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月票加更送上,敬请各位读者大大笑纳。)

  ————————————————

  安妮漂亮的赢了第一局。

  老实说,本来她也没有想太多的,只是觉得一来这是在为十八湾镇的孩子们做些好事,二来江斌出价了,自己就肯定要和他抢,不管出多少钱都要抢到手。

  就那么简单,没有什么道理逻辑可讲。

  而且最关键的是,在竞价开始之后,莫胖子悄悄的对她说了一句:“拼到底。”

  然后安妮就血拼到底了。

  事后问起莫胖子来,他挠了挠头:“我就觉得肯定有问题,那些大佬,你爸爸,江斌爸爸都对竞拍竞争那么热心,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但他们绝对不是没有目的的。还有江斌,可不是喜欢做慈善的人。你和他对着干,我确定错不了。”

  简单的一塌糊涂的道理。

  可偏偏莫胖子猜对了。

  “欢喜哥,我棒吧。”安妮炫耀似的对欢喜哥说道。

  “你棒不棒我不知道,可你爸爸肯定高兴。”欢喜哥居然说了这么一句。

  安妮一怔:“为什么?”

  “我看十有八九十八湾镇或者盐阳县有什么商业开发动作了。”欢喜哥若无其事地说道:“刚才你们在竞拍,朱总和江胜利算是对上了。为了一个学校的命名,他们可没有必要这么做。”

  欢喜哥也猜对了。

  以后安妮无意中和自己的父亲说起此事,朱国旭一笑:“欢喜判断的很准确。”

  “啊,那么傻乎乎的欢喜哥还真的能看出来啊?”安妮有些不太服气。

  “傻乎乎?”朱国旭笑了:“雷欢喜傻乎乎?他比你们任何人都聪明,眼光看的更远。他比莫胖子还会装傻,比莫胖子还要聪明。”

  “爸,这我管不着,你给我100万呗。”

  “做什么?”

  “你想啊,70万买了冠名权,我卡里都没钱了。我又帮你做成了那么大的一桩事,你总得给我奖励吧。我不管,你不给我我就天天赖在你办公室不走了。”

  于是,我们的安妮大小姐一转眼就赚到了30万……

  ……

  初阵失利,让原本轻松的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尴尬了。

  江胜利恨铁不成钢,恨不得现在就把江斌叫过来狠狠的骂一顿,但碍于客人在面前,只能勉强把不满压在了心中。

  可偏偏那个江斌,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还和个没事人一样到处乱转。

  “江总,我多句嘴。”吴蕴闲笑了笑:“贵公子和朱国旭的女儿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盐阳县和十八湾镇要开发的消息,我提供给了你,但第一次的机会你就没有能够抓住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

  江胜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若无其事:“没有关系,小事一桩。将来我们还有机会,现在最关键的是办好这个兰花展。”

  “是啊,但愿不要再出任何岔子了。”说到这,吴蕴闲忽然朝着不远处一指:“那个叫雷欢喜的,还挺受记者们欢迎的。”

  这个时候的雷欢喜正被一群记者包围在了其中。

  他的身份可绝对的不一般。

  全国游泳冠军,外加国宝级奇石的拥有者。

  这些记者们无孔不入,早就通过各式各样的渠道把雷欢喜过去种种神奇的事迹摸了个清楚。

  兰花展?

  雷欢喜出现在雁湖村?

  敏感的记者们很快捕捉到了里面大有文章可做。

  “雷欢喜先生,您这次来有兰花参展吗?”

  “雷欢喜先生,您这次有什么惊世作品?”

  “雷欢喜先生,对于雁湖村的兰花展您是怎么看的?”

  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了雁湖村的兰花展上,关于旅游节的问题居然没有一个记者提问的。

  哪个记者不希望能够在这次的兰花展中出现一些什么突发状况,好让他们有文章可做?

  欢喜哥被问的头晕脑胀,做什么?记者都盯着自己做什么?

  那么多的领导那么多的大人物在这里呢。

  在那支吾了半天,才说道:“我就是来看看的,没有什么兰花,没有什么作品。”

  身为他的“经纪人”,莫胖子就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听到欢喜哥这话,顿时大为不屑的撇了撇嘴。

  哼哼,欢喜哥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他要不是来砸场子的,吃饱了撑的来雁湖村做什么?

  看着缪易盛他们成功吗?

  这可绝对不是欢喜哥的性格。

  可是欢喜哥的口风太紧了,无论记者怎么追问,他都坚持自己只是来参观兰花展的。

  雁湖村的工作人员都在紧张的忙碌着下午兰花大赛盛会的正式开启,客人们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游览一下雁湖村,参观一下那些摆放在外围的兰花。

  特别爱玩的安妮,早和莫胖子、朱晋岩他们不知道去哪玩了。

  欢喜哥也乐得清静。

  老实说,依靠着大雁湖的雁湖村,风景的确非常美丽,缪易盛对雁湖村的开发工作也相当到位。设施一应俱全,各式各样的工作人员也都井井有条的在忙着自己手边的工作。

  负责兰花展最后布置的、负责清洁的、负责保安的、负责疏导游客的……

  再想想自己的仙桃村,在这方面和这里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他手下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具体的分工,反正是哪里需要人就去哪里。看起来人人都是多面手,但其实多少有些职责不明,分工凌乱了。

  毕竟欢喜哥才踏进这个行业不久,而缪易盛却在其中浸.淫.了太长的时间。

  那些并不是特别名贵的品种,到处都能看到。

  一盆一盆的,看起来很是美丽。

  欢喜哥是不懂兰花的,也就是看个热闹而已。

  他看到一个老先生正站在一盆兰花前看的非常仔细,也信步走了过去。

  恩,是蛮漂亮的。可是漂亮在哪里?欢喜哥根本说不出来。

  “这什么兰花啊?”雷欢喜自来熟,问了一句。

  “宋梅,又叫宋锦旋梅。”老先生也热情的介绍了下。

  这老先生大概70岁左右的年纪,穿着非常朴素,但却非常干净。

  “宋锦旋梅?”欢喜哥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好奇怪的名字。”

  “这是乾隆年间浙商宋锦旋家选出的兰花,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名字。”老先生非常热情:“小伙子,不懂兰花吗?”

  欢喜哥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是啊,不懂。”

  老先生给他介绍了一下:“这宋锦旋梅,花开梅瓣型时,三瓣特别紧圆,你看,蚕蛾捧、刘海舌,有的时候也能开出荷形水仙瓣或者是梅形水仙瓣,如同兰草强壮时偶然有并蒂花。老叶多呈弓形,苞叶淡红色,叶色浓绿,叶幅较宽,叶尖纯,这是春兰梅瓣型中的杰出名种,也被列入春兰四大名种之首啊。”

  老先生对兰花的知识如此丰富,也让我们的欢喜哥大开眼界。

  可他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既然这么珍贵,什么四大名种之首,怎么放在外面让大家参观了?”

  “可惜啊。”老先生叹息一声:“名种是名种,但这株种坏了。这看,这既不是荷形水仙瓣,也不是梅形水仙瓣,而是长成了个四不像,,叶色又黯淡无光,不值钱了,不值钱了。”

  欢喜哥这才恍然大悟。

  可是再怎么样,也总比自己送给安妮那盆丑的掉渣的兰花漂亮吧?

  “这次兰花展还是比较让人期待的。”老先生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亲眼看到那些参加大赛的兰花了:“据说全国各地几乎所有的名种都参加了比赛。喜欢兰花的人,这次总算可以一饱眼福了。就是不知道那盆素冠荷鼎会不会参赛。”

  欢喜哥为了这次兰花展,也算做了一番功课。

  他知道国内最有名的兰花就是素冠荷鼎了,这可是价值1500万的兰花啊!

  一盆兰花价值1500万?疯了,疯了。

  还别说,就算有人出到了1500万,但人家兰花的拥有者还不愿意出手。

  听说这次大展组委会专门邀请了素冠荷鼎参赛,但却被主人一口拒绝。

  按照燕姐的说法,只要素冠荷鼎不参赛,那盆紫绶盖绿英妥妥的就是第一名!

  “小伙子,你对兰花不懂,但却也有兴趣来参观?”老先生笑着说道。

  “啊,是啊。”欢喜哥有些尴尬:“我就是来看看,学学的,老先生,您能多指点我一些不?”

  “好啊,好啊,反正我在这里也没有认识的人。”老先生话里似乎别有所指:“雁湖村的景色不错,兰花展也的确有不少好东西,但这里的人架子太大,对外来游客爱理不理的。难道有你肯陪我这个老头子聊天,我是求之不得的啊。小伙子,你贵姓啊?”

  “我姓雷,雷欢喜,你叫我欢喜好了。老先生,我该怎么称呼您?”

  “叫我老安。”

  老安?这个名字可有趣了。

  老安和雷欢喜谈的非常投缘,指着一盆盆的兰花介绍给对方,这也让欢喜哥从中受益匪浅。

  “可惜,有盆绝世名种是无缘看到的了。”老安忽然叹着气说道。

  绝世名种?

  “您说的是素冠荷鼎?”欢喜哥试探着问道。

  “素冠荷鼎是绝世名种,但和那盆比起来,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雷欢喜听的发懵,还有比素冠荷鼎更加名贵的兰花吗?

  “我一生都在寻找这盆兰花,可惜从来没有找到过。”老安好像感慨无限:“这种品种我只在古书上看到过,寻找只怕早就绝迹了。若是能够让我看到一眼,我就算死了也心甘情愿那。”

  “老安,到底是什么品种让你如此着迷?”我们的欢喜哥满是好奇的追问道。

  “算了,算了,不说了,反正这根本不可能遇到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