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大冷天的你拿把扇子做什么?”

  欢喜哥的眼神里写满了一个高手的寂寞,扇子轻轻摇动,眺望远方:“你听说过诸葛之亮吗?”

  “欢喜哥,诸葛亮我知道,诸葛之亮是谁?他弟弟啊?”

  “愚昧,愚昧,这么说话显得我有文化。”欢喜哥轻摇扇子,无奈的对安妮摇了摇头:“尔等不读书,不学习,不懂孙子兵法,不学三十六计,如何在乱世安身立命?”

  “欢喜哥,咱能好好说话不?你这样看起来好像个傻子哎。”安妮朝欢喜哥手里的扇子看了一眼:“三国演义我知道,人家诸葛亮摇的是鹅毛扇,你这是生炉子用的蒲扇吧?别扇了,全是灰。”

  欢喜哥叹息一声:“特么的我到哪去找鹅毛扇。”

  “欢喜,欢喜,都安排好了。”宏哥和孙水根、卢姐走了过来。

  “好!”欢喜哥继续在大冷天摇动他的大蒲扇,那上面的煤球灰一层层的飘了出来,弄的周围的人避之不及。

  他这不是诸葛之亮,根本就是来破坏环境的。

  “诸位,我仙桃村扬名立万,名动江湖就看这一战了!”欢喜哥用手里的破蒲扇指点江山:“为仙桃村我处心积虑……”

  “诸葛之亮哥,成语用错了,应该是殚精竭虑。”朱晋岩很不识趣的纠正了下。

  “汝闭嘴。”欢喜哥大是尴尬,清清嗓子继续说道:“今日我率汝等,广开城门,大纳八方宾客,天下归一,在此一战!”

  所有人一齐抱拳:

  “雷教主文成武德、一统江湖!葵花宝典、天下无敌;欲成神功,必先自宫!”

  特么,谁教他们这么整齐的?

  算了,吾诸葛之亮不与尔等计较。

  雷欢喜蒲扇一挥:“尔等留守,吾自单枪匹马直捣黄……哎呀,安妮你踢我做什么!”

  “你能不能好好的说话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

  最让人绝望的时刻到了。

  祝南镇各个大饭店、小饭店全部爆满。

  盒饭?别说盒饭,连饭都快要没有了。

  更加要命的是,祝南镇生意人的习俗是从大年夜一直要到年初五迎财神那天才会放鞭炮开张。

  大饭店是一年365天正常营业的,主要是那些小饭店。

  虽然为了这次旅游节,镇里做了大量工作,但依然还有三分之一的饭店是大门紧闭

  原本只有三分之二的饭店正常营业,再忽然迎来了如此恐怖的人流,根本无法招待。

  而且商店里的方便面、火腿肠、矿泉水早就被一抢而空,连饼干和薯片都看不到了。

  此时的祝南镇上怎一个乱字了得?

  人人都在抱怨,人人都在骂娘。

  游客骂导游、导游骂工作人员……游客骂饭店老板、饭店老板和游客对骂……游客和游客对骂、导游和导游对骂……

  乱了,彻底的乱了一锅粥了。

  到处都是人,密密麻麻的,找个插足的地方都难。

  就快到毫无秩序可言的地步了。

  虽然对缪易盛和雁湖村怒气冲天,但目前的局面镇政府却不能不管。

  那些原本放假的镇政府各级机构工作人员全部被召集紧急加班。

  镇政府的食堂也干脆对外开放。

  不说别的,目前就连镇政府的大院里都呆满了游客。

  可是这依然是杯水车薪。

  食堂原本已经放假了,什么都没有,要招待那么多蜂拥而入的游客,怎么办?

  开始进入镇政府的游客还是比较感激镇领导的,但一直看不到吃的,又渴又饿,怨言又重新升腾起来。

  “娄书记,情况非常严重啊。”刚刚从大院里安抚完情绪的俞镇长走了进来:“食堂里供应不上,游客们开始变得不耐烦了。咱们这里都这样,更加不用说镇上了。”

  “缪易盛,等这事过了我再给你算账!”娄书记怒气冲冲:“我们的工作人员呢?让他们的家属烧饭,大过年的,谁家里都有菜吧?宁可自己肚子饿着,也要确保游客。不要我们祝南镇算是在全国面前出了个大洋相了!老俞,这个责任你和我谁也担负不起!”

  “工作人员都在镇上负责维持秩序呢。”俞镇长苦笑着:“别说警察城管了,就连工商税务菜市场管理部的都出动了。我们人手根本不够啊。别的地方不说,光是在我们大院里,目前还缺四五百份饭。而且就算这批能解决,还有其他的游客呢?”

  “缪易盛,你和我们开了一个国际玩笑!”娄书记也有些乱了方寸。

  “俞镇长、娄书记,快,快。”赵副镇长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雷、雷欢喜来了。”

  娄书记不耐烦地道:“雷欢喜来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能给我带吃的来?”

  “带来了,带来了,他带来了!”

  “什么?他带吃的来了?”俞镇长和娄书记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

  雷欢喜带着仙桃村的一批人,手里端着盒饭,正在那里分发给镇政府大院里的游客。

  再看雷欢喜和他带来的那些人,一个个头发蓬乱,狼狈不堪,好像刚从战场上溃败回来一样。

  “小雷……”

  娄书记刚说了这两个字,雷欢喜已经急着说道:“娄书记,我租的两辆面包车根本进不来,车上有两千份盒饭。”

  “啊?两千份?”俞镇长、娄书记齐声惊叫出来。

  娄书记上前一步:“真的有两千份?”

  “娄书记,我怎么敢骗你们。”雷欢喜喘息着:“好家伙,怎么这么多人啊?我车子开不进来,就每人端着几份进来,路上差点被人抢了,你瞧我们这样子,能进到这里就算万幸了。”

  “老赵。”娄书记大声把赵副镇长叫到了身边:“你立刻带人,去把面包车上的盒饭给我弄来。给我听着,少了一粒米我都找你算账!老俞,你去告诉大院里的游客,饭菜马上就到!”

  说完,握住了雷欢喜的手:“小雷同志,你这是帮了镇政府的大忙啊。你怎么会弄到两千份盒饭的?”

  “我让村里人做的,家家户户都做,我提供饭盒。那么多户人家了,两千份平摊下来费不了多少事。然后我再问他们购买也就是了。”雷欢喜若无其事地说道。

  “啊,这个钱不能让你出,过完年后镇政府会补偿给你的,双倍,你做了大好事,镇政府会双倍补偿给你。”娄书记激动起来,但随即就变得有些疑惑:“小雷啊,你怎么会想到要做那么多盒饭的?”

  雷欢喜明显迟疑了一下:“娄书记,我就是偶尔想到的……”

  “不对,小雷,你没有说实话。”

  “娄书记,我不是不说实话,我怕说出来了得罪人。”

  “说,得罪了谁,我替你扛着。”

  “那我可真说了啊?”

  “男子汉,婆婆妈妈的做什么?”

  雷欢喜好像鼓足了勇气:“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缪书记这个人能力还是有的,但有的时候喜欢说大话,做不了的事情也总是拍着胸脯承担下来,只是没有人向您汇报过。那么大的局面,他肯定应付不下来。旅游节事关咱们祝南镇的声誉,我不放心,悄悄的找雁湖村的朋友问了一下情况……”

  “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懂了。”娄书记沉吟着打断了雷欢喜的话。

  太卑鄙了,欢喜哥,你真是太卑鄙了。

  莫胖子和安妮互相看了一眼,满眼都是鄙夷。

  这么做,可是不动声色的把缪易盛给彻底的阴了。

  缪易盛在娄书记心目中的印象,可是很难翻身了。

  一是闯了那么大的祸,二是我们欢喜哥的几句话。

  雷欢喜一脸恭敬的等待着娄书记发话。

  嘿嘿,缪易盛,你阴了仙桃村那么多年,又想着来阴我,总该你家欢喜哥反击一次了吧?

  欢喜哥这个人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抽死你丫的!

  “缪易盛的这个脾气我听说过。”娄书记掩饰着自己对于缪易盛的严重不满:“前任镇长和书记在的时候,我就听说他喜欢大吹法螺,有次据说还在镇政府工作会议上,说要在三年内把雁湖村的品牌推广到国际上去?这都几个三年过去了啊?前任镇长书记可以放任他,到了我这里行不通!”

  他心里还是有另一层想法的。

  前任镇长书记的时候,缪易盛虽然喜欢说几句大话,但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到了自己这里怎么就出了这样的状况?而且是一次接着一次?

  尤其是在镇领导干部即将调动的关键时刻?

  还有上次。

  自己请他吃面,他不肯,是嫌面太便宜吗?

  人往往就是这样,一旦对谁有了看法,对方身上的任何缺点都会被无限制的放大。

  但是目前祝南镇的这个局面,暂时还不宜对缪易盛怎么样。

  “小雷同志,这个事情就不用再说了。”娄书记振作了一下精神:“我还是那句话,谁给我脸上增光,我就特别偏心谁。小雷啊,现在我们这里缺人少,你和你的朋友们就留下来帮帮忙好不好?”

  “娄书记,能为镇里做事,是我们最大的光荣。”

  欢喜哥昧着良心说出了这句话。(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