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晋岩原本郁闷的心情现在变得好多了。

  自己有孩子了,是个女儿,是一个小公主。

  将来自己的小公主一定会像姐姐那样漂亮的。

  朱晋岩从来也都没有否认过,他一直都和自己的姐姐是最亲近的。

  甚至比对自己的父母都要好。

  如果没有雷欢喜的话,他们还会是非常快乐亲密的姐弟。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雷欢喜出现后才发生改变的。

  算了,现在是开心的时候,不要再去想那个雷欢喜了。

  “朱先生,您来了。”

  在医院里负责照看露露母子的是秦阿姨。

  “秦阿姨,露露和我的孩子呢?”

  朱晋岩迫不及待的问道。

  就和亚德里恩先生一样,秦阿姨的样子看起来同样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

  “秦阿姨?”

  朱晋岩催促了一声。

  “啊,在的,在的,朱先生。”秦阿姨慌里慌张地说道:“我带您去看她们。”

  现在,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朱晋岩的心里出现了。

  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来到病房,看到露露正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手机。

  “晋岩。”

  一抬头,看到朱晋岩进来,露露又惊又喜。

  她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过朱晋岩了。

  “女儿呢?”朱晋岩立刻这么问道。

  “在——在——”

  露露也是吞吞吐吐的。

  “到底在哪里?”朱晋岩发现自己有些忍无可忍了。

  “朱先生,您别急,您的孩子在监护室里。”

  什么?

  监护室?

  “出什么事了?”朱晋岩的脸色铁青。

  “我带您去看看吧。”

  秦阿姨和露露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一些无奈。

  很多事情是绝对隐藏不了的。

  朱晋岩的心在那里狂跳着。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

  然后,朱晋岩就在监护室的保温箱里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朱先生,您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只有34周,是个早产儿,体重2100克。”医生是这么告诉朱晋岩的。

  什么,早产儿?

  朱晋岩的脑袋里“轰”的一下。急忙问道:“有生命危险吗?”

  “现在已经渡过危险期了。”

  医生的这话还是让朱晋岩放心了下来。

  不管怎么样,能够渡过危险期了就好。

  “可是——你还是自己去看一下吧。”

  医生让朱晋岩换了衣服带他进了监护室。

  保温箱里的婴儿刚刚睡着。

  虽然又瘦又小,但睡着的样子却是如此的惹人疼爱。

  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那是——

  朱晋岩忽然发现,自己孩子的双脚似乎有些问题。

  “朱先生,我说以下情况的事情,希望你不好激动。”医生特别提醒了一下朱晋岩:

  “孩子在出生前做检查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到了胎儿的异常,并且通知了您的夫人,但是你的夫人坚持要生下这个孩子。孩子在出生之后双足异常,我们预计,孩子将来长大后恐怕也无法行走了。”

  朱晋岩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残疾人?

  残疾人!

  自己——朱晋岩的孩子,竟然是个残疾人!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有可能。

  吸~毒!

  一定是吸~毒的原因才造成的!

  “朱先生——朱先生——”

  朱晋岩的脑海里一片的空白。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为什么!

  难道老天爷也看不惯自己在和自己做对吗?

  “晋岩,对不起,对不起。”

  露露哭泣着拉住了朱晋岩:“我就是想要个孩子,我太想要孩子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听医生的话,我还是把孩子生下来了。”

  “啪。”

  朱晋岩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露露的脸上。他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你居然给我生下这么个玩意?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朱先生,朱先生,冷静,冷静。”

  医生和秦阿姨都被吓到了,赶紧拉住了朱晋岩。

  露露的半张脸都被打红了。

  她也被朱晋岩给吓到了。

  “我朱晋岩的孩子不可能是这样的,不可能!”

  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朱晋岩失声大吼起来:“像这样的废物,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不应该!”

  “朱先生,孩子的确是有天生的残疾,可她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医生在那劝慰着:“我们相信,经过积极的治疗,妥善的照顾,孩子在将来长大后有可能恢复部分行走的功能的。”

  朱晋岩冷笑一声。

  你说的真简单。

  如果这个废物是你的孩子呢?

  废物,现在朱晋岩内心已经给自己的女儿这么定位了。

  自己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一个孩子!

  那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的。

  尤其是雷欢喜知道后会怎么样?

  他会笑话自己。

  他会把自己当成一个笑话来看的。

  “露露,对不起,刚才我的脾气不好。”

  朱晋岩忽然变得温柔了许多。

  “没关系,没关系。”露露急忙回答道。

  只要朱晋岩不怪自己,那自己什么样的委屈都可以忍受的。

  看到朱晋岩终于冷静下来了,医生和秦阿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露露,我们单独谈谈。”

  朱晋岩带着露露回到了病房里,关上了门:“辛苦了,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一件辛苦的事。”

  朱晋岩忽然那么温柔的对待自己,反而让露露有些不知所措:“晋岩,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应该早些告诉你的。”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不用多说了。”朱晋岩笑了一下:“你那么辛苦,我应该嘉奖你一下。这样,等你出院后,你去瑞士玩上一段时间,散散心。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真的啊?”露露一下就变得高兴起来了:“你真好,晋岩。”

  刚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我们的孩子该怎么办?医生说她要在医院里观察上很长的一段时间。算了,我还是暂时不去瑞士了,等咱们的孩子好了一些之后,再带她一起去好吗?”

  孩子?

  这算谁的孩子?

  难道你以为我朱晋岩会认这样的孩子吗?

  朱晋岩的心里不断的在那里冷笑着。

  “你一个人去。”

  朱晋岩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就你一个人,孩子我会另外想办法的。”

  什么?

  孩子我会另外想办法的?

  什么意思?

  难道说——难道说——

  露露的心里猛的想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