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建伟干了半辈子的工商执法工作了,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么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本来吧,云东、衡阳两市的工商、警察部门联合执法,根据神秘举报一举捣毁了一个隐藏在两市交界处的特大地下假酒工坊。

  杜建伟带着几个同事穿便装隐藏在必经之路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办案都已经接近尾声了,居然有一辆满载着假酒的大卡车出现了。

  而且还是大摇大摆出现的。

  这等于是猎人挖了一个陷阱,明明已经收获满满的了,结果又有一只笨家伙非要吵着闹着的朝着陷阱里面跳啊。

  哪有猎人嫌猎物多的道理是不是?

  所以到了天亮,一晚上没有睡的杜建伟一点睡意都没有,立刻会同联合办案的警察同志一起提审了这个叫徐海山的家伙。

  徐海山也是懵了。

  这是怎么了啊?

  怎么自己被抓了啊?

  怎么办?

  自己的那100万怎么办啊?

  他现在考虑的不是自己这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是要被判刑的,他第一个考虑的还是自己的钱。

  “徐海山,知道你的这批货涉案金额多少吗?”杜建伟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徐海山迷茫的摇了摇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

  反正赵虎告诉自己这次绝对的可以赚大钱。

  不知道?

  杜建伟无语了。

  一个卖假酒的居然不知道自己货到底值多少钱?

  其实那一卡车的货总共是500箱,按照真酒的市场价值来算在60万左右。

  和他们刚破获的那个大型假酒工坊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杜建伟就是对这个案子觉得好奇。

  所以他才来亲自审问的。

  杜建伟也懒得和他废话:“老实说吧,把这批假酒怎么来的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徐海山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守得住秘密的人,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里。

  他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所有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当听到“赵虎”这个名字的时候,杜建伟低声对身边的警察说道:

  “麻烦云东的同志帮我们调查一下这个叫赵虎的。”

  说到一大半的时候,一个警察走了进来,把一份传真放到了杜建伟的面前。

  杜建伟看了一下:“等等,暂时不要说了。你确定给你假酒的人是以前在汇东酒厂上班,后来因为重伤害罪入狱的赵虎吗?”

  “对,对,就是他,就是他,那一卡车的假酒,全部是他给我的。他还收了我100万呢。”

  “你没弄错?”

  “弄错?怎么可能弄错。”

  “徐海山。”杜建伟不慌不忙地说道:“赵虎在入狱后,数次企图越狱,现在已经被加刑到无期徒刑了。我们还特意和他所服刑的监狱取得了联系,赵虎正好好的被关着呢,你说你的假酒全部是赵虎给的?难道他昨天晚上从监狱里出来给了你假酒,然后又跑回去服刑了?”

  边上一起审讯的工作人员都差点就笑了出来。

  一想到这可是严肃场合又赶紧的忍住了!

  “啊,这怎么可能?”

  徐海山大声叫了出来。

  赵虎还在服刑?

  那自己见到的是谁啊?

  “拿给他看看,是不是这个赵虎。”

  杜建伟点了点刚刚拿到的传真:“这是刚刚发来的正在服刑中的赵虎照片。”

  一个警察拿着传真来到了徐海山的面前。

  徐海山只看了一眼立刻说道:

  “这个是赵虎啊,和我一起在酒厂上过班的招呼。不对,我看到的那个也是赵虎啊,和他不像啊,我,他,那个,这个。”

  他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先带他下去休息一下,给他吃点东西,过一会继续提审。”

  杜建伟让人把徐海山带了下去,然后对身边的警察问道:“老宋,你怎么看。”

  “很正常,我们在办案的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老宋很快接口说道:“两个人有20年没有见面了,对方长得什么样其实脑海里已经很模糊了。这时候一个骗子,长得和其中一人略略的有一些像,见到对方,说我就是某某某啊,那么,听到这个名字的人,在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就会把骗子和这个某某某联系在一起,然后会越看越像。”

  “这么说,徐海山是遇到骗子了?”

  “这事情有古怪。”老宋皱着眉头继续说道:

  “你想啊,如果对方真的是骗子的话,那么已经得手100万了,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考虑,早就应该逃之夭夭了,为什么还要真的给徐海山一批假酒呢?”

  “是啊,为什么呢?”杜建伟也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尽管这和自己这个当工商的已经没有关系了,但他还是觉得非常好奇。

  “只有一种可能。”老宋很肯定地说道:“那个冒充赵虎的人,和徐海山有仇,或者是他的亲戚朋友和徐海山有仇,所以才特意设下了这个局,让徐海山自己往陷阱里跳。而徐海山真的也就跳下去了。”

  “看起来这个仇还不小啊。”杜建伟正说着,忽然停顿了下来,在那想了一会猛的说道:“不对,那个假赵虎让徐海山把货送到那,肯定是知道我们有联合执法行动。我们是秘密的联合执法行动,行动前所有人都上交了通讯工具,假赵虎是怎么会知道的?而且还是提前知道的?难道我们中有内鬼?”

  “我们中要真的有内鬼,那些做假酒的早就逃跑了。”老宋笑着说道:

  “老杜啊,很简单,我们不是一直在困惑那个神秘的举报电话是谁打的,为什么对那个假酒工坊的地址、出货时间、路线所有的一切都知道的那么清楚呢?为什么早不举报晚不举报偏偏在这个时间点举报呢?按照我的判断,这个神秘的举报电话肯定和这个假赵虎有着很大的关系,说不定就是他举报的。”

  杜建伟恍然大悟:“这么说,这个假赵虎反而是我们的功臣了?我们还得当面谢谢他?”

  “谢倒不至于,他实施诈骗也已经犯罪了。不过他功劳还是有的,至于对他的奖励嘛,那就如他所愿,我们把徐海山贩卖假酒案材料做得扎实一点,详细一点,把徐海山送上法庭,至于判徐海山多少年那就是法院的事情了。”

  当杜建伟听到了老宋的这个话也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