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推开了们张口就叫道:

  “爸,爸。”

  这里是乔远帆新租的一间工作室。

  老头子是越过越时髦了,居然弄起了工作室。

  内容嘛,主要是做兰花的。

  从国外回来后,雷欢喜还没有看到过自己的爸爸妈妈呢。

  梁雨丹去香港谈一笔业务了,老爷子这里肯定要来看一下的啊。

  “你小点声,都惊到兰花了。”

  乔远帆很是不满地说道。

  “知道了,咦,江胜利,你怎么在这里?”

  雷欢喜居然在自己爸爸这里看到了江胜利。

  “他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乔远帆笑着说道:“江胜利现在是我不记名的弟子了。”

  啊?

  还有这样的事?

  雷欢喜张大了嘴。

  江胜利居然拜自己的爸爸为师了?

  这什么世道啊?

  “师兄。”江胜利居然一张口这么叫了一声。

  “别,别。”雷欢喜赶紧说道:“你年纪比我大。”

  “不,不。”江胜利那态度要多客气有多客气:“先入门者为大,你是我的师兄。”

  “成了,你们两个人在拍电影呢?”乔远帆笑着说道:“欢喜,你不是去国外了?回来了?”

  “可不是回来了?”雷欢喜看着自家老爷子:“我说老乔啊,你儿子我去了国外那么久一个电话都没有,你也不关心我一下啊?”

  乔远帆鼻子抽了一下:“谁能够骗你小子还是怎么的?再说了,我和江胜利摆弄这些兰花呢,哪有空来管你的事情?”

  “成,成,老乔,咱什么时候得去做个dna,看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儿子。”

  乔远帆笑嘻嘻的。

  不关心你?

  小子,为了你的事,我可是不顾着自己的这把老骨头亲自跑了一趟曼彻斯特。

  还把斯蒂芬先生给请来了。

  这次算你小子命大,居然逃过了钻石联盟的惩罚。

  下次再闯那么大的祸可未必就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雷欢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爸爸为自己做了一些什么,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爸爸培养的那些兰花:

  “爸,你不是说你再也不养兰了吗?”

  “我是不养兰了啊,不过我的意思是再也不培养新品种了。”乔远帆笑着说道:“可我能靠着这些兰花赚钱是不是?”

  赚钱?

  “师兄。”江胜利开口说道:“是我鼓捣老师这么做的,我一边和他学习养兰一边负责销售这些兰花,赚来的钱呢,我和老师三七开。”

  雷欢喜听的目瞪口呆:

  “老乔啊,你那么品德高尚,不食人间烟火的高雅之士,居然被铜臭味给玷污了?”

  “我怎么就不食人间烟火了?”乔远帆瞪大了眼睛,随即想起了什么:“这要到吃饭时间了吧?”

  “我去弄几个菜,弄两瓶酒。”

  江胜利立刻殷勤地说道。

  看着江胜利出门,雷欢喜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爸,你还真收了江胜利当徒弟啊?”

  “难道还有假的?”

  “你还和他一起做生意买卖兰花?”

  “欢喜啊,事情永远不要只看表面那么肤浅。”

  乔远帆坐了下来,抿了一口茶之后说道:

  “当年叱咤商场的江胜利,现在变成了一个流氓头子,他虽然一门心思想要对付的是朱家,可是总会误伤到无辜的人的。和我一起养兰花,能够慢慢平息他心中的戾气。就算不能够,起码他在我这里待的时间长一些,对社会造成的危害也就少了一些吧。”

  好像有点道理?

  “至于合伙做生意?”

  乔远帆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就算不做兰花生意,也足够吃喝了。江胜利在想什么呢?他现在需要钱东山再起。他这样的人,哪怕口袋里的钱只够开一家烟酒店的,他也能把这家烟酒店开到君诚集团的大门口去恶心朱国旭和朱晋岩的。”

  雷欢喜有些明白了。

  江胜利对君诚集团暂时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了。

  可是他能捣乱。

  他能让朱国旭和朱晋岩分心的。

  就好像是一只苍蝇。

  当你想安心工作的时候,这只苍蝇却总是在你的面前“嗡嗡嗡”的飞来飞去。

  赶不走,打不死。

  却能够让你烦死。

  “老乔,要说老江湖就是老江湖啊?”雷欢喜一竖大拇指说道:“我听人说江胜利带着手下到处在找严品台的下落,没想到他居然在这里和你学着养兰花呢。”

  “没那么简单,没那么简单。”乔远帆淡淡地说道:

  “江胜利是在一边学着养兰花,一边在寻找着严品台的下落。要是我猜的没有错,寻找就趁着去买菜的这会功夫啊,他已经召见了他的小弟,询问查的怎么样了。”

  服了。

  雷欢喜对自己的老爷子是彻底的服了。

  别看老爷子待在这里,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可外面发生了什么心理清楚着呢。

  “欢喜啊,江胜利现在就好像是一枚炸弹。”乔远帆缓缓地说道:“它随时随地都会爆炸的,你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那么既然这样了,怎么办?就要看这枚炸弹在哪里爆炸了。更加关键的是,爆炸的时间和地点你必须要做到心中有数。不要误伤了平民,既然一定要爆炸那就在最需要它炸毁的地方爆炸吧。”

  “老乔,你可真是一只老狐狸啊。”雷欢喜真心实意地说道:

  “我也想过别看江胜利现在这样,其实他非常的危险,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失控的。上次在水处理工地上的事情就是例子。其实吧,水处理工地的事不仅仅让朱国旭和君诚集团遭到了重创,也影响到了全市的用水改造工程的进度。这是有利也有弊啊?”

  “对,就是这个道理。”乔远帆接口说道:“江胜利是一把双刃剑,一个不好就要伤到自家人,偏偏他自己还不知道。所以我们要把这把双刃剑的剑柄握在自己手里,需要它挥向哪就挥向哪。”

  雷欢喜对老爷子有种想要跪拜的冲动了。

  老爷子人在家中,却牢牢掌握着一切。

  他这养兰花实在太屈才了啊。

  “爸,你准备到我公司当个顾问不?“

  “滚蛋,谁去你的那家破公司啊。”

  “伤人啊,太伤人了。”

  雷欢喜嘀咕着:“好歹我那也是一家正规的充满了前途的公司好吧。”、

  可欢喜哥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多少的底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