祝南镇向云东市打的报告已经得到了市里的批准:

  协助开发盐阳县!

  这里面可是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啊。

  谁能够在这次拍卖中取胜,就给领导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也将给盐阳镇,乃至于衡韩市留下最好的名声。

  对将来取得盐阳镇的开发权将有巨大帮助!

  朱国旭本来是想竞价的,但江胜利这么一句话,却反而将了他的一军。

  孩子们想做好事,大人们和他们抢什么?

  真要赢了,反而会被江胜利拿来大做文章。

  什么沽名钓誉,不给后辈机会等等。

  “8万!”

  有人大声喊了出来。

  莫胖子!

  朱国旭笑了一下:“当然,孩子们的事情,我们这些当大人的参与什么?”

  那些孩子们中,可是有莫胖子这个狡猾的和老狐狸一样的小家伙在。

  别人看不出其中奥妙,但莫胖子却一定能够看出来。

  “9万!”江斌继续抬价。

  10万……11万……15万……

  当到20万的时候,莫胖子终于退出了竞争。

  场中不乏成功的商人,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大概提前被朱国旭打了招呼,一些人也不愿意和孩子们抢这样的机会,居然没有人参与竞争的。

  “20万,已经出到了20万,还有人加价的吗?”俞镇长大声问道:“20万第一次,20万第二次……20万……”

  “25万!”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响起。

  安妮!

  安妮一口便喊出了25万的价格!

  朱国旭笑了。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到底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

  朱晋岩呢?朱晋岩为什么不参与竞价?

  自己的这个儿子啊,和女儿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眼看就要成功,又是安妮横刺里杀出,坏了自己的好事,江斌恼怒起来:“26万!”

  “30万!”安妮连想都不想便报出了这个价格。

  欢喜哥听了啧啧称奇,到底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30万在她嘴里就和玩似的。

  江斌一咬牙,直接加了3万:“33万!”

  “40万!”

  当安妮眉头不皱的报出这个价格,周围人反而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呼。

  “安妮,你是不是什么都要和我争?”江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安妮的身边,低声恨恨地问道。

  “安妮姐姐乐意,你管得着吗?”安妮大小姐毫不客气地回道。

  “43万!”江斌咬牙切齿。

  “50万!”安妮干脆直接报出了一个整数。

  斗上了,这两个年轻人斗上了。

  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

  “朱总,令千金豪爽啊。”江胜利皱了皱眉头,随即便笑着恭维了句。

  朱国旭也是一笑:“小孩子,不知道赚钱辛苦,不过做好事嘛,随便她去玩吧。哎,江总,咱们可说好了,当大人的谁也不要干涉啊。”

  刚才江胜利用这句话将了朱国旭一军,现在朱国旭反过来用这句话挤兑住了他。

  拍卖会上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江斌开始是3万3万的加,到了后来,在安妮咄咄逼人的气势下,已经变成了1万1万的加了。

  他想不通,不就是给一个穷的要命的地方小学命名嘛,犯得着耗费那么巨大的资金吗?

  脑子坏了?

  有这些钱做点什么事情不好?

  当到65万的时候,江斌吃不住劲了,尤其他认为这么做完全不值得:“安妮,今天让我一次,将来我肯定回报你。”

  安妮朝他妩媚一笑:“不高兴!70万!”

  江斌不行了。

  他朝父亲那里看了过去……

  ……

  “江总啊,看看我买下的这把茶壶怎么样?”

  朱国旭把刚刚拍卖到的茶壶递到了江胜利的眼前,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啊,不错,不错。”江胜利心不在焉。

  “我觉得这花纹是最好的。”朱国旭再次将茶壶阻挡住他:“还有这色泽你看多漂亮啊……”

  ……

  “70万第一次……70万第二次……”

  父亲那里什么指示都没有得到,俞镇长催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江斌不敢再出价了。

  第一是他觉得不值,第二是父亲给他的价格是50万,现在自己已经自作主张多了那么多了。

  万一再高,父亲不乐意了,骂自己,断了自己的资金那可怎么得了?

  该死的安妮,又不肯放过自己。

  “70万第三次!成交!”俞镇长手里的拍卖槌落了下来:“恭喜朱安妮小姐。十八湾镇小学将以她的名字命名!”

  ……

  “这茶壶,我越看越喜欢。”

  朱国旭终于把拿着茶壶的手缩了回来。

  晚了,一切都晚了。

  江胜利恨得牙痒痒的。

  朱国旭这个老狐狸,居然使上这么一招。

  还有江斌,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为什么不加价?

  几十万,他买起奢侈品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到了办正事的时候却这么的犹豫不决。

  他知道拍卖其实是一面,更重要的是未来的商业机会吗?

  笨蛋,笨蛋!

  可是这个时候他再后悔也已经没有用了……

  ……

  “好样的,安妮。”雷欢喜冲着安妮一竖大拇指:“这一次你真的是做了大好事了。”

  “哼,傻蛋,和你安妮姐姐拼。”安妮得意洋洋:“再出价,你家安妮姐姐准备直接出100万了!”

  “有气魄!”

  边上的几个马屁精怎么肯放过这拍马屁的大好机会?

  几位领导走了下来,向安妮表示了祝贺和感谢。

  而看着这一切,再次吃瘪的江斌恨不得冲上去就和雷欢喜拼命。

  为什么是雷欢喜?雷欢喜又招惹谁了啊?

  江斌的看法非常简单,要没有雷欢喜的话安妮怎么可能这么做!(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