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又一次在雁湖村的地盘上大出风头,心里最不是滋味的大概就是江胜利这些人了。

  千辛万苦准备的盛宴,结果全成为了陪衬雷欢喜的。

  缪易盛到现在还没有想通,这算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这个未来女婿啊,净捣乱,净捣乱。”朱国旭一脸“谦虚”:“江总,吴总,缪书记,雁湖村的兰花展,他来凑什么热闹啊?什么龙王兰,瞎胡闹,就算有了也要等到兰花展结束后再拿出来嘛。”

  缪易盛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你这个未来女婿好啊。”江胜利也只有无奈苦笑:“我看他就是个魔术师,想要什么一变就变出来了。朱总,你眼光毒,挑女婿也那么准。我就不行了,儿子找到个女朋友,天天只会买这个,买那个,一点忙都帮不上。”

  徐燕燕就在他身边呢,可是江胜利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徐燕燕委屈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自从来到了江家,随着新鲜感过后,不管是江斌还是江胜利都没有给她好脸色看过。

  要不是为了父亲的公司能够渡过难关,她早就离开江家了。

  早知道雷欢喜现在这么风光,当初为什么就不接受他的追求呢?

  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看着被记者包围着的雷欢喜,深深的悔意在徐燕燕的心中升腾而出。

  别人眼中雷欢喜风光无限,对于我们的欢喜哥自己来说可是苦不堪言。

  他本来就不喜欢接受什么采访,现在却偏偏被那么多的记者包围了。

  好不容易才从记者的采访中摆脱,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却忽然看到关宝方朝自己走了过来。

  “小雷先生,可以和您说几句吗?”关宝方开门见山问道。

  “啊,好,什么事?”

  “我能不能去仙桃村?”

  啊?你要去仙桃村?做什么?

  关宝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想跟你去学养兰。”

  这个……欢喜哥有些无语了……

  和我学养兰?你能和我学到一些什么?

  老实说,自己对养兰一窍不通,你和这个兰痴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总不见得告诉你这龙王兰其实一半是一条真正的龙种出来的吧?

  可是关宝方却表现的非常认真:“小雷先生,我知道每个人培养出的名贵兰种,都属于养兰人的秘密,你是不会轻易告诉我的,但是我就是想去仙桃村,跟在你的身边,哪怕学到一点皮毛我也就满足了。”

  问题是,老关,你跟着我别说皮毛,就连毫毛也都学不到啊。

  你家欢喜哥跟着你学还差不多。

  但这位关宝方却表现得非常执着:“我爱兰,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也不想结婚。兰花就是我的妻子孩子,为了它我什么都愿意付出。我还想请求您答应一件事情。龙王兰出生在仙桃村,请允许我将素冠荷鼎也带到仙桃村,只有在那里,才能让素冠荷鼎长的更加美丽,希望能将龙王兰的神奇也带给它……”

  于是,我们的欢喜哥眼睛亮了。

  素冠荷鼎?关宝方居然要把素冠荷鼎放在仙桃村?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巨大的商机啊!

  仙桃村里既有龙王兰,又有素冠荷鼎,那是一个什么概念?

  财迷的欢喜哥,终究还是有良心的,他没有忘记提醒一下关宝方:“老关……我叫你老关你不生气吧?素冠荷鼎可是有人出1500万向你购买的啊,你放心摆在仙桃村?”

  “我的老师和我说过,真正养兰的人如果被金钱玷污了,那就绝对养不出好兰花来。的确有人出天价问我购买过,但我没有卖,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是真的爱兰,只是想借助素冠荷鼎的名气满足他们的欲.望而已。”关宝方坦然说道。

  疯子,疯子,老师是大疯子,学生是小疯子。

  金钱玷污?大哥,那可是1500万啊!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用1500万来玷污你家欢喜哥呢?

  “老关,你要真的想去,那就去吧。”欢喜哥想着有个人能帮自己养兰也是件不错的事。

  一听雷欢喜答应了,关宝方大喜过望,连声道谢。

  他可不会想到,自己面对的可是真正的一个西贝货!

  “欢喜,紫绶盖绿英一会我们给你送到仙桃村去,算是完璧归赵了啊。”贺建军和燕姐走过来说道。

  这次虽然紫绶盖绿英没有拿到第一,但也是第三名,燕姐的名字永远留在了兰花展,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虽然很想问雷欢喜买下来,但紫绶盖绿英本身就值钱,再加上获得了第三名,肯定已经是天价了,可不是自己能够出得起的。

  “燕姐你要是喜欢,就留在那里好了。”欢喜哥假惺惺说道。

  “得了吧,要真拿走了你不定得心疼成什么样子。”燕姐笑骂了一声:“你现在可神气了,兰花大展的前三名都到仙桃村了,这每年光是前来观摩的兰花爱好者可就不在少数了。”

  对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

  龙王兰、素冠荷鼎、紫绶盖绿英,可不就是这次兰花大展的前三名?

  这完全就是一个卖点啊。

  看到项家父子朝这里走来,贺建军识趣地说道:“你先和别人聊,我和阿燕把兰花送到仙桃村去,弄丢了我们可赔不起。”

  雷欢喜笑嘻嘻的目送他们离开,项岳明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雷欢喜面前,一竖大拇指:“欢喜啊,你总是能够给我惊喜。紫绶盖绿英、龙王兰,你手里还有多少好东西?不瞒你说,刚才不仅仅是我儿子,就连我都看傻眼了。龙王兰啊,这消息传出去,不知道在世界兰花爱好者中要引起多大的轰动呢。”

  “是我,刚刚评选结果一出来,很多父亲的老朋友都找到了他。”项均艾也在一边接口说道:“他们对你的兰花都很有购买意向,但和你又不熟,生怕被拒绝了不好看,所以委托父亲来询问一下你的两盆兰花的价格。”

  发财了。

  欢喜哥心里大喜。

  一盆素冠荷鼎就能卖1500万啊,自己的天下第一龙王兰那得卖多少钱啊?

  可是项均艾随即说道:“但是父亲告诉他们,能够种出龙王兰的,是真正痴于兰、将生命都可以献于兰的品德高洁之士,你不会因为金钱而出卖自己的心血,就如同关宝方不会因为1500万而失去自己的素冠荷鼎是一个道理。所以要想让雷欢喜转卖那是绝不可能的……”

  谁来搀我一把?

  不行了,不行了,你家欢喜哥要昏倒了。

  老大,项老,我最最最最亲爱的项老,痴于兰什么的麻烦您用在关宝方身上好吗?你家欢喜哥就是个俗的不能再俗的俗人,和品德高洁之士半毛钱的关系没有。

  有人要买我的兰花,你倒是帮我引见啊!

  开的价格高了,看在您面子上我给个折扣,再给您个回扣您看成不?

  这龙王兰别人看起来神奇无比,欢喜哥想要的话就可以回到地下室去种啊!

  小胖尿滴尿,自己滴滴血那就成了啊!

  更加麻烦的还在后面呢。

  打从龙王兰被评为天下第一的第一秒钟开始,欢喜哥就在考虑如何把这盆兰花套现了。

  这可是起码上千万的东西啊!

  现在好了,项老这么一说,人人都以为自己是和关宝方一样的“品德高洁之士”,是断然不会因为金钱出卖“比生命还重要的”兰花的。

  没有人再会来找自己了啊?

  自己这兰花卖给谁去啊?

  看到雷欢喜沉默不语,项岳明误解了他的想法:“不用谢我,欢喜,我只是帮你挡掉了那些俗人,让你将来可以专心养兰而已。”

  “谢……谢……您……项老。”欢喜哥强忍着吐血的冲动。

  “不谢,不谢。”项岳明笑着一摆手:“你在这里忙吧,我和儿子去仙女山让他亲眼看看那些奇石了。”

  您老慢走,您老走好,您老没有别的事就别出现了。

  我的钱啊!

  “欢喜啊。”

  “你们买兰花啊?”失魂落魄的欢喜哥随口应道:“办会员卡买兰花有折扣。”

  朱国旭和熊伟林的笑声传来:“熊总,我就说吧,雷欢喜可是想卖兰花的,现在好了,项老这么一说,想找他买兰花的人也都不敢自找没趣了。”

  熊伟林也笑道:“欢喜,别无精打采的了,将来我要是遇到有兰花爱好者想要买,我悄悄的给你带来。”

  欢喜哥这才精神一振。

  恩,还是和这些做生意的可以愉快的聊天啊。

  “欢喜,我就说你早就胸有成竹了,你那天在医院里还和我装傻。”朱国旭看起来兴致不错:“这次干的漂亮,看来我以后和你打交道可得小心点了,别一不注意被你卖了都不知道。”

  你朱总可太看得起我了,这次要不是安妮冒着被笑话的羞辱拿出了龙王兰,自己可就真的认输了。

  振作了下精神:“朱总、熊总,这里的任务我可算完成了,雁湖村的事情也结束了吧?”

  朱国旭和熊伟林互相看了一眼,熊伟林慢吞吞地说道:

  “结束吗?雁湖村的好戏这才刚刚上演而已!”(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