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南镇第一届旅游节暨全国兰花展最重的重头戏:

  名贵兰花评选终于开始了。@,

  评委会是由七名专家和知名兰花爱好者组成的。

  这七个人完全能够代表全国乃至亚洲范围内兰花鉴赏的最高地位。

  而其中甚至还有亚洲兰花协会的会长日本人宫本平五郎。

  不光如此,还风闻国际兰花协会也已经派了代表到会。

  但是国际兰花协会行事向来低调神秘,他们不会参与任何形式的公开评选,而只会把自己所看到的忠实记录在案,然后带回协会,经过讨论鉴赏,将再次到实地组团观摩,最终会将自己的商定结果公布到其网站。

  而这一结果也将最终决定这一兰花品种的地位和价值。

  权威性的鉴定结果。

  也许你身边的某个人就是国际兰花协会的特别代表也说不定。

  走进专门设定的展览大厅,一盆盆美丽名贵的兰花终于呈现在了所有客人们的面前。

  这是祝南镇的盛会,同时也是全国乃至亚洲范围内兰花的盛会。

  七名评委观看的非常仔细,在每一盆他们认为有价值的兰花前都会长时间的逗留,仔细的品鉴观看。

  市里的几位领导显然对雁湖村的这次组织工作非常满意,很是夸奖了祝南镇镇政府一番。

  尤其是云东市旅游局的郝局长,这次亲自出席,发了言,做了重要讲话,还对俞镇长和娄书记说:“我看祝南镇的旅游节每年都可以搞一次嘛。云东市旅游局会对你们进行大力推广宣传的。”

  俞镇长和娄书记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了。

  镇领导班子年中就要进行调整,他们很有可能高升。而这次成功的旅游节将是他们很好的一次机会。

  雷欢喜一直都在陪着老安,而随后赶来的安妮和老安似乎也很投缘。

  大家都“姓”安嘛。

  老安知道的太多了,对兰花的了解简直让人惊讶。每一盘兰花,他都能准确的说出它的来历、好在哪里。

  而其中的一些缺点不足,也能被他一阵见血的指出。

  “老安,你太牛了啊。”安妮满脸崇拜:“那么多的兰花啊。你都认识。”

  “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可不是你们这些小伙子小姑娘可以比的。”老安是个特别和气的人,也特别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开玩笑。

  “你看你,老安,说你胖你就喘,怎么和我们欢喜哥似的。”安妮撇了撇嘴。

  老安乐呵呵的:“因为我和欢喜有缘啊,你瞧你这小姑娘,和欢喜那么亲热,在我们年轻时候。这可是要被家长骂的。”

  安妮冲老安吐了吐舌头,干脆一把挽住了欢喜哥。

  老安对兰花丰富的知识,也引起了吴蕴闲的注意:“国际兰花协会的特别观察员也到了,但我们都不知道是谁,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老头?”

  “好像是之前想和我们说话,但我们没有理他的那个老头吧?”缪易盛皱了一下眉头:“要真的是,我们刚才对他态度冷淡,怕他心里会不舒服啊。”

  “宁可相信他就是。也绝对不能犯项岳明身上的错误了。”江胜利当机立断:“老缪,你立刻去请那位老先生到贵宾席去。”

  缪易盛不敢怠慢。赶紧走到老安身边,客客气气地说道:“老先生,您的年纪大了,我们那有贵宾席,您到那里观赏吧?”

  “那里有什么意思?”老安看都没有看缪易盛一眼:“还是这里看着好。我和我小兄弟正在讨论兰花呢,请你不要打扰我们。”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缪易盛悻悻然的走回去说了一下这个情况。

  而这却也更加让江胜利和吴蕴闲认为这个老头肯定是有来路的。

  但人家不愿意领情,那有什么办法?只能紧紧盯着他们,走一步看一步了。

  “精品,绝对是精品啊。”在一盆兰花前,老安停住了脚步。眼中精光闪烁,惊喜万分,赞不绝口:“紫绶盖绿英,这都多少年没有看到了?居然真的有人能够嫁接成功?了不起,了不起啊。这是谁栽培的?”

  他凑近看了下:“参展者、齐丽燕。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啊?”

  雷欢喜和安妮互相看了一眼。

  难道这位老安对全国知名的兰花爱好者都了如指掌?

  “紫绶一品和绿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品种,嫁接培养难上加难,几乎不可能成功。”老安连声赞叹:“倒是听说以前有人栽培成功过,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个人姓乔,外号乔疯子,养兰花简直走火入魔了,20岁的时候就已经被称赞为养兰天下第一。正因为养兰,一直到了40岁才结婚,他的巅峰之作就是紫绶盖绿英,被赞誉为千古绝唱,可惜这盆花最后不知怎么再也没有现世过。啊,对了,栽培出素冠荷鼎的关宝方就是他的徒弟。”

  安妮忍不住问道:“那不是师傅超过徒弟了?”

  “不一样,不一样。”老安连连摇头:“是,素冠荷鼎的价值的确超过了紫绶盖绿英,但素冠荷鼎虽然珍贵,却还是天然品种,而紫绶盖绿英的价值却在于无人可以复制的嫁接技术。关宝方外号小疯子,他自己亲口说过,我的养兰技术不及师傅的十分之一,我可以栽培出素冠荷鼎,但我无论如何都栽培不出紫绶盖绿英。我师傅只要高兴就是种出十盆素冠荷鼎来也不是难事,而我却根本没有掌握紫绶盖绿英的技术。”

  雷欢喜对那个乔疯子产生了莫大的兴趣:“那后来乔疯子呢?他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的技术全部传授给关宝方?”

  “这我就不知道喽。”老安叹了口气:“听说乔疯子后来生了个儿子,再以后就消失了。大概现在正陪着老婆孩子逍遥快活的生活在哪个小镇上呢。养兰的高手都是看轻利益金钱的高人,哪里像我们这些俗人一样?”

  这句话倒也是。

  比如种出素冠荷鼎的关宝方,面对别人1500万的收购价居然都丝毫不动心。

  要换成欢喜哥那可就难说得很了。

  “紫绶盖绿英,好一个紫绶盖绿英。”老安还是没有想明白:“难道乔疯子悄悄的重新收了个徒弟?要在这次兰花展上一鸣惊人?”

  “老先生,我就是齐丽燕。”

  这时候,燕姐和贺建军一起走了过来。

  一看到紫绶盖绿英的主人出现了,老安顿时激动万分:“是你栽培的?你是乔疯子的什么人?”

  在他看来,这个世上除了乔疯子和他的传人外,没有人能够种出紫绶盖绿英来。

  “老先生,这盆兰花不是我种的。”

  燕姐的回答让老安一怔:“什么?不是你种的?那是谁种的?”

  燕姐一指雷欢喜:“喏,就是你身边的这个小伙子种出来的。”

  “你?雷欢喜?”老安看着雷欢喜简直难以置信。

  “老安,想不到吧?我们欢喜哥的本事可大了。”安妮紧紧挽住欢喜哥,那样子好像这盆兰花是她种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老安喃喃说着,猛一抬头:“你是乔疯子的什么人?这株兰花你怎么栽培出的?”

  乔疯子?自己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乔疯子的名字。

  这个老安,难道能种出紫绶盖绿英的人都和什么乔疯子有关系?听到栽培者就问和乔疯子有什么关系。

  怎么种的?你家欢喜哥哪里知道怎么种的?问小胖去。

  要不是小胖鸟了一滴尿,别说紫绶盖绿英了,没准你家欢喜哥还能种出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呢。

  “老安,我哪认得什么乔疯子,这名字我还是今天第一次听到你说起。”

  “那你是怎么栽培出来的?”老安并不死心。

  这个问题就很难回答了。

  欢喜哥在那想了半天:“其实我是……那一天吧……老安,我说我把兰花种子扔到土里然后不管了,过了几天这兰花就自己长出来了,你肯定不相信吧?”

  “欢喜,说真话。”老安急的连连跺脚。

  你看,你看,你家欢喜哥说的就是真话啊!

  朝土里扔了一颗种子,然后它自己就长出来了,不就是那么简单吗?

  “老安。”欢喜哥抓耳捞腮:“其实吧,我耗费了十年心血,精心研究古人栽培之法,结合实际,理论联系实践,屡试屡败、屡败屡试,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被我试验成功。但这可是我的独门秘诀,那是玩玩不能外泄的。”

  看到欢喜哥这样子,安妮差点笑了出来。

  大凡欢喜哥这么说话,这副表情,十句话里有九句话是瞎掰的。

  可她也觉得好奇,没看到欢喜哥种过兰花啊,怎么就凭空变成一盆来了?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往往让人啼笑皆非,老安停了欢喜哥的瞎掰,居然认真的想了一会后才说道:“这倒是,种植兰花各家都有独到之秘,一般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的。欢喜啊,我得谢谢你,你替兰花界保留下来了一盆珍贵的品种啊。”

  老安啊,我们的欢喜哥这次真的是要哭笑不得了。

  我纯粹是瞎掰出来的话你居然还真的相信了吗?

  我刚才说的那才是真的不得了了不得的真话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