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斌悄悄的从展厅溜了出来。

  让他江少再次丢面子?让他江少学狗叫?你们做梦了吧?

  这个人江少可无论如何丢不起。

  只要过了今天,之后他可什么都不认账了。

  “江少,就这么走了?你好像还有一点事情没有做吧?”

  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传来。

  江斌一抬头,安妮、莫胖子、朱晋岩几个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们!”

  江斌怎么也想不通,刚才还特意看了一下呢,安妮这几个人就和雷欢喜在一起啊。

  可是居然一转眼就出现了?

  看来这次是跑不掉的了。

  江斌铁青着脸,拿出钥匙扔给了安妮:“我输了,江少我输得起,这是我车的钥匙,过完年我就和你们半过户手续去。”

  这算是撞到鬼了。

  从奔驰换到高尔夫,现在连高尔夫都输了。

  难道这个雷欢喜真的是自己命中的克星吗?

  安妮笑嘻嘻的转动着车钥匙:“江少,下次见你的时候你别是骑着自行车来的吧?”

  江斌恨得牙痒痒的:“算你们狠。”

  说完一转身就想走。

  “别啊,江少,还有事情没完了。”莫胖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江斌现在最怕看到的就是莫胖子。

  莫胖子拿出了一个手机,一按,江斌的话便从里面冒了出来。

  谁输了谁学狗叫!

  这个该死的胖子居然把赌约前后说的话全部录下来了?

  “我是小人。”莫胖子憨厚的笑着:“我老怕别人看我脑子不好使骗我,所以我总喜欢录音。江少,你不会不认账吧?”

  江斌的豪气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学狗叫?这事他江少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

  江斌认怂了,低声说道:“胖子,这次放我一马,将来咱们有什么事都好商量,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胖子却在那里摇着头:“江少,我胖子是傻,是憨,可我认死理啊。说好的打赌就是打赌,你不能不认账啊。再说了,万一是我输了,你江少肯定也不会放我一马啊。”

  江斌眼里闪动着恼怒:“胖子,你真的要赶尽杀绝,一点面子都不给?”

  胖子凑近了他,用很低很低,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江斌,我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你一直把我当你身边的一条狗,现在总算轮到我把你当狗了。”

  “我叫你妈~的!”江斌忽然叫了起来:“你江少我就是不认账了,怎么样?我就是耍赖了,怎么样?你去说啊,你把这段录音放到网上去啊!”

  “江少,这就没意思了吧。”莫胖子却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做。

  他把一个耳机连到了自己的手机上,然后把耳塞递给了江斌:“江少,我知道把打赌的音频放到网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顶多别人骂你无耻而已,反正你也不是个什么好鸟。可是这段录音呢?你说我要是把它公布出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江斌不知道胖子要给自己听什么,可是他很确定胖子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的。

  迟疑着把耳塞塞到了耳朵里。

  莫胖子按下了一段录音。

  起初还没有什么,但越听江斌越是紧张。

  到了后来,他竟然脸色发白,冷汗一层层的冒了出来。

  看的安妮和朱晋岩都觉得好奇起来。

  录音里面到底有什么?

  “莫胖子,你什么时候录下的?”江斌喃喃说道。

  莫胖子永远都是憨厚忠实的样子:“我刚才说过了,我怕有人欺负我,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喜欢录音,所以我录下了很多的东西。江少,你需要的话我还有。“

  “开个价吧。“江斌拔下了耳塞:”你想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莫胖子说的非常“认真”:“我就要你履行赌约。”

  然后,他打开手机摄像功能对准了江斌。

  江斌迟疑着。

  胖子也没有催他。他很清楚江斌最后会怎么做的。

  几分钟后,江斌忽然对着手机的摄像头叫了三声:

  “汪汪汪!”

  然后,他面色惨白的指着莫胖子:“你听着,今天的事情我早晚全部还给你!”

  说完他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耻辱,这绝对是江少这一生最大的耻辱!

  江少学了狗叫,江少学狗叫的视频,就保存在了莫胖子的手机里!

  “胖子,你可以啊!”安妮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你刚才到底给江斌听的是什么啊,他居然那么老老实实的就学狗叫了?”

  “私人秘密,私人秘密。”莫胖子小心的收好了手机,陪着笑脸。

  “胖子,你不会也把我们的对话都给录下来了吧?”安妮猛的想到了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胖子,我警告你,你要是真的这么做了我和你没完!”

  “不会,不会。”莫胖子赶紧赌咒发誓:“我莫胖子要是录下了你们的任何一句话,你们把我全身的肥肉一块块的割下来!”

  “这还差不多。”安妮满意地说道:“走,咱们看看欢喜哥去。”

  看着兴冲冲姐姐的背影,朱晋岩走到了莫胖子的身边:“胖子,你还录下了什么,大家一起分享下呗。我保证我就听听,我就是好奇而已。”

  莫胖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没什么,真的没有什么。就是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人只要心里没鬼,真给我录音下来了什么也都不害怕了。”

  “恩,恩,胖子你这话我爱听。”朱晋岩连连点头。

  “晋岩,你心里没鬼吧?”

  “我?开玩笑了吧你?我之前整天就是个病鬼一样呆在家里,我能有什么鬼。”

  “哈哈,我说笑呢,瞧你这样子,你晋岩用得着和江斌一样做下作的事吗?不说了,咱们看欢喜哥去。”

  ……

  龙王兰毫无争议的取得了这次兰花展的冠军。

  奖金只有区区的1000块钱,只怕连龙王兰一小片的叶子都买不到。

  可是来这里参加兰花展的人又有谁会在乎这点奖金呢?

  而雷欢喜的龙王兰,却成功的压制住了雁湖村的风头,再次为仙桃村打响了牌子。

  更加重要的是,俞镇长和娄书记的态度:

  他们非常满意!非常非常非常的满意!

  素冠荷鼎虽然珍贵,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属于天南市的,不过是雁湖村借来的而已。

  还有这里的参展的兰花,基本都是从外省市来的,真正属于祝南镇的几乎没有。

  祝南镇可从来不出名贵兰花。

  但现在这一局面在雷欢喜的手中被打破了。

  龙王兰!

  你就算找遍全国,也找不到第二株龙王兰!

  而这盘神奇的兰花属于雷欢喜、属于仙桃村,也更加属于祝南镇!

  雷欢喜这小子不错啊。

  知道第一届旅游节对于祝南镇的重要,为此恐怕把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拿出来了。

  “老俞,觉得怎么样啊?”看到被记者包围的雷欢喜,娄书记笑着问道。

  “这小伙子不错,真的不错。”俞镇长赞不绝口:“那个,龙王兰,全国全亚洲全世界都没有,只存在于那本什么古籍之上,可咱们祝南镇却出了,还是在第一届旅游节的时候。这个一传出去,只怕很多人都会知道了,我们祝南镇的名声这次算是彻底打出去了。”

  娄书记不断点头:“老俞啊,我这个人有个宗旨,谁给我长脸了,我就给谁长脸。雷欢喜一次次的给咱们祝南镇长脸,我就要大力扶持他。”

  “那会有人说你偏心啊。”俞镇长开了一句玩笑。

  “偏心?我就是对雷欢喜偏心了。”谁想到娄书记却当真了:“要让我偏心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谁能做的和雷欢喜一样,我也同样对他偏心。说起来,老缪这次的组织工作做的也还不错,值得表扬。”

  俞镇长却有一些担心:“今天才是旅游节开幕的第一天,主要邀请的都是领导和记者以及宾客,真正的考验明天才会到来啊。不说别的,我听说镇上的旅馆已经都被订满了。”

  “那是老缪的事情了。”娄书记倒并不是特别在意:“镇上的旅馆订满,他雁湖村也有宾馆嘛。再不行,他缪易盛把自己住的房子让出来。还是那句话,做的好,我有奖,做的不好,我板子打上去不会留情。”

  他对这次旅游节是非常重视的。

  镇里的人事班子就快要调动了,是上升还是平调,就看这次旅游节了。

  而为了这次祝南镇第一次旅游节,祝南镇几乎全部的资源,全部的工作重点都倾向了雁湖村。

  办好了,他们脸上有关,领导班子的调整上面肯定不可能不考虑。

  办砸了,别说上面领导,自己第一个不会放过缪易盛。

  “哦,对了,既然你那么喜欢雷欢喜,是不是也考虑一下仙桃村啊?”俞镇长忽然说道:“雁湖村这里热热闹闹,仙桃村那里可是人丁冷落啊。”

  “我看他雷欢喜自己就做的很不错。”娄书记在那想了一下:“自己帮自己成功打出了广告。其它的呢,镇里目前的主要重点还是在雁湖村,就暂时委屈一下雷欢喜了。”

  可是,娄书记还是错误的估计了一些人和形势。(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