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足足准备了有一个小时才亲自下场赌博了。

  他可是大名鼎鼎的仙桃村“赌神”啊。

  赌神VS6个数学天才!

  在这一个小时的准备时间里,克劳迪亚和他的同伴面前赢得的筹码已经超过了200万美金!

  其实说老实话,雷欢喜对输赢还真没有放在心上。

  反正按照盖斯凯尔说的,今天晚上赌场是赔定了

  既然这样,那还多考虑什么呢?

  与其从别人手里输出去,还不如从自己手里输出去呢。

  “先生们、女士们,有人想和你们对赌,你们愿意吗?”

  一旦有人下场对赌,是必须要征得对方同意的。

  那几个男的把目光落到了他们的头,那个叫克劳迪亚的女人身上。

  叫她女人未必太准确,因为这位克劳迪亚只有20岁出头的样子,一头金发,长得非常漂亮。

  克劳迪亚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漠然点了点头。

  雷欢喜坐了下来。

  而此时的盖斯凯尔和埃姆雷全部来到了监控室里。

  老板,不是,国王陛下亲自下场了赌钱了。

  “你好,克劳迪亚。”这是雷欢喜坐下后说的第一句话。

  本来一口被别人叫出自己的名字,肯定是会惊讶的。

  可是偏偏克劳迪亚无动于衷:“请叫我巴恩斯小姐。”

  “巴恩斯小姐,你好,我姓雷。”

  “我当然知道你姓雷,你叫雷欢喜。”

  啊?

  这也知道?

  雷欢喜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对方对自己的底细了解的那么清楚,难道是故意来找茬的?

  “你认识我?”雷欢喜疑惑的问道。

  “我认识你?”克劳迪亚反问了一句之后随即说道:“不,我不认识你,但我的祖父认识你。”

  “你的祖父?”

  “是的,巴恩斯先生,欧内律伊俱乐部的巴恩斯先生。”

  得了。

  雷欢喜除了苦笑也不知道能做一些什么了。

  刚才解决了爷爷,孙女那么快就跑过来报仇了。

  “我知道了爷爷的死讯,也知道巴恩斯家族破产了。”克劳迪亚那张美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你,雷欢喜先生。”

  管我屁事啊,明明是你爷爷先找到的我的麻烦。

  等等,等等。

  雷欢喜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克劳迪亚怎么知道巴恩斯的死和自己有关系?

  那可是钻石联盟的内部会议啊。

  一定有人和克劳迪亚通风报信了。

  ……

  “有人把会议的内容通知了克劳迪亚。”

  不知道什么时候,哈特曼先生出现在了监控室里。

  “哈特曼先生,陛下一定要亲自下场,我们无法阻止他。”

  盖斯凯尔有些惶恐地说道。

  “既然国王陛下有兴趣,为什么要阻止他呢?”

  哈特曼先生的脸上带着笑容:“也许你们的国王陛下能够创造出奇迹呢?”

  ……

  “我们都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克劳迪亚还是用那种淡淡的口气说道:“你应该听过这所大学,在理工类方面,排在全世界的第三位,而我们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是数学方面的天才。”

  雷欢喜连连点头:“所以你们就凭借你们的数学天才来我这里赢钱?”

  “是的,因为我想替我的爷爷和家人报仇。”克劳迪亚的眼中第一次闪过了一丝仇恨:“你根本不知道我的爷爷有多么的疼爱我,你根本不知道失去爷爷的感受。”

  “我知道,我知道。”雷欢喜却喃喃的叹息了一声。

  他也曾经有一个最疼爱自己的爷爷,他也曾经感受过失去爷爷的痛苦。

  没有比自己更加了解这份感受了。

  可是克劳迪亚根本就没有听雷欢喜在那说什么:“可是要报仇,我需要资金。到哪去找资金最好?肯定是赌场了。”

  “而且是这里的赌场是吧?”

  雷欢喜帮她说了下去:“赢我的钱来报复我。来实施你下一步的计划,恩,我更加确定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了,连这里的赌场属于我你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克劳迪亚笑了一下,笑起来特别的迷人:“那么雷欢喜先生,我来的目的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

  一副牌在所有人的面前展示了一下,洗牌、切牌,然后放进了发牌器。

  雷欢喜推出了3000美金的筹码:“跟注吗?”

  “跟注。”在和同伴简短的商量之后,克劳迪亚也推出了相等的筹码。

  这些不光是数学天才,其中还有一个是记忆天才。

  他们商量下来的结果,是雷欢喜顶多拿到19点。

  而他们则会是21点。

  每人面前都发到了两张牌。

  雷欢喜随意的拿起牌看了一眼,摊在了赌桌上:

  “19点。”

  “21点。”

  克劳迪亚微笑着摊出了自己的牌。

  一张Q,一张A。

  3000美元的筹码被推到了克劳迪亚的面前。

  雷欢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发牌。”

  “雷先生,这次你下多少?”

  “6000美元。”

  “克劳迪亚,我们分析的结果,是他不会超过15点,而你将是18点,如果他再要牌,这张牌一定大过8。”

  “好的,我跟,6000美元。”

  开牌的结果毫无悬念。

  雷欢喜15点,克劳迪亚18点。

  雷欢喜又要了一张牌:

  9!

  是一张9!

  6000美元的筹码再次被推到了克劳迪亚的面前。

  ……

  “哈特曼先生,国王陛下到目前为止已经输了8万美元了。”

  “8万美元吗?并不多。”哈特曼先生居然还在那里微笑着:“盖斯凯尔先生,你知道猎人是怎么捕猎的吗?”

  盖斯凯尔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猎人在捕猎前,会挖好一个陷阱,然后他要做的就是如何一步步的诱惑猎物走进自己的陷阱。”哈特曼先生笑着说道:“而且在此之前,他还要投放大量的诱饵,诱饵越多,捕获的猎物也就越大。”

  “您的意思是国王陛下他是故意输的?”

  “不,他是真的输了,因为他不是数学天才,他无法计算出自己下面会是什么牌。但是我确信他已经挖好了一个陷阱,然后还在一步步的让对方把全部的本事,把最后的底牌亮出来。”

  盖斯凯尔还是不太理解:“可是即便国王陛下这么做了,他靠什么能够赢对方?那些人可是很清楚的能够计算出自己会获得什么牌,对方会获得什么牌的啊?”

  “我不知道。”哈特曼先生很快便摇了摇头说道:

  “真正知道答案的只有雷欢喜一个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