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那些能够让自己发财而且是发大财的事徐海山是从来都不会耽误的!

  他一大早就联系好了运货的大卡车。

  可是左等没有电话,右等没有电话。

  怎么回事?

  难道是赵虎在骗自己?

  不会的,不会的。

  徐海山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一直等到中午,徐海山再也忍不住了,终于拨通了赵虎的电话。

  当他小心翼翼的问出什么时候可以拉货的时候,却被赵虎骂了一通:

  “你傻啊,你什么时候见过大白天运假酒的?”

  呃。

  徐海山发现自己好像是有些傻了。

  大白天的,大卡车装着一箱子酒招摇过市?

  “等着,到半夜里再运。”

  “知道了,知道了。”

  徐海山心里一盘算,让人家驾驶员半夜里运货,这可又得一大笔的钱了。

  “对了,海山,货我是可以提供给你了,怎么出货你想好没有?”

  啊!

  徐海山这才发现了这个大问题。

  对啊,自己怎么出货啊?

  难道一瓶瓶的挨家去卖?

  “你就是整天喝酒把脑袋给喝坏了。”电话里赵虎又骂了他一声。

  “是,是,虎哥,我脑袋是坏了,你教教我吧。”

  徐海山嘴上那么说,可是心里却在想,等老子哪天有钱了,看老子怎么把这给骂回来。

  “成了,成了,也怪我认识你这家伙。我给你个地址,那是一个三级供销商,你拿的价格便宜,直接把这批货卖给他,当中不就赚到差价了?还不用你自己费脑筋。”

  “哎哟,您可是我亲爹啊,虎哥。”

  “少来拍马屁,你来的时候我把地址,价格全都发给你。tmd,你也该换个手机了,连个微信都没有,多麻烦。”

  说完电话就“嘟嘟”的挂了……

  ……

  等待的日子最是难过。

  到了夜里的时候,徐海山终于等到了赵虎的电话。

  “兴阳路那的待拆迁工地,立刻来。”

  “哎,好,我马上来,马上来,虎哥,不在仓库提货啊。”

  “猪脑袋,我那仓库现在那么多提货的人,要排队都轮不到你。”

  “那么多人啊?”

  “废话,我这要不是为了你,犯得着做那么麻烦的事情吗?”

  “虎哥,谢谢你,谢谢你,等我哪天发了财——”

  “少给老子废话了,赶紧的滚过来。”

  ……

  等待拆迁的房子里,一箱箱的梨花酒整齐的堆放在了那里。

  “这么多啊,虎哥。”

  徐海山看的眼睛都直了。

  在他眼里这不是酒,这全都是一箱箱的钱啊!

  对了,搬运的人呢?

  “人?我到哪给你找人去?”赵虎瞪大了眼睛:“自己动手。”

  “哎,哎,自己动手,自己动手。”

  徐海山一点都不敢顶嘴。

  出去和驾驶员商量了一下,加了对方一大笔的钱,两个人开始把酒一箱箱的往车上搬了。

  赵虎坐在一箱酒上,抽着烟,看着他们在那搬,也不帮忙。

  忙活了好久终于搬得差不多了。

  “这还有一箱呢。”

  赵虎站了起来,踢了踢刚才被自己当成凳子坐的这一箱子酒。

  全部搬完了。

  “兄弟,祝你发财。我得回去睡觉了。”赵虎伸了一个懒腰。

  “虎哥,您怎么来的?没看到您的车啊,我先送您回去吧。”

  “就你那车还送我?得了吧,赶紧的,把货送到我给你的地址去,别耽搁了。”

  “哎,哎,我这就去送,我这就去送,虎哥,谢谢您了。”

  ……

  带着发财的梦想,徐海山随着卡车一起差不多颠簸了有3个小时的时间。

  然后终于到达了赵虎说的地方。

  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四五个人忽然出现,拦住了车。

  “做什么啊?”

  徐海山从卡车车窗里探出了脑袋。

  领头的那个人朝驾驶室里看了看:“做什么的?”

  做什么的?

  装。

  你们再装。

  这大半夜的你们不睡觉,躲在这里斗地主啊?

  徐海山心里冷笑一声。

  小小的三级经销商,不知道我可是二级经销商吗?

  以后就是由我给你们提供货了,看到我得客气点。

  一想到这里徐海山的态度立刻变得傲慢起来:

  “你们是三级经销商吧?”

  “三级经销商?”

  那人一怔,随即点了点头说道:“对,我们是三级经销商,你呢?”

  “我是二级经销商。”徐海山特别强调了“二级”这两个字:“我给你们送货来了。”

  领头的那人和自己的同伴互相看了一眼,满脸都写满了不可思议,然后他对徐海山说道:

  “啊,太谢谢了,太谢谢了,就等着你来呢,少了你都成不了席。对了,这次你给我们带来了多少货?”

  “后面车厢里全都是,咱们在哪验货?”

  “前面,前面。”那人眉开眼笑:“老板,我带你去,我兄弟们就去后面车厢里,我能进来挤挤不?”

  “进来吧。”徐海山很大度地说道。

  “小孙、小刘、老马,你们上车厢去,我帮这位老板指路。”

  “干了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邪门的事,还真有人往这凑的。”

  老马在上车厢的时候很是匪夷所思的嘀咕了一声!

  开了差不多有三四里路的样子,前面一片灯火通明,好多人的样子。

  “这么多人啊?”徐海山张大了嘴。

  “对,对,我们在联合办——办货。”那人笑着说道。

  “哥们,那是警灯不?”

  “假的,假的。”

  “假警灯你们都敢做?”

  “敢啊,为你们保驾护航啊,有警察罩着谁敢拿我们怎么着?一会,我派一辆警车送你们出去。”

  “别了,我这自己有车呢。”

  “您这车坐着不舒服。还是警车坐着舒服,司机,停车。咱们那,到地方了。”

  车子停了下来。

  到处都是穿着警察、工商制服的人。

  还有很多穿着普通衣服的人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到处都是闪着警灯的警车。

  到处都是一箱箱的酒。

  “这,这,这,这什么啊?”

  从卡车上下来的徐海山看傻了。

  “老板,这是一个大型的造假酒的地下酒坊啊。”那个人继续客气地说道:“附近各个城市的假酒基本都是从这里流出去的。”

  “啊!”徐海山看的是呆若木鸡:“这些警察和工商呢?都假的?”

  “真的,都是真的,啊,对不住,忘记做个自我介绍了。”那个人一拍脑袋说道:

  “我是衡阳市工商执法大队的大队长杜建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